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星球

在我的座位背後,貼了很多明信片,其中一張是譚玉瑛姐姐做封面的《黑紙》,寫上「戀物癖」三個字。

最近在收拾東西,發現自己的確是戀物,在我的櫃桶和窗台僭建位,積壓了大量舊報紙和雜誌,有不少是自己出街的報道,亦有不少是這幾年社會大事的報道。然後一一剪報、緬懷、回憶,再收好,是斷捨離。

原來還差幾日,在筲箕灣的日子就足足「三年零八個月」。

從舊報紙中看到這一路走來,原來從政治、社會、民生、起底、放蛇,到文化、科學、財經的題目也做過。從一開始不知如何招架一大版的專題,參與感是零,到後來慢慢嘗試做系列,從混亂的分稿,到後來總算是見得人。

試過查冊出一堆資料不知從何入手,到後來學懂不要淆底,沉住氣趕起稿。試過專訪被友報截胡出街,然後上司建議再找case轉angle,打去台灣做電話專訪,再戰戰兢兢地等改稿。那晚凌晨兩點在離開公司的電梯中看版發現錯字,再回去截住美術,是夠經典。

中學時就知道自己文筆不好,但現在靠寫字為生,每日密密寫,直至在壁報上看到自己的剪報,總算能對自己說:終於不怕寫字了。

是的,也有過鬱結和壓力很大,靠看叮噹哭出來,靠聽《青春頌》尋安慰。

在筲箕灣這段日子是開心的,最幸運是遇上很好的隊友和leader,令自己成長不少,心存感激。

只是自己還是有些執着和心野,某日在佛山呆呆對着電腦幾小時,記得當初對自己說過的話,覺得是離開的時候了。到另一個地方,繼續做記者,繼續跑新聞。

終於到我自己講這句:「江湖見!」

DSC01579p IMG_1279p

IMG_1173p IMG_1245p

IMG_1299p

 

(其他照片稍後更新至flickr及facebook)

同場加映:facebook status July 24 at 11:28pm

常說做人訪是自虐並享受着。看98年至今的資料,做一兩個鐘頭訪問,習慣把transcript打出來,再磨爛席幾小時。版位有限,1800字一段過,要捨棄很多。

有時言談間,會問出意想不到的soundbite,也遇到過只會答yes or no的受訪者,只能靠突然叮一聲的靈感,把稿寫完。

試過與美術糾纏到一點幾,為的只是大題的擺位。若遇到令人失望的開版相,只能獨自歎息。試過出街的大題讓你哭笑不得。也試過用幾小時找三十年前舊報紙菲林,只為找回受訪者提到的某些歷史事件配相。

有些人物是那個星期的新聞紅人,每到星期六日,總第一時間看看行家的報道,看看自己有哪些無問到,又有哪些無選用。

最近整理舊報紙,發現保存得最多的自己報道,是「人物誌」。最是痛苦的,也是享受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