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黑再會了

朋友Sammy目黑走了。寫了兩篇facebook status。在此轉載,留住記憶。

多謝薯伯伯,幫我用web.archive.org,找回他的網誌: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123050352/http://www.moohey.com/

 

 

June 8, 2016 at 2am

上月中聽到消息後的一個不眠夜,發瘋地想找回你那篇寫在網上的日記。

那年我剛在香港畢業投入工作,你就從廣州遠闖北京。終於,找到了網址,是「thebestisyettoco.me」,還是「moohey.com」呢,可惜早已因為沒有續費而停掉。

內容大概是遊子在外,面對工作、生活、感情的各種憧憬和決心吧。文字沒有存檔是可惜的,但我們之間的點滴,我會記住的。

曾經有過疑問,但現在想想,去找答案其實並無意義,職業病和好奇心而已。

打開久違的豆瓣網,發現你去年12月更新了一個歌單,剛剛點開來聽了。然後終於敢打開電腦的照片庫和手機中的聊天記錄,發現原來最近幾年的每次見面,都沒有合照。我記得Fullcup是有合照的,是否不記得發給我?

我想我的心情已經平伏了。真的。
星期一送你離開,我以後還會去看你的。

 

 

May 19, 2016 at 2:47pm

想不到去年底在廣州那頓匆匆忙忙的晚餐,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想不到你那句「我會努力活下去」,是我們最後一次通訊。

衰仔,這兩年我們聯絡不多,但每次都是叫你一句衰仔。你的經歷,總是以笑聲帶過。

我明白你的不捨,正如我不捨得你一樣。希望在世界的另一邊,繼續快樂,終身美麗。

RI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