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金融化亂象】系列報道

星島日報《藝術品金融化亂象》系列報道,獲香港報業公會2015年香港最佳新聞獎「最佳文化藝術新聞報道」優異獎。
Art Investment Scam Series, Sing Tao Daily
Best Arts and Culture News Reporting Merit, Hong Kong News Awards 2015, by The Newspaper Society of Hong Kong.
http://www.nshk.org.hk/html/c_awards/2015/index_6_004.htm

星島日報 A22 | 每日雜誌 | 藝品金融化亂象【之一】2015-10-31

20151031 【藝品金融化亂象之一】文交所湧港 亂象叢生 藝術品股票化易血本無歸

文交所湧港 亂象叢生 藝術品股票化易血本無歸

藝術品投資市場近年悄悄興起,中港兩地湧現不少文化藝術品交易所及藝術投資基金,把藝術品價值「股票化」及「金融化」,令其身價短期內可動輒上落十倍至百倍,顛覆以往文化藝術品的升值軌迹。本港市場自由,吸引不少內地文交所南下開業,及後藝術投資基金乘勢而起,惟部分經營模式及手法極具爭議,投資者面對的風險奇高,隨時血本無歸。本報走訪中港文交所,深入拆解現時文化藝術品股票化、藝術品基金及拍賣交易市場的營運亂象,一連數集揭開藝術交易背後的違規手段。

每日雜誌組

過去幾年,在內地官方推動「文化強國」的背景下,有關古董、藝術品、紀念鈔甚至是郵票股票化交易的炒風愈來愈盛,全國各地紛紛成立讓藝術品「上市」的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簡稱文交所)。由於缺乏監管,資金鏈很快斷裂,大批苦主上街,維權、示威之聲此起彼落,國務院在一一年公布《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向文交所下禁令,但此類無監管的股票化交易並無叫停,反而紛紛來港註冊空殼公司,再轉為網上交易,令透明度更低,爆發過多宗億元騙案。

本報發現,單在香港以「藝術品交易所」概念註冊的公司便有數十家,但下場各異。有幾家文交所的幕後老闆因利用文交所的交易鏈經營傳銷或投資騙局在內地被判刑,涉案金額超過十億元人民幣;部分文交所雖繼續經營,但虛報地址和交易;亦有文交所將網站關閉後銷聲匿迹,苦主多次來港都無法追討(見表)。

自行鑑定申請上市

本報記者 昨日致電其中一家在香港註冊、深圳運作的「中國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佯裝有興趣開戶投資,並欲拿家中藏品到文交所「上市」。該公司職員稱,只需在網上登記身分證、銀行卡就能開戶,入場費一百元。若想把藏品上市,可先找鑑定機構為藏品鑑定,估值超過五十萬港元就符合上市資格,再把藏品和證書的照片電郵至該公司審核,十五個工作天就有結果,若符合資格,藏品就可上市,「任何鑑定機構都可以。上市後藏品會交給第三方機構託管,之後就可以進行交易。」但當被問及上市費用、法律保障等問題時,該職員只稱完成上述步驟後會有專人聯絡,其他問題在網上有詳細說明。

曾投資文交所的苦主透露,藝術品上市前後,會再進行鑑定、拍賣和路演,推高股價(見圖)。當記者 稱想到公司詳談上市細節時,該職員稱公司位於旺角凱途發展大廈的總部正在裝修,公司現正於深圳福田區的分公司辦公。記者 日前到其深圳分公司,上址位處一座商業大廈中,職員稱一切諮詢、開戶以網上為主,又指該公司是香港大集團,有香港政府批准成立,很有保障。不過記者 發現其「正在裝修的香港總部」,實為一家秘書公司。

虛報深圳地址

除了「中國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記者 日前亦走訪多家以香港為「總部」、在深圳設有「分公司」的文交所。其中「天德文交所」網站聲稱公司總部在香港,但並無列出香港地址,只報稱深圳地址在「福田區瀚城三號路天德匯」,但記者 發現瀚城三號路在香蜜湖樓盤內,附近並無名為「天德匯」的大廈或機構。

記者 去年曾到訪「萬豐文交所」位於灣仔會展廣場辦公大樓內的總部,當時職員稱交易所謝絕採訪。記者 昨日再到同一地方,發現已經人去樓空,同層公司的職員稱萬豐在大半年前已結業。據公司註冊處資料,萬豐在今年六月撤銷註冊,但其網站仍在運作,地址則變為深圳羅湖區的一個商務中心。惟記者 到訪該商務中心,並無該公司在辦公。

記者 亦到訪深圳官方建立的「深圳文交所」,交易大廳如常運作,但有經紀稱,現時已無藝術品股票化交易,改為公司產權轉讓交易為主。他直言早年資金鍊斷裂,維權事件不斷上演,深圳文交所亦停業整頓,直至去年才重開。他又透露大部分藝術品股票化交易已轉到香港公司炒賣,還提醒記者 股票化交易在中港兩地都無監管,慎防風險。

部分在港註冊文交所現狀

炎黃文交所

2013年註冊,董事秦福先為吉林人,去年因傳銷罪被湖南法院判監五年,文交所詐騙三億二千萬元人民幣被上繳國庫。公司網站仍有更新。

中華文交所

2013年註冊,幕後老闆是溫州人鄭旭東,去年在深圳被刑事拘留,被控利用文交所、信託公司、網上貸款平台布下翡翠投資騙局,涉款七億元人民幣。

天德文交所

去年註冊,有炒家聲稱無法調出資金,記者 到訪其深圳地址,發現該處為住宅區,並無其聲稱的「天德匯」大廈。

中國文化產權交易所

董事滕勇曾創辦內地多家文交所,其中深圳文交所曾爆發維權糾紛。

港澳文交所

南京文交所騙案2011年爆煲後,資金被轉移至港澳文交所,苦主來港追討一千多萬元不果。董事黃炎玖為曾在廣州經商的港人,曾欠薪失蹤。

萬豐文交所

2011年成立,今年撤銷註冊。網站仍有更新,香港辦公室已人去樓空,記者 發現其深圳地址並無該公司。

中國文化藝術品

產權交易所

2011年註冊,職員聲稱香港總部正在裝修,但記者 發現該處只是一家秘書公司。同一地址有多家文交所註冊。

資料來源:綜合本報採訪

畫家交行貨 炒價億億聲

中港兩地苦主過去曾因染指文交所投資及藝術品基金,最終「損手爛腳」收場。

在藝術投資市場打滾三十年的資深收藏家郭浩滿,是雲峰畫苑創辦人,他坦言,早幾年全球掀起炒當代藝術畫的風潮,但當中存在不少泡沫,最終令部分投資者虧損,有些損失更以千萬元計。

郭浩滿解釋,藝術品投資風潮下,很多作品都物非所值,「有些畫作索價數百萬元,卻完全不知道在畫些甚麼,且毫無美感。比方說有個畫家,畫作題材全是諷刺毛澤東,筆法與造型都很醜陋,把毛澤東畫成爛面,卻賣幾百萬元。有藝術家任由炸藥在紙上爆炸,畫紙被燒焦,卻賣七千萬元,但其實作品不見得製作難度高,也不太有藝術性。」

若投資者投資上述藝術品,他形容情況有如「國王的新衣」,花光錢被騙卻不自知,「很多畫作售價億億聲,也不見得高水平,都是利用拍賣舞台炒高價格,風潮一過,便無人願意承接,風險很高。」

他身邊有數名朋友曾因藝術投資失誤,虧損數千萬元,「他們眼見某些中國畫家的畫作,加價到數十萬元一呎,仍有人要,於是『落重注』投資,誰知那些畫作原來是流水作業式製作,市道轉差,畫價便跟隨大跌,令他們一下子損失數千萬元。」

內地投資者同樣損失慘重,郭浩滿曾赴內地替大收藏家做藝術品鑑定,「他們投資了很多大師名畫,連唐伯虎字畫都有,但全批數百幅藝術品中,無一幅是真品,投資『得個零』。」

過去亦有不少中港苦主聲稱在文交所投資被騙,當中更涉及聲稱在本港註冊的文交所,去年便有一批懷疑受騙損失本金的苦主,來港追討賠償。本報曾與多名內地苦主聯絡,有苦主稱在南京文交所投資股票產品,及後國家發出文交所禁令,資金遭凍結,令她損失逾一千萬元人民幣,她只好聯同其他苦主向港澳文交所追討,至今仍追討無門。

全無登記 證監拒評

現時本港的文交所,均未有在證監會登記,也無申領自動化交易牌照,證監會回覆本報查詢時,拒絕評論事件。有議員則促請政府立法規管有關交易活動。

本報向證監會查詢文交所及藝術投資基金的註冊及規管事宜,惟證監會發言人拒絕評論個別網站及公司是否從事受規管的交易活動。過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同區葵芳選區參選人有勞聯的陳萬聯應)也曾接獲苦主求助,指參與文化藝術品投資活動後,虧蝕數十萬至數百萬元不等,「警方指事件屬私人商業糾紛,拒絕受理,證監會則稱監管不來,苦主最終追討無門。」他促請政府立法遏止虛假投資及中介人不良銷售行為。

律師梁永鏗則認為,文交所及藝術基金的運作模式,似有集資計畫成分,根據法例,如未有領取證監會牌照,進行集體投資,即屬違法,最高可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三年。他又認為,購入來歷不明的古董,有機會遇上賊贓及洗黑錢等延伸罪行,市民稍一不慎,隨時誤墮法網。


星島日報 A19 | 每日雜誌 | 2015-11-07

20151107 【藝術品金融化亂象之二】 垃圾變黃金 藝術品假拍行騙 價值舞高弄低 手法違規

垃圾變黃金 藝術品假拍行騙 價值舞高弄低 手法違規

文化藝術品「股票化」,內地市場幾近瘋狂,衍生種種亂象。文化藝術品交易所(文交所)殺入本港,加上藝術拍賣的「火熱」成交及藝術基金的興起,中港兩地掀起前所未有的藝術投資風潮。風潮背後,卻滿是違規經營手法及泡沫危機,當中涉及人為炒作、合謀定價、假成交、炒作交易量及騙取佣金等。本報專訪多名藝術投資界代表及苦主,揭開藝術藏品從交易定價,到投資代理推銷、價格操控等環節背後的亂局。

每日雜誌組

現時藝術投資市場主要分為文交所、藝術投資基金及拍賣,這三部分環環相扣,投資者着眼點大多放在文化藝術藏品的價格上,市場也曾出現不少「天仙局」。

過往有苦主懷疑被香港空殼拍賣公司欺騙,更有內地苦主自組網上群組追討損失。廣州的曾先生兩年前用約兩萬元人民幣買入一個清代瓷器,拿到一家聲稱總部位於香港的拍賣行,進行鑑定和拍賣,「最後估值約三百萬元,繳付百分之一的鑑定費,另加拍賣會手續費後,就安排藏品拍賣出售。」他指拍賣會曾在香港舉行,且有拍賣品目錄,但會上只有少量成交,「成交的都是自己人,舉牌做戲,買回自己的東西,我和其他受害者的藏品,就全部流拍。」

他曾連同其他苦主維權,「這些拍賣會在中港舉辦很多次,追查下才發現這些香港拍賣行只是空殼,都是內地人在騙自己人。我們的受害者群組加起來應該有幾千人,錢都追不回來。」

拍賣程序人員樣樣假

市場上屢現假拍,香港古董及藝廊商會會長黑國強坦言,在香港登記一家公司很容易,老闆通常是內地人,甚麼也拿來拍賣,「最近就聽過有人拍賣習近平的就職講稿,說是毛筆寫的,竟然有人信以為真,拿錢去拍。成場幾十人,觀眾是假的,服務生是假的,連拍賣官也是假的,五百元一日,只有酒店場地是真的。」他形容一切只為締造一個公開紀錄,拿去內地銀行抵押。「來香港一轉,人們會信多些,紀錄是一億,借到一成都好。如是國際拍賣行紀錄,內地大銀行都願做,現在接的多是三、四綫銀行。」

這類假拍,除了騙信貸,還有的是騙手續費及佣金,他指,「內地人口多,一個騙十萬、八萬,幾和味。一場拍賣五百件物品,可能就騙到數以千萬元。」他直言這些現象反映古董藝術品市場娛樂化,「其實古董藝術品,冇止蝕止賺位,因為你可以不賣,所以與現實是兩個世界,娛樂化局面無影響我們定價。」 am space畫廊創辦人樊婉貞亦說,有收藏家及畫廊想測試及推高手上藝術品的市場價值,故主動向拍賣行繳付佣金,合力把藝術品推創新價格紀錄,實情是假成交,炒作交易量。

老闆畫家合謀定價

資深收藏家郭浩滿,是雲峰畫苑創辦人,過去曾有文交所找他合作,要求他提供藝術品,並分拆成「股票」上市,供內地股民認購,他都斷言拒絕。

他以內地一家文交所為例,外間有很多資金湧入來認購畫作,畫作變相要權益分拆,做法違反藝術市場的實際規律,「一家公司經營藝術品交易生意,很成功又有不錯盈利時,整家公司可上市集資。但藝術品有其規律,講求真金白銀買賣,將藝術作品分拆上市,就不合理。」

他解釋,文交所是新興事物,內地政府有意推動文化藝術產業,市場便以為可通過藝術品金融化及交易所模式來發揚光大,但方法錯了,「當一幅作品估值為數百萬元後,再放上市,於是市場上有數億資金都想買這幅畫的股份,散戶只需花少少錢也買得起,試問接下來如何將一幅畫分拆予股民?」

早在四五年前,甚至有藝術投資經紀游說郭浩滿供應藝術品貨源,供文交所上市用。郭浩滿說,該經紀強調「垃圾也可變黃金」、「價值可催谷」,「我就知道藝術品搞上市,注定失敗。」那經紀邀請他與基金合作,要求一名藝術家一年交數百張畫,「我根本滿足不到他的需求,我的藝術家一年生產不夠十幅畫,要藝術家畫數百幅,畫作肯定變垃圾。」

至於藝術投資基金,郭浩滿不諱言,其運作涉人為炒作,推高價格,「例如十名中港企業家或老闆,共拿出十億元鎖定藝術品作投資,最後一幅作品可以由原來的百多萬元,兩三年後炒上數千萬元,甚至過億,但未必有實際市場及買家。」他解釋,這班老闆可與畫廊及藝術家合謀,用每幅一萬元買入大批畫作,同時要求畫廊及藝術家對外公布定價為每幅三十萬元,再一手、二手及三手不斷轉售,將價格愈推愈高,從中獲利,「其實這屬欺騙誤導行為,有合謀定價之嫌。」

他坦言,很多當代藝術品自○六、○七年開始登上拍賣舞台,「有很多人未必把作品看得明白,那些作品也未有過拍賣紀錄,卻以高價成交。這是拍賣行製造出來連年暴升的一個局,吸引投資者及藝術基金『跟風』投資。」

藝術投資違規手法

【文交所】

文交所來港開業,無實質運作,借設立辦事處吸客

在港租場舉行拍賣會,但無實質成交,只為賺佣

【藝術投資基金】

涉人為炒作,甚至與畫廊、拍賣行及藝術家合謀定價

【拍賣行】

私下安排員工及「槍手」去舉牌提價「造市」

收藏家及畫廊主動向拍賣行繳付佣金,實質假成交,炒作交易量

締造公開拍賣紀錄,然後拿去內地銀行抵押

資料來源︰綜合業界意見

宗教團體拍賣字畫 10萬起跳一萬成交

近年有宗教團體亦踩入藝術拍賣市場,舉辦小型拍賣會,標榜「國家級御用書法家」、「掛在天安門文化局內的字畫」、「全國只有六幅」、「該書畫家每幅字畫賣十多萬元」等,並以十萬元底價拍賣,但本報發現所謂的書畫家及字畫,並非如上述所標榜,有行家直斥,其拍賣手法令人咋舌,律師則認為上述做法或涉欺詐。

有本地宗教團體在今年六月底舉辦一場字畫拍賣會,拍賣多幅聲稱出自內地名書畫家手筆的字畫。記者 佯裝參加者,出席上述拍賣會,該負責人稱,其中一幅字畫來自國家級御用書法家,其字畫掛在天安門,全國只有六幅,一幅在內地成交價達十多萬元。另一名書畫家的作品也十萬元起跳,價值不菲。現場所見,主辦機構拍賣五幅字畫,起標價原先每幅十萬元,後來因反應不佳,便一下子下調至一萬元,機構負責人更四出游說在場人士購買,最後成功拍賣兩幅,各以一萬元成交。

本報在網上搜尋該宗教團體所拍賣的四位書法家,均未能找到其作品過去的拍賣紀錄。其中被負責人稱為「國家級御用」的書法家,網上鮮有紀錄,只有一個網頁有較詳細的介紹,但也未有提及以上銜頭,只提及他有一幅書法作品獲山東省版權局發出作品登記證書,及曾參與內地電視台的歌唱節目。而內地亦無天安門文化局這部門。

針對上述的拍賣會做法,本報向該宗教團體負責人質詢,他不回應其拍賣藝術品的價值及真偽,並聲稱當時的拍賣會並非公開拍賣,「香港是自由經濟社會,我有權為拍賣品定價。」

資深收藏家郭浩滿批評上述做法「博大霧」,非常兒戲,並不可取,「拍賣價通常由低開始叫價,若涉及慈善拍賣,捐款之餘,捐款人也應取得相若價值的藝術品,主辦方不應胡亂開價。」

大律師陸偉雄則認為,如有人存心以假藝術品充當真品,或向買家訛稱藝術品的價值,有干犯欺詐罪之嫌,建議賣家拍賣藝術品前應查證真偽,避免誤墮法網。

畫廊借拍賣 炒起新手

本港畫廊近年簽下不少新晉藝術家,然後把他們的作品交予拍賣公司,企圖短期內炒高作品價格,但有行內人坦言,這做法不利藝術家發展。

am space畫廊創辦人樊婉貞解釋,畫廊及展覽是一手交易市場,拍賣是二手及三手市場,「若去年藝術家剛舉辦畫展,今年他的作品就被搬上拍賣舞台,是否意味收藏家不喜歡那份作品?有收藏家短期內把作品重新拍賣,其實是拋棄動作,不利藝術家長遠發展。」

她舉例,部分藝術家之前未曾在拍賣市場出現,一登上拍賣舞台,卻創下高價成交,藝術家看似被抬高身價,實情是部分畫廊把未經展出的新晉藝術家作品,放到拍賣市場競投「試水溫」,然後拿回畫廊出售賺錢,做法投機取巧,且本末倒置。 她認為,現時拍賣亂象下,出現許多畫廊與拍賣行之間的不良發展現象,無助培養年輕藝術家。


星島日報 A22 | 每日雜誌 | 2015-11-14

20151114 【藝術品金融化亂象之三】 摩羅街公雞杯估值兩億 鑑定機構憑相出證明

摩羅街公雞杯估值兩億 鑑定機構憑相出證明

藝術投資風氣盛,帶動收藏品市場膨脹,中港兩地的文物藝術鑑定機構遍地開花,隨之迎來層出不窮的鑑定黑幕。本報早前在摩羅街以三百元買入印有「大明成化年製」字樣瓷杯,找來多家聲稱總部位於香港的鑑定機構鑑定,它們單憑相片已估算該瓷杯價值數千萬至數億元不等,並着記者 把瓷杯送去拍賣,收數萬元手續費。這些公司更聲稱有故宮博物院及本港專家「坐鎮」,惟故宮博物院早與有關拍賣行劃清界綫,本港專家更指名聲被盜用。

每日雜誌組

近年愈來愈多有內地背景的鑑定和拍賣行來港註冊,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相關公司就有過百家,究竟這些鑑定機構,是否可信呢?為此,本報記者 在上環摩羅街的排檔,用三百元買了一隻印有「大明成化年製」的公雞杯做測試。店主稱該公雞杯是清代的仿製品,並非真品。

參加拍賣會 收兩萬手續費

隨後記者 佯裝賣家,致電一家總部位於旺角的「國際鑑定中心」為「古董」做鑑定,但電話被轉至珠海的一家拍賣行,職員謝經理稱,珠海公司是香港總公司的全權代理機構,着記者 先發照片,「我們會把照片轉發給故宮博物院的專家老師鑑定」。約半小時後,謝經理回覆:「老師認為你的藏品,從器型、釉色、底款和包漿來看,沒甚麼問題,是明代宮廷御用的『成化雞缸杯』,曾經在拍賣會以二億多元天價成交。」

謝經理隨即向記者 發出鑑定證書,證書上註明:「明代風格」、「市場關注度96 %」、推薦參加明年一月香港的拍賣會,手續費約兩萬元,「我們會先把實物交給博物院的老師做正式鑑定,之後就可以拿去拍賣。」他說自己的拍賣行與佳士得、蘇富比、邦瀚斯等國際大行共享買家資源,拍賣成功率高,「這個月我們在澳門就以一億六千萬元賣出一個古玩。」記者 反問,內地禁止一九四九年之前生產的文物出境,謝經理支吾以對,只稱會辦好來港手續。

記者 隨後在網上找到多家聲稱在香港註冊的鑑定拍賣行為公雞杯鑑定,無一質疑是贋品,估價更從數千萬至二點八億元不等;亦有鑑定機構需收取五百元「網上鑑定費用」和三千元證書費。上述公司報稱的香港地址,均為秘書公司地址,甚至報上科學館、九龍公園等地址。

上述鑑定拍賣行的網站,都列出幾位故宮博物院專家及其他珠寶、古董和藝術鑑定專家的介紹,並稱他們為專家團隊成員,包括香港寶石鑑定所所長歐陽秋眉。惟歐陽秋眉向本報表示,從未為其他鑑定公司作專家成員,對於其名字被利用作商業用途表示憤怒。至於所謂的「故宮博物院專家」,過往亦曾遭非議。曾有故宮博物院的專家為假「金縷玉衣」開出二十四億元鑑定證書,此後故宮博物院就在網站發出聲明,稱其在職、離退休人員參加社會文物鑑定等活動,必須獲得博物院的書面授權。

有國際大型拍賣行的香港區職員向本報透露,其拍賣行不會與內地機構合作,亦不會接收來歷不明的收藏品,「幾乎每日都有人上來『白撞』,說自己在家中掘到古董,要來鑑定和拍賣,我們都不會收。」

估值兩億公雞杯僅值20元

本港資深收藏家翟建民表示,內地近年興起收藏熱,不少讀考古或曾在博物館工作的人,都自稱為鑑定專家,「他們利用媒體及電視節目宣傳自己,增加知名度來騙鑑定費及佣金。這些所謂的鑑定機構出的證書,我十幾年來未見過有一張是真品。」

究竟記者 手中的公雞杯,是否值錢呢?翟建民看了後笑着反問:「是否有人開價二億元?」他指杯底下「大明成化年製」字樣是以機器印出,杯面畫功粗糙,紅泥亦是後期抹上,營造出土效果,「一看照片就知道是假的,亦不可能是清朝仿製,這個瓷杯在景德鎮二十元就能買到。」

缺權威鑑證機構 行內參差不齊

現時本港缺乏具權威的鑑定機構,加上行內「無王管」,助長文物藝術鑑定市場的「天仙局」。

近年內地出現五花八門的鑑定行,不少人拿着藝術品來港要求鑑證,香港古董及藝廊商會會長黑國強自己每月亦收到很多人傳來相片,要求賣貨或鑑定真假,但九成九不是真。

他指,目前香港拍賣行做鑑證,通常不收費,部分行家會拿物品去牛津鑑證,「人家有儀器驗證,但非百分百保證可靠,只能通過鑑定證明這物件的年代。但有些內地公司,隨便找個專家發證明,正因如此,很多人拿來香港鑑證。」

他指現時銅器及字畫較多贋品,「有些瓷器底是真,上面是假。書畫更易假冒,現在還可買到乾隆年代的紙,亦能使用礦物顏料,所以單看物料都無法鑑證真偽。」

至於古董家具則較難仿,他指因木是有機物,生長密度不同,如由現代工具切割更可輕易看出,不同年代的木器氧化又不同,單看家具比例、外形,已看到七、八成。他說,若是假鑑證,香港行家一定分辨到,「內地的證書亂來,隨便用A4紙貼張相出來就算。專業的會寫明用甚麼方法檢測,說明鑑證年代,但不會說明是真品。」

藏品鑑定先稱假 藉此吸客

本地收藏家張先生向本報反映,曾把手上的「宣德六字款青花龍紋葵邊盤」,拿到本地一家知名的鑑定中心驗證真假,「誰知鑑定過程很快,三名老人家望兩望就說是假,屬近代製品,再叫我隔兩至三日來取證書。最後證書一出,只寫上『近代製品』,年份及檢測方法從缺,卻收取二千五百元鑑定費,完全是『搵笨』。」

雋藝文物研究會執行會長陳兆實不諱言,本港部分鑑定中心背後與拍賣行有聯繫,「無論任何人拿藏品來鑑定,一定先說是假,再乘勢向客人推銷自己及拍賣行的藏品,藉此吸客。」

自九一年已在城大實驗室為陶瓷進行熱釋光年份鑑定的梁寶鎏,至今仍有為陶瓷的檢定年份發出證明書。他亦指,曾有人將真品拿到實驗室鑑定,對方取得證明書後,卻換上另一件外形相似的仿製品,配以其證明書兜售贋品。

據了解,本港中科研發有限公司及英國牛津鑒定公司亞洲獨家代理的古董鑑定公司,都是國際公認的科學鑑定公司,惟近年翟建民發現市場湧現不少自稱古董科學鑑定的公司,「旺角有一家,上環荷里活道之前都有一家,聲稱做無損驗證,但問題是他店面擺放的古董全部都是假,卻聲稱有二三百年歷史。」

年代鑑定非絕對 拒為拍賣品「黃袍加身」

有古陶瓷年代科學鑑定學者坦言,科學測試只可確認年份,不能證明古董的價值,為免捲入古董價值爭議,會避免與拍賣行合作,拒為拍賣品「黃袍加身」。

現時行內普遍認為「熱釋光」是測試陶瓷年份的科學方法,但有行內人士坦言,近年古董藝術品市場熾熱,科學鑑定機構卻希望與拍賣市場保持距離,「科學有局限性,可以證明年份,但不可能證明它曾經是皇帝用過的珍品。現時市場如此混亂,科學好像變成一種方法,為他們手上的東西,編寫一個虛構的故事。」

熟悉陶瓷「熱釋光」測試的梁寶鎏亦認同,年代鑑定並非絕對,「我們只能用科學方法,證明他是多少年前的製品,但有些人想用我們的年代證明書,去證明他們自己編出來的故事都是真實。」為此,他多年來一直拒絕與拍賣行合作,不希望為拍賣品背書、負責,「我是理科出身,不是讀考古,我只做鑑定,從來不過問藝術品的價值。」

購買收藏品 向藝術家索證明

收藏品市場贋品難辨,加上中港兩地欠缺權威鑑定機構,有行內人建議收藏家盡可能向藝術家索取證明。

去世名畫家均設基金會

保利香港拍賣執行董事張益修表示,以書畫而言,一些已去世的名畫家,都會有其基金會,可以為畫家的藝術品進行鑑定及發出證書,以辨認真偽;不少早期的中國書畫及油畫,其畫廊過去均有作為代表方,向畫作的收藏者發出保證書,這都是確認書畫真偽的有力證據。他認為,收藏家若要投資,可從上述類型的書畫「埋手」。

儘管如此,張益修認為,證書也容易仿冒,建議初級收藏家從當代藝術家入手,「因為他們還在世,收藏者可以向藝術家索取證明書及拍照作實。」

另一資深收藏家郭浩滿認同,現時中港鑑定行業並不成熟,尤其是中國藝術品的傳承資料,完全無記載,「藝術家離世後,更是死無對證。」故他自八十年代起,已不時推出畫冊,填補中國藝術品欠缺記載的缺失,「我們會製作收藏證書,要畫家簽署作實,加上現時錄影及視像紀錄愈來愈方便,亦有助真品留證防假。」


星島日報 A20 | 每日雜誌 | 2015-11-21

20151121 【藝術品金融化亂象之四】藝術品投資 吃力不討好 轉手期長 入場費高

藝術品投資 吃力不討好 轉手期長 入場費高

假鑑證、假拍賣以及藝術品股票化交易等亂象,令香港作為區內藝術品交易樞紐的形象蒙羞,有國際大型拍賣行負責人稱,亂象叢生,全因參與者無想清楚藝術品買賣和退場機制,藝術品並非股票,難以融資及即時轉手套現。有古董商直言藝術投資「吃力不討好」,除了要求買家具備豐富知識辨別真假外,轉手期長、入場費高,難稱得上是賺錢工具。有收藏家更批評,部分藝術品投資顧問操守值得商榷,隨時令投資者立於刀鋒之上,進退失據。

每日雜誌組

國際三大拍賣行之一的邦瀚斯(Bonhams),上周六在香港舉行首個「版畫、攝影及紙上藝術」拍賣專場,香港導演和攝影家何藩於一九五四年拍攝的照片《陰影》,估價二十萬至三十萬元,最終由一位來港七年的英國人以三十七萬五千元購得。邦瀚斯執行董事(香港)馮漢釗說,看好香港市場潛力,因此首次在香港舉辦此類拍賣專場,「當代藝術作品較易明白,價格從數萬元至數十萬元,最能吸引新買家,讓他們體驗拍賣與在畫廊購買的分別。」

擁有二百多年歷史的邦瀚斯,○六年來港開設辦公室,每年都在香港舉行多個不同類型的拍賣會,包括古董、鐘表珠寶、當代藝術、奢侈收藏品和威士忌等,單是當代藝術作品,就拍賣了近五百件。馮漢釗說,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古董、奢侈品都免奢侈品稅及銷售稅,因此包括邦瀚斯、蘇富比(Sotheby’s)、佳士得(Christie’s)等國際大型拍賣行,都在香港設立分公司,與倫敦與紐約齊名,「Art Basel等藝術展來港,香港畫廊雲集,藝術氣氛聚焦在此,買家、賣家和市場愈來愈成熟。」

本錢大難獲巨利

香港的便利吸引大行進駐,但假鑑證、假拍賣以及藝術品股票化交易等亂象亦因此叢生,馮漢釗說,正規市場從未聽過鑑證費和文交所,「亂象雖對於我們沒有甚麼影響,但會影響整個香港的聲譽。」他覺得,上當的人無看清整個藝術品交易的機制,「藝術品不同股票,不能融資,很難馬上轉手和套現。藝術品的價格亦是由買家決定的,不可能由我們虛構推高價格。」他認為藝術品並非投資,「就似何藩先生的《陰影》,下次再在市場上出現,可能要隔幾代人。買家因為這幅作品能完整自己的收藏系列,但未必會買作者的其他作品。」

打貪致交易量跌

過去幾年內地經濟蓬勃,搶高古董和藝術品拍賣價,部分藝術品經多次轉手更獲天價成交,但三代從事古董買賣的吳千帆認為藝術品仍是「吃力不討好」的投資項目, 自內地打貪及經濟出現下行趨勢後,各類奢侈品的交易量即時大跌。他認為藝術品交易轉手期長、入場費高,「由上拍、成交到最後收錢,最快也要半年時間,但一件有價值的收藏品隨時數十萬元,本錢很大,古董或可保值,但不是賺大錢的方法。」

吳千帆亦指,藝術品投資,要求買家有豐富的知識,去辨別真偽及熟悉估價標準,「一件公開拍賣的古董,可以翻查過去拍賣成交價紀錄,以及類似藝術價值的藏品以往的成交紀錄,正規的拍賣行在網上有公開完整紀錄,經過參考數據而得出的估價,多年來都很準確。」

藝術品投資吃力不討好,宸瀚藝術品顧問公司創辦人李宗鴻亦深有同感。他早在○八年已成立古董投資顧問公司,一一年更立志籌建全港首個中國古董藝術基金,惟四年已過,仍未成事。他直言風險及難度很大,「最先要解決的是教育問題,因一般市民很難掌握古董知識,隨時被騙而不自知,最終只會令基金蒙上污名。其次是學習古董、藝術,要從小培養,現時市場氣氛遠未成熟,不敢貿然推出基金。」

古董基金四年未成事

故近年李宗鴻的公司一直以教育為主,除了助收藏家建立收藏庫、專注古董研究外,也不時與不同的教育團體合作籌辦展覽,「本月底我們與香港科技大學合作,舉辦『中外文物小品展』,展出一百三十件由新石器時代至清朝的文物小品,藉此教育公眾。」

投資者缺知識,投資顧問的誠信和操守亦備受質疑,資深收藏家陳兆實稱,藝術品投資顧問應兼備藝術素養及金融知識,但中港兩地均無藝術品投資顧問的評審及資格認證,「股票經紀都需要領牌,但藝術投資顧問則不需要,他們靠收取投資者的佣金維生,故大多極力游說投資者買賣藝術品,但不理會藏品的真偽,最終令投資者蒙受所有損失。」(系列完)

港鑑定課程認受存疑 辨別真偽靠經驗

本港缺乏藝術品鑑定課程,行內對學習鑑定方法也沒有統一標準,令部分課程的認受性備受質疑。

吳千帆在○九開始,於公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開辦課程,教授中國古代陶瓷鑑賞,課程分為宋代、元明代、及清代的陶瓷鑑賞三個單元,是本港唯一由大專院校開辦的古董藝術品鑑定課程。

曾在英國蘇富比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史的吳千帆表示,其課程主要教授藝術史及陶瓷的藝術價值,「除了講課,我亦會帶自己的古董藏品及一些古代陶瓷碎片給學生,讓他們可親手接觸真的藝術品。」

導師藉信任兜售假貨

然而,他坦言完成課程的學員,一般只能分辨到基本仿品,如果要投身古董藝術品買賣,最少也要完成學士課程,「香港的大學沒有相關的學位,要深造就要到內地的北大、清華的考古學系,又或者外國蘇富比及佳士得的課程,才可以接受相關訓練。」

有行內人士透露,坊間部分藝術品鑑定課程的師資成疑,懷疑是借課程向學員推銷「假古董」圖利,「他們拿着假貨教學生,另一邊又聲稱自己手上有不少珍品可以平賣,借學生對他們的信任兜售假貨。」

資深古董收藏家翟健民屬「紅褲子」出身,在七三年入行後跟隨師傅周遊列國,除了欣賞外國的博物館收藏之外,亦會參加大型拍賣會,親手接觸古董。他認為古董鑑定不能單靠書本知識,「鑑定古董要看造型、色彩、畫功及瓷胎等,決定真偽及藝術價值,這些都要靠見得多藏品累積經驗,只有親手摸過,才可以分辨真假。」

香港古董及藝廊商會會長黑國強認為,目前本港的投資課程很「零碎」,多是校外課程,或附屬於金融產品單元中,題目以鑑賞為主。他正籌辦一個非牟利機構,創會成員以年輕、第二代行家為主,舉辦一些藝術品、古董市場鑑賞講座及教育。 長遠而言,他正構思跟院校合作,舉辦具認受性的課程,但須先定一些業界標準,希望有助連繫及推動市場。

港市場未成熟 不宜規範

現時藝術品交易投資雖有風險,但行內人大多認為不宜規範,應通過行家自律及做好認證制度,發揮藝術品金融化的優點。

香港古董及藝廊商會會長黑國強不諱言,藝術品金融化有其優點,尤其是種類較多的藝術品很適合金融化,如名家畫作有根有據,有升值潛力,便可設立平台去做交易推廣,且能帶動如運輸、倉存、估價、保險及物流等產業,從而帶來人、資金和消費,收益難以估計。

「單是一條荷李活道,一年生意額已達二十億。問題是可否持續發展,如能做到這樣,就值得支持。」

但他強調背後要有不同產業的配合和支持,更要有長期性而非一次性的政策,包括提供地方、倉庫等配套予藝術品儲存。

針對投資風險問題,他認為香港市場未成熟,只停留在個人喜好層面,所以不宜規範,加上全世界都無相關法例去鼓勵或協助這類業務進行,目前較好的做法是做好認證制度。

宸瀚藝術品顧問公司創辦人李宗鴻認同,藝術品投資不宜規管,且相信行業會逐步邁向私募基金形式。

資深收藏家郭浩滿則認為,藝術品投資除了靠業界自律,投資者也要做好功課,「投資者應選擇藝術風格強烈、技術難度高的藝術精品,更能保證有升值潛力。」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