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火新聞線》 給港人的新聞道德課

《導火新聞線》本是港視重頭劇,可惜最後不獲發牌,只能在網上播放。訪問當日,正好港視司法覆核勝訴的新聞見報,導演方俊華(左)和編審潘漫紅(右)拿着報紙,只能嘆息一聲無奈。 (鍾林枝攝 · 2015年4月25日)

《導火新聞線》本是港視重頭劇,可惜最後不獲發牌,只能在網上播放。訪問當日,正好港視司法覆核勝訴的新聞見報,導演方俊華(左)和編審潘漫紅(右)拿着報紙,只能嘆息一聲無奈。 (鍾林枝攝 · 2015年4月25日)

採訪、撰文:勞顯亮
攝影:鍾林枝
刊於香港記者協會刊物《記者之聲》2015年9月號

過去幾十年,香港的電視圈最擅長拍行業劇,但千呼萬喚,終於等到一齣以記者做主角的《導火新聞線》。劇集以報館為背景探討傳媒人的掙扎,不少行家看得咬牙切齒,認為劇集能把行內術語、記者辛酸,以至新聞背後的邏輯呈現。

《導火新聞線》編審潘漫紅和總導演方俊華開拍前更採訪了前綫記者和到報館實地拍攝,做足功課。劇情涉及老總遇襲、竄改頭版、記者被捕,被指「神級預言」,但這只是潘漫紅的無心插柳。曾就讀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系的她,最記得「新聞道德」這一課,嗜血的行業生態,讓她痛心,「這齣戲其實是我想對香港新聞界說的話。」

「認真是應該的」,訪問開始,《導火新聞線》總導演方俊華如是說,要認真到哪怕只是攝影機急速掃過的道具報紙,裡面的每段文字、每個日期,都由編劇作一段新聞填版。方俊華曾到訪易手前的《都市日報》,拍下報館格局,還有《都市》每晚把第二日出街的版面一一貼出的場景,這個其他報館沒有的場景,也是真有其事,不過認真都有漏眼之處,「揀相時真係將張相曬出來,是拍錯了。」

潘漫紅曾就讀樹仁新聞系,但到了三年級就發現自己不愛做記者,轉讀公關與廣告,「一日記者都無做過」。籌備《導》,她把仍在新聞界的舊同學找出來,「都是採主級,跟我說他們的日常生活。如每日訂了幾份報紙,起床後拿入屋,看看同行寫了甚麼,然後不斷看當日的即時新聞。中午後回到報館,開第一次編採會。」

潘漫紅就是在言談間把「菜單」、「追尾」、「炒台」等術語和「查冊」、「摷垃圾桶找綫索」等採訪技巧記下來,「撕碎悲劇家庭的私人合照,就是隔離組編劇送給我的,我讀書時就聽過這種做法。理解過原來娛樂『狗仔隊』過着非人生活,逐抽取部分元素,變成攝記影毒品派對和夾硬用在第一集的港聞追車場面。」她說劇情聚焦在港聞記者是創作需要,她還參考本港幾分主要報章的取態和敵對關係放入劇中。

《導》以案件串連,不少故事都有藍本,如青文書屋老闆羅志華被書架壓死,而內地父親來港遺棄智障女孩的故事,源自一則港女孩被帶到內地遺棄的新聞,還有ICAC搜報館的場景。最後「打大佬」翻查公司年報,發現富豪發跡第一筆貸款的抵押物是一間爛屋,則來自「佳寧案」,「我們不是《刑事偵緝檔案》,記者不去捉賊,到最後『打大佬』,都係用新聞的方法解決。」

不過劇中《囧報》老總遇襲、記者竄改頭條及被捕,就是潘漫紅的創作,誰會預料到,兩年前的創作今日竟成真,「我們不是預言,而是把劇情推得更盡,為了戲劇效果,想不到最後真的發生了。」《囧報》老總遇襲是為了「人狗交」的新聞,劇集出街前,潘漫紅最怕因此貶低了現實中身中六刀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

方俊華說,與潘漫紅合作,最能感受到她在全劇中滲入新聞道德,從每單新聞要拿回應,人狗交上頭版,到尾段老總皇阿媽揭穿採主方凝花錢「造新聞」,連一個追求juicy的老總亦禁止出街,都有着學院派的影子。

這是潘漫紅刻意為之,「我還記得阿sir如何教『新聞道德』,就算畢業後不做新聞,我也以此為標準看新聞,分辨哪些是鱔稿,哪些是煽情。劇中《我們錯了》的社論,就是我想跟新聞界講的話。確實很多新聞不是色情就是煽情,雜誌充斥『媾、啜、摷』,劇中媽媽阻止女兒在便利店看八卦雜誌,但自己卻看得津津有味的場景,是我親眼所見。究竟新聞界要怎樣去吸引讀者呢?傳媒第四權,如何自處?」

至於新聞干預,不能得罪權貴、鱔稿滲入新聞,劇情雖未觸及政治,但潘漫紅寫出不少行家的掙扎和無奈,「2012年之前,我還未感覺到政治干預很明顯,雖然商業與政治環環相扣,當時港視亦未知能否獲牌,不想去得太盡。」

拍完劇集,方俊華和潘漫紅都說,原來記者的工作是如此辛苦,「即使放工也要看新聞、想新聞。」劇集探討香港傳媒的生存價值與職業道德,亦為讓觀眾反思新聞自由和公眾利益背後邏輯。不過,兩位坦言現時已不會花錢買報紙,手機app和Facebook已是他們的新聞來源。

《The Menu》不是港版《The Newsroom》

《導火新聞線》(英文名The Menu)並非香港首部以記者為主角的電視劇,但對上一齣就要追溯到1983年李司琪主演的無綫劇集《無冕天使》,改編了九龍皇帝等幾個議題,但李司琪飾演報社記者過度介入與受訪者的生活,與現實新聞採訪仍有一段距離。

日本亦有記者做主角的劇集,如1998年鈴木保奈美主演的《新聞女郎》,她採訪到電視台高層與政客的黑金交易,在天氣報道中偷偷把影片換上播出後辭職。2003年松島菜菜子與福山雅治主演的《美女與野獸》,亦帶出收視與新聞取向的討論。

2012年播出第一季的美劇《The Newsroom》,故事透過一些或真實或虛構的時事故事,探討各種關於媒體的問題,包括收拾和新聞操守的取捨、社交媒體和公民記者的挑戰。這齣由《白宮群英》金牌編劇Aaron Sorkin主創的劇集,毀譽參半,最後只有兩季半就完結,但結局中,晚間新聞監製女主角一句「There was a time when journalism wasn’t a career, it was a calling」,值得不少行家深思。

《The Newsroom》出街時,潘漫紅正在創作《導》的劇本,她坦言當時最怕撞橋,好在《The Newsroom》以真實事件為藍本,而《導》則以記者外出採訪為主軸。早在1996年TVB電視劇《闔府統請》中,潘漫紅就想拍關於電視新聞的劇,但這次《導》卻以報館為背景,原來是資源問題。

方俊華說,電視新聞牽涉資源更多,電視台總控室中每部電視出現的畫面,都要拍攝,「《導》中出先的兩部電視,一部播HKTV新聞部片,一部有Bloomberg贊助,但十幾部電視,點搞?《The Newsroom》中播了CNN、FOX,我們可否問Cable買片?」

至於能否如《The Newsroom》般,劇情用真事改編呢?潘漫紅直言不敢,「我們不敢,怕好多法律責任。我們沒有一個好強的法律顧問去支持,美國直接批評兩黨,劇中踩茶黨是美國塔利班。但在香港,講民建聯、民主黨?嘩!我想像不到會怎樣。這就是美國的創作自由,香港氣氛不同。」

《導火新聞線》 給港人的新聞道德課《The Menu》不是港版《The Newsroom》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