高低山路

高低山路

是好勝嗎?

那天再次爬上獅子山頂時,心情和感覺大不一樣。登頂這條路於我並不崎嶇,若不願挑戰自己嘗試一番,我確實會衰其不爭。

落山時意外選了一條艱難的路,看到那一段段繩索,說真的,我沒有一絲恐懼。有甚麼好怕呢?我知道我自己一定會到終點。

登山下山,有些嘈吵,但目標明確,沒有甚麼好憂鬱和煩心的。

離開深山,知道要繼續山中的心境,卻又藏不住自己漸漸無神的雙目。

或者是昨晚看完《月亮喜歡藍》,勾起一些不想記得的往事,至今未能平復壓抑和低落,在從香港回廣州的火車上,寫些字,發發牢騷。

腦海中響起這兩句歌詞:「忽高也忽低,不輸氣勢」——謝安琪《年度之歌》。

文,2017年3月2日,C7138列車上
圖,2017年2月18日,獅子山頂,途人攝

 

被電話嘈醒後,便難以入睡。
屋外的狗不尋常地亂叫,
是海嘯要殺到來香港嗎?

 

調不回香港時間了,
便打開手機看看留言。
卻看到別人的日誌。

 

忽然在想,2月底有甚麼人生日,
然後又想到2月底有甚麼特別日子。
原來我也忘記了,
不要緊,
明信片早已到達。

 

開心網是殘忍的,
在某個朋友與陌生人的選項中,
我忽然想到,
選朋友是殘忍的,
可是我每次都會選這個選項。

 

以前不知道林憶蓮的威力,
最近在聽張敬軒翻唱憶蓮,
把《聽說愛情回來過》
和《Hurt So Bad》連著唱,
是要命的。

 

屋外的狗還是不停地叫,
新聞說智利的海嘯應該已經到達紐西蘭。
要來香港嗎?
眼睛終於累了,
還好天還未亮,
晚安。

不需要倒時差的我

 

 

果然,回港之後是沒有及時更新巴黎的日誌。我是不需要倒時差的人,因為似乎無論在香港還是布拉格,都是活在不屬於當地的時區之中。巴黎的那杯Long Island沒有把我打沉,通宵之後我還能乖乖地睡一個鐘頭之後起床興奮地去羅浮宮看了一堆JJ。反而作為一瓶在飛機上拿的酒就換來我一晚安睡,錯了,是一日安睡,睡了整整14個小時,一洗我在歐洲多日的疲憊。

 

在香港到巴黎的飛機上,我在看鄭秀文的《值得》。裡面有一章節說到《長恨歌》,雖然我還沒有看到這部電影,但是Sammi解讀女主角王琦瑤的那一段,是多麼的入心入肺。我記得那時在飛機上,iPod剛好響起的是張敬軒的《斷點》。現在想起來,恍惚回到初中年代,那時我還在用MD,「靜靜地陪你走了好遠好遠……」,我記得那時候這句歌詞是屬於季華路和普瀾二路,從東建世紀走到流行前線。可是現在已經是2010,我在香港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這句歌詞也變成了體育西路。那條路,雖則中學時代已經時有留連,但打從大一開始,那條路確實有過些故事。

 

下午醒來之後不想動,雖然與布拉格有著二十多度的溫差,但是14度對於香港來說還是比較冷的。我摟著廣州IKEA扛回來的羊皮,雖然香港售價是HKD439,比廣州的RMB149翻幾番,但羊皮畢竟只是羊皮。我也買了蠟燭與燭台,只是才發現我這個non-smoker是沒有火機。

 

來香港之前總幻想一個人住,要在雪櫃中放上幾瓶酒,有空的時候自己調杯cocktail,多麼的寫意(忽然想起高中語文老師小雞扒的咖啡與窗台)。只是這幾個月還是沒有成事。看來我是要出動了,第一步還是簡單些,買Jack Daniel回來會好些。

 

我有沒有想太多?也不必顧慮我有沒有想太多吧。好,沖個涼,gel個頭,去大家樂吃個紅豆冰下午茶,然後重新pickup我的健身計劃,傍晚630至930的課。

 

 

巴黎日誌將更新ASAP。

原文: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9925.entry

For a better world

 

去年沒有寫叱咤觀後感,每年一月一日都守候在電視機旁或者電腦前。這一年,我看Hong Kong Toolbar視像直播。

 

 

最感動的,是謝安琪得到叱咤樂壇女歌手銀獎時的得獎感受。「最後我好想多謝我屋企嘅小朋友。每一次我見到佢好努力咁樣用佢自己嘅方法去了解呢個世界,我卒之明白,我咁努力去做一件事,好希望透過音樂,呢個世界可以美好一啲。我望見佢好努力去認識呢個世界,我覺得我搵到點解我要咁努力。因為我好想衷心咁話畀佢聽,呢個世界係美好嘅。希望大家更加愛呢個世界。」(網誌中包含YouTube視頻:http://www.youtube.com/watch?v=96lbv2-8NEY

 

雖然社會險惡人情冷暖,但總是有很多人在努力,為的是告訴我們世界是美好的。1月1日,下午,香港,西灣,我沒有在現場。但我知道現場的人,還有在獄中的劉先生,都努力地告訴我們,世界是美好的。

 

 

在聽:謝安琪《年度之歌》

《2009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足本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allabout903#p/c/ABDA030ABBD8AEDB

原文: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9908.entry

明天還是「千色」嗎?

31/10/2009 updated:

佛山電台千色985改版計劃暫時擱置。according to JPS: 因各種各樣的原因本節目會於下週一恢復。頻道及時間不變。


好早就聽到985要改版的消息,音樂台變成資訊台,然後924又變音樂台, ridiculous這個詞就從腦海中彈出來。彈出來的,還有碗中的魚蛋粉的爆漿牛丸。本來一個音樂台要變資訊台,一個資訊台變音樂台,多麼ridiculous啊!
 

2007年7月28日,因為《More!》而與985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

想想,又何須傷感呢?你又有幾何聽電台呢?985你又聽哪個節目呢?大不了小時候聽蘆葦琪姐姐的「123 do re mi」,然後父母不斷幫你打電話phone-in,成功後再dead air;讀中學時在白雲區,訊號不好,我也miss了「小白的節目伴我成長」這一共同話題,大不了就是從朋輩的口中聽回來他們上課偷偷地聽985集體爆笑的趣事;還有張敬軒剛剛在廣州出道的時候,大不了就是聽他製作的985版頭,還有到佛山流行前綫「985紅人館」節目排隊買《Hins First》的親筆簽名EP;大不了就是長大後,家中汽車最常聽的電台變成「千色985」而已,早上的節目一定沒有交集,然後下午聽聽那個肥仔、那三個女人,傍晚聽聽吵鬧的遊戲節目,晚上再來音樂,還要不耐煩「正點音樂」播舊歌,和超多商業廣告這985特色;大不了就是週末駕車來回廣佛的途中,與朋友扮扮文化人打開收音機,再一同說這DJ也太多懶音了……

 

當然,還有糊里糊涂進入直播室,再糊里糊涂參加DJ新秀,超速到近100公里踩盡油去電台,又再糊里糊涂在寒冷的冬天每個星期四到新聞中心上課,最ridiculous的更是這課不了了之……再之後,就是在msn撩一撩那幾位……還有突然phone-in說雨天那次,原來有幾位朋友也在聽……

 

其實我與985的交集也僅此而已,也沒有太多。原來2009年10月16日,985改版前的最後一晚。這時我在香港,打開電台的在線收聽,「今日係節目嘅最後一日」,JPS在節目中如是說。「1999年10月第一次在這頻道出聲……2009年10月同這頻道說聲byebye。我今天做了,就這樣10年了……」,DJ FAT如是說。不捨嗎?如果想自己更不捨,我大概過幾天有空再重溫那幾個熟悉的節目。

 

2007年12月7日,電台培訓第一課

 

羅台長與陳SIR 2007年12月16日 電台培訓嘉賓:陳揚 題目:信息社會與廣播媒體品牌影響力

 

Archives:
25 JUL 2007 《985創意市集》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6156.entry
29 JUL 2007 《Willy@FM98.5 情迷 MUSIC BLOG》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6161.entry
03 AUG 2007 《我係TOP20!2007佛山電台DJ新秀大賽》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6175.entry
14 AUG 2007 《Have Fun – DJ Star Competition》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6200.entry
27 JUN 2008 《雨天嘆世界》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9243.entry
01 AUG 2008 《Pay More! Attention – Willy@More! x FM98.5〈F.A.T嘆世界〉》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9294.entry
01 OCT 2008 《我不懂Bollywood》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blog/cns!D7D9EEA211D6AA67!9404.entry

 

 

 

千色985,幻變音樂千色,FM98.5,佛山電台音樂台。

BYE!

爆A

 

本來set定要早些睡覺(2點前)早些起身看世紀日蝕,不過不知為何,四點多的時候多突然醒了之後就怎麼也不能進睡。先用手機上網讓自己眼睛疲倦,再翻翻雪櫃吃酸奶,然後開始看我床邊的過期雜誌《iMONEY》、《南都周刊》,再然後,我竟然開始重新看磚頭那麼厚的全英版《經濟學原理》(本來計劃暑假要讀完,不過一直處於「準備開始」的狀態)。也不知為何,我今天竟然異常腰痛(我并沒有操勞,也不要想歪),可能是我最近肝火盛吧。

 

早前把twitter和xiaonei的status改成「我嘅A又想爆發,要調整;要加多啲B;C都要多翻小小,不過唔好多過中間線;D就keep住中間偏右。繼續ADM+D。」。當然,大家都不太明白我在說甚麼。其實這是Maersk PI的patten。「你的A是直線上升,究竟是哪裡出問題呢?是否華農對你的打擊太大?」,好友Giby如是說。

 

這個問題,我也不懂得如何回答。或者現在可以先把責任推卸在星座,天蠍,好勝,敏感。也許是連串事件讓負能量聚集,與家人討論網站無故「故障」也會上升至國仇家恨(這個話題,再寫幾萬字也說不清);受不了某幾個人的某幾句話,也會讓我短時心理不平衡——或者進而引致荷爾蒙不平衡導致失眠。

 

『曾經擁有的春季,曾經走過的谷底,人生是場輕梯,忽高也忽低,不輸氣勢』,翻看朋友網誌的archive,想想當時我們認識的時候為甚麼他會幾次提到這首歌,是的,畢業之後開始品味到《年度之歌》的歌詞以及箇中意味。

 

其實過去四年,又怎能算是我的低谷呢?我也風光過啊!我有自己的雜誌,也有賺過一筆橫財的兼職,我還見過我女神!短期內,對未來生活充滿期盼。我希望有自己的一間房間,打扮成IKEA的show room那般,乾凈整齊骨子,我對沖涼房要求很高,一定要光猛整潔。當然也有壓力,畢竟競爭大,ding走就冇得留低,還有個個high A的新同學。

 

很慶幸自己沒有刪除過以往的網誌(因為沒有用紙和筆寫日記的習慣),雖然翻開自己的archive總要勇氣,但這總可以看到自己的軌跡。

 

早就天亮了,說晚安?說早安!看日蝕去!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 · 廣州天河COFFE ETC | Nikon D90

總是覺得要配一張圖,不過卻發現最近宅男得很,而且自己又不是自拍達人(想起廣外畢業晚會上那個gag)。這張是Giby生日時照的。Where is the point? 個point係,我們都不會用D90。

 

 

 

最近想寫但又提不起筆的網誌題目:


九號風球莫拉菲


一睇就知廣州嚟

 

 

play list:
張智成《暗戀》(暗戀 / 2008)
張國榮《玻璃之情》(一切隨風 / 2003)
陳柏宇《你瞞我瞞》(Close Up / 2009)

廣州,不屬於我的鄉愁?

 

開始覺得害怕了,就從把全部行李搬回家的那一刻開始。1999到2009,原來我在廣州已經生活了十年。前六年的全寄宿生活,加上後四年開始去發現廣州不同的人和事,原來,我與這個城市已經密不可分了。

 

Giby / Lala / Edwin / William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號 · 廣州天河體育東路 | taken by Matthew, Canon EOS 450D

 

這張照片是Lala前往北京實習的前夜,早已習慣了farewell,但是畢業後更有感覺。畢業之後是一個又一個的聚會與farewell,像不斷提醒自己,畢業了,離開了。之後,你們會在紐約/波士頓/羅馬/曼徹斯特/悉尼/多倫多……,而我,香港之後,仿佛與廣州的交集愈來愈少。

 

我知道食飯的好去處,夜蒲的好地方,剪頭髮應該去哪一間沙龍找哪一個髮型師,批發要去一德路,租衫要去水蔭路,美術館在二沙島……公園前、烈士陵園、體育西三點一線也未曾厭倦,我已經屬於這個城市了。但是,當我開始對每天對廣佛來回的生活覺得煩躁和厭倦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離開了廣州了。

 

其實佛山與廣州,總是這麼的親近,也許在中國再也找不到這樣緊密相鄰的兩個大城市了(廣告時段:佛山GDP全國前十)。我會記得小時候,每逢週末都會很早起床,嚷著父母帶我到廣州,坐雙層巴士到動物園,到東方樂園玩過山車和摩天輪,到天河體育場看機械人展,到越秀公園看恐龍展,到流花湖公園的真冰溜冰場和飄雪樂園,還有俄羅斯馬戲團的表演。當然,還有在火車上與媽媽失散的模糊記憶。

 

1999年開始的穿梭廣佛的故事,是否要劃上句號呢?離開廣州之後,我還會對別人說我是來自廣州嗎?

 

 

 

 

playlist: 
林一峰《不屬于我的鄉愁》、《鼓浪雨》、《下一站香港》;
周柏豪《Lovin’ You》;
EVER《必經之路》;
Rubberband《阿波羅》。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