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審查系列電影篇】電影「劊子手」 落刀靠感覺 內地審查無分級無章法

20151202 【文化審查系列電影篇】電影「劊子手」 落刀靠感覺 內地審查無分級無章法

【文化審查系列電影篇】電影「劊子手」 落刀靠感覺 內地審查無分級無章法

星島日報 A20 | 每日雜誌 | 2015-12-02

回歸後香港電影業由盛轉衰,更因沙士肆虐和巨星隕落在○三年跌至谷底,CEPA允港產片北上猶如救命稻草,但內地的審查制度亦令電影的「港味」逐漸褪色。一位在內地審查電影的「劊子手」對本報透露,審查全靠感覺,只有口頭禁令,從無章法可言,但直言內地電影無分級,令不少題材難過關,他反問為何港區人大代表不在兩會提案設立分級制,為創作人減少枷鎖。但他亦坦言,有香港藝人因政治被封殺,如杜汶澤不出鏡只做監製亦無法北上。

記者 :勞顯亮

內地已成為香港電影的最大市場,票房屢創新高,但審查制度一直備受批評,香港諷刺社會政治題材的作品都無法北上。(李志湧攝)

內地已成為香港電影的最大市場,票房屢創新高,但審查制度一直備受批評,香港諷刺社會政治題材的作品都無法北上。(李志湧攝)

 

鄭大衞是廣東省電影行業協會秘書長,亦是負責審查電影能否進入內地的「劊子手」。他形容自己較為開明,在他「刀下亡魂」的電影不多。

目前一部港產片可用「合拍片」或「純港產引進片」的形式北上,鄭大衞解釋,合拍片與內地電影一樣,要先審劇本或大綱,「民族、歷史、警匪片等『重大題材』影片,要先完成劇本,其他題材就可以把大綱送給廣電總局或合拍省份的廣電局,省廣電局會交審查委員,我們看完後會寫意見,由省廣電局與製片方溝通修改劇本,通過後獲『准拍證』才可開機拍攝。拍完剪接好後,要再給我們看,獲通過才有『准映證』,電影才能在中國內地上映。」至於「純港產片」,則省卻申請准拍證的步驟,直接把製成片送審。

須三審查委員通過

一般審片需要三個審查委員通過,「拿DVD回家看,之後填表打分。」鄭大衞稱,表格只有「導向性」、「藝術性」和「技術性」三項,每項五分為滿分,有三分就能通過,「毋須交代原因。」

有無評分指引呢?「無!」鄭大衞一口回應,他笑稱外界傳言「不能有鬼」、「公安不能死」等只是大家揣測的不成文規定,「不能宣揚迷信,所以不能有鬼,鍾馗只能『伏魔』,我都不知道原因。電影要有正能量,警匪片邪不能勝正,言情片不能太露骨,當中有很大不確定性。」

一三年,廣州首次舉辦香港電影周,鄭大衞引進了幾部純港產電影到內地放映,「有些香港導演覺得肯定過不到,就不送上來,我跟他說,先讓我看看吧。《過界》講雙非、《第一次不是你》講援交,以前一定過不到,現在都能過關;《末日派對》就要剪走七一遊行鏡頭。本來想通過鬼片《迷離夜》,但怕北京有意見,最後沒給過關。電影周今年來到第三屆,《我們停戰吧》的作者說內容有影射佔中,但我們看完覺得只是在講師生關係,也過了。」

內地電影審查委員鄭大衞反問港區人大代表,為何不在兩會提案設立電影分級制。(勞顯亮攝)

內地電影審查委員鄭大衞反問港區人大代表,為何不在兩會提案設立電影分級制。(勞顯亮攝)

 

有藝人因政治原因被封殺

鄭大衞認為,內地尺度不斷開放,「內地電影《烈日灼心》有過億票房,鄧超飾演的男主角是殺過人的公安,也是同性戀者,以前一定過不了。」作為「劊子手」,鄭大衞覺得最大的枷鎖是內地無分級制,「有些好血腥、色情的電影,確實不適合小朋友看。」

內地討論分級制近二十年仍未有進展,鄭大衞反問為何香港電影人一直批評內地審查制度,但港區人大代表卻從無在兩會提交關於電影分級制的提案,「我們一直講無用,有好多影視界的人都是人大、政協,為何不去提案?」

不過鄭大衞坦言,就算有分級制,亦難保因政治原因而封殺。他以蔡卓妍主演的《雛妓》為例:「若無裸露鏡頭應該能過,但監製是杜汶澤,就一定不可以。」杜汶澤被指去年支持佔領行動,與何韻詩、黃耀明一同被內地封殺。「無收到文件說要封殺誰,但他們一定過不了。」

馬逢國:無接獲求助

電影監製出身的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三年起一直擔任全國人大代表,他坦言未曾在兩會提交過關於電影的提案,「但我在不同場合都有講過。」他坦言港產片進入內地審批時間太長,但認為香港不應干預內地的審查制度。

馬逢國亦稱,有留意藝人被內地封殺的報道,但未接獲藝人求助,因此難以向內地反映,「以前有參與過八九民運的人,之後都可以北上。這次無人找我,我不掌握具體情況。」

人大常委會十月底公布《電影產業促進法(草案)》,並計畫在明年兩會立法。馬逢國稱正計畫徵詢本港業界意見。《草案》規定電影主管部門要在二十日內決定是否批出「准拍證」,否決則需要說明理由,鄭大衞希望日後能改變無了期等待審批的情況。

 

港區人大代表馬逢國稱無受到被封殺藝人的求助。(資料圖片)

港區人大代表馬逢國稱無受到被封殺藝人的求助。(資料圖片/林金展攝)

 

 

 

黃修平:港電影沒必要「大小通吃」

黃修平執導的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本地票房直逼一千萬元,更一刀不剪,下月到內地公映。黃修平透露,《哪》原本想拍合拍片,但劇本過不到審批,因此改以純港產製作。他認為不少地區的電影,都能以本土情懷和個性吸引各地觀眾,香港電影亦應如此。

導演黃修平覺得香港電影能以本土情懷和個性吸引各地觀眾。(李志勇攝)

導演黃修平覺得香港電影能以本土情懷和個性吸引各地觀眾。(李志湧攝)

 

「《哪》是一個我自己想拍的故事,無政治、色情、暴力元素,奈何審批過不到,除非作好大改動,扭曲我們的原意,才能成為合拍片。」黃修平多謝公司尊重創作,雖無內地資金,仍讓他們以純港產形式製作,「我們不是以進入內地為首要條件,但若有更大的市場,絕對歡迎。」他的第一部作品《狂舞派》原本亦無想過進入內地,但後來以原版北上,成為首部無國語配音版本而進入內地市場的電影。

黃修平覺得創作人若沒有自由,難以有好創作,香港亦不一定要做「大小通吃」的電影,「例如有些日本電影,很注重自己的文化,反映到當地人的生活,一出來就有一種本土特色,這種個性,可以吸引到不同地方的人。吳宇森的警匪槍戰電影,在外國未必是主流,但可能成為一種cult(另類怪誕文化),吸引到《標殺令》的導演Tarantino,這也能是一種趨勢。」

他覺得合拍片正逐漸被邊緣化,「純商業製作,可以做合拍,或者完全放棄香港市場,只拍內地電影,放棄也是一種出路。但若不想放棄,就應該用本土的特色,贏得其他人的尊重。」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本過不到內地審查,但卻能以純港產片形式北上。(電影劇照)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本過不到內地審查,但卻能以純港產片形式北上。(電影劇照)

 

 

 

內地禁忌多 港導演打擦邊球

香港電影從輝煌到衰落,從合拍片當道,到本土意識電影抬頭,令市場開始回勇,研究香港電影文化的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張志偉認為,今時今日想打擦邊球的香港導演愈來愈多,但藝人因為政治立場被封殺是前所未有,「好恐怖」。

張志偉指,八、九十年代,台灣電影市場未向國際開放,但未對香港電影設限,不少香港電影均有台灣資金,但九十年代後,台灣資金撤離,港產片亦逐漸萎縮,直至○三年CEPA開放,「有些導演很快就北上,當時拍了很多『盔甲片』,禁忌少,但香港題材逐漸減少。到近年,有些一直『十五十六』的導演,例如杜琪峯也嘗試北上。」他指杜琪峯一三年的合拍片《毒戰》在內地引起熱議,「因為公安會死,很突破。」

他覺得《毒戰》和《春嬌與志明》,都滲入了很多香港人意識,到劉浩良今年的《衝鋒車》,有雨傘運動的影子,幾乎看不出合拍片的痕迹。「《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是純港片,有大量香港人的意識,但續集是否拍得成都未知。以前的《國產凌凌漆》,內地全面封殺,但內地人早已通過翻版看過,可惜今日這種電影不可能再拍。」

雖然禁忌處處,張志偉樂見導演願意打擦邊球,但認為有藝人因為政治立場被封殺是前所未有,「就算以前電影人要加入親台的『自由總會』,電影才能在台灣發行,但都毋須做政治背景審查;當年香港的左派電影公司,覺得港片太多怪力亂神,才拍很民生的戲。以前從未要求藝人歸邊,更不會被批鬥,現在好恐怖。」

浸大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張志偉指,要求藝人歸邊的情況是前所未有。(蘇正謙攝)

浸大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張志偉指,要求藝人歸邊的情況是前所未有。(蘇正謙攝)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