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水「鉛」兇】系列報道

星島日報《毒水「鉛」兇》系列報道,獲香港報業公會2015年香港最佳新聞獎「最佳新聞報道」優異獎。
Lead Poisoning Water Investigation Series, Sing Tao Daily
Best News Reporting Merit, Hong Kong News Awards 2015, by The Newspaper Society of Hong Kong.
http://www.nshk.org.hk/html/c_awards/2015/index_6_001.htm

 

星島日報 A20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一2015-07-14

20150714 工程漏洞多 鉛源不絕 不法水喉匠為賺錢購雜質物料

工程漏洞多 鉛源不絕 不法水喉匠為賺錢購雜質物料

入伙僅兩年的啟晴邨,本月初多個單位發現食水含鉛,最高超標二點五倍。政府調查原因的同時,將矛頭直指負責工程的持牌水喉匠林德深,但有水喉匠透露,行內判上判情況十分普遍,令無牌水喉工放棄質量,使用廉價材料組裝供水系統,而近年本港建築使用的內地預製組件更預藏喉管,令水喉匠難以仔細檢驗喉管質量,為鉛毒水爆發布下伏綫。食水含鉛問題愈爆愈多,公私樓宇業主人人自危,本報將一連數天深入剖析水喉業界各個工序細節及潛在危機,追蹤「毒水鉛兇」。

每日雜誌組

啟晴邨食水含鉛事件觸發軒然大波,政府日前供出啟晴邨水喉工程由持牌水喉匠林德深包辦後,令林德深同期處理的另外四個屋邨工程、中大宿舍及九龍城政府合署工程,也捲入鉛水疑雲。但林德深反指被政府「屈食死貓」,質疑房署監管不力,未有監管內地製造的預製組件中包含的水管,質疑這才是「鉛」頭,政府和水喉匠各有說法,事件變成羅生門。本報找來持牌水喉匠及建築商,拆解現時水喉工程的工序及行業生態中的種種漏洞。

據水喉匠業界指,現時水喉工程公司接手工程,要先向水務署提交負責工程部分的圖紙,由街喉入屋苑、經水缸入單位、每層單位數目、水表房位置及數量、總喉管位置等,全都要繪畫出來,當中涉及垂直水喉圖、企身水喉圖、垂直及平面的水管路綫圖。若圖則通過《水務設施條例》,就會獲署方批圖,簽發批准信。水喉匠隨即入開工紙,在附頁標明銅管、閘掣及水龍頭等零件的用料及牌子。當水務署認為用料無問題,水喉匠便可開工,一般屋苑工程最快一年半起貨,水喉匠報告完工後,署方再檢驗喉管及水辦,達標後才安裝水表及水管,完成所有程序後,便可獲署方的供水證明書(見圖)。

開工紙毋須列焊料牌子

經營發記工程(香港)有限公司的持牌水喉匠黃來發不諱言,上述程序暗藏不少漏洞,隨時引致鉛水入屋,「以填寫開工紙為例,署方無要求填寫焊接物料,所以焊料牌子及來源不得而知。就算開工紙寫明零件的來源地及牌子,但到實際入貨時,仍可以部分牌子缺貨為由,用其他牌子頂替。有行家就會以此漏洞,乘勢轉用平價及劣質材料,賺更多差價。」

他舉例,行內最常用的五點八米澳洲銅喉,每枝批發價三百元,但內地銅喉只需二百元,「澳洲喉及內地喉都能輕易在五金批發商購買,但兩者質素差得遠,內地喉面銅色暗啞,彈力較差,容易爆裂。」

資深持牌水喉匠戚德明說,接駁喉管工程前,水喉匠應先倒水到喉管,然後取水辦去化驗,但他指,根據水務署於二○一二年向業界發出的內部食水供水系統的清潔及消毒指引,只列明驗水辦主要測試八項,包括水的混濁度、色度、酸鹼值、總大腸桿菌等,並無測試重金屬含量,故今次水務署後知後覺,事隔多年仍不知食水含鉛,「我是負責水喉接駁工程監工的,因我擔心水喉匠焊接銅喉時,若焊接技術不佳,易令水質出現重金屬問題,所以我自己拿水辦去私人化驗所化驗,會另外加二百元檢驗水質是否含有重金屬。」

內地錫條無標示錫含量

自九四年起,水務署規定所有新樓宇不可採用無內搪層鍍鋅鋼管作樓宇內部供水設備,並向業界發出指引,列明十三種可用作樓宇內部食水喉管的物料,戚德明說,現時行內一般是採用紅銅喉,「紅銅喉是最純,九成九是純銅製成,絕不含鉛。」

今次出事的啟晴邨驗出水喉接駁位有含鉛燒焊物,令用作焊接的錫綫成為眾矢之的。戚德明不諱言,焊接質量最高的是用銅焊枝和銀焊枝,但焊接銅喉亦可使用錫條或錫綫,不過近年新樓地盤所需的錫量較大,不少水喉匠會從五金鋪買一大磚錫碇回來,自行燒溶及鑄造錫條,俗稱「開條」,較購買外國錫綫便宜最少三四成,「但有些偷工減料的水喉匠會在內地買散裝的錫條,顏色暗啞偏黑,且無列明錫含量,容易摻雜其他金屬物料;相反,外國的錫綫每卷均貼有錫含量、不含毒素的標籤。」

戚德明直言,坊間出售內地摻有雜質錫條的五金鋪成行成市,十多年來這種情況一直存在,不排除本港不少屋苑的喉管焊接都有用雜質錫條,「近日的鉛毒事件,已嚇得不少水喉鋪、五金鋪立刻把內地錫條全部收起來。」

水龍頭水泵亦恐出事

黃來發解釋,業界以往會購買一圈五十呎的英國錫綫,批發價一百五十至二百元,包裝上寫明「不含鉛」,「不過五金批發鋪亦有出售一條條十吋長的散裝錫綫,一條七至八元,比圈綫便宜兩三成,但無講明不含鉛。」

除了喉管及錫綫外,黃來發懷疑水龍頭及水泵也有機會出事,「行內推崇意大利水龍頭,但成本價要二百元,內地則四十元有交易,質素當然愈貴愈好,內地水龍頭並非百分百銅製,會混合不同重金屬物料,當中有無摻雜鉛,要靠化驗才知。」加壓水泵亦如是,他稱,英國水泵索價近二萬元,但內地及台灣製水泵,只需五千元,「單看外表可能差不多,但內地及台灣水泵的耐用度不及英國製,內地抽水葉大部分不是不鏽鋼,而是用生鐵或合金製,會否因此污染食水?」

 

預製組件暗藏危機

啟晴邨承建商「中國建築」的期刊披露,啟晴邨使用了超過六千二百件預製廚房或廁所,由子公司「深圳海龍建築製品有限公司」生產。有建築業界人士質疑預製組件的喉管質素,擔心內地黑心銅有機會隨預製組件流入香港。

港鐵認可承辦商「合源建築」負責人謝錫洪質疑,預製組件很大機會是鉛水元兇,「以前預製組件只是石屎外牆、窗台,沒有管綫,未曾出事。但現在就把整個廁所或廚房做出來,更內藏水喉及電喉,我們根本不會知道內地用甚麼管,有無含鉛,非常高危。」

黑心銅難檢查

他解釋,每件預製組件至少能節省三成成本,尤其是工資,「釘板、紮鐵、石屎等全部轉移到工廠製造,可慳三成或以上的工程費。」他稱,銅喉駁口會用「走錫」封口,即焊錫封邊,但內地可能用價錢較低、含鉛的錫來封口,預製件的銅喉在內地封口,或是鉛水問題所在。

過往內地也曾發生鉛水恐慌,早在一三年上海市質監局發現六十八個批次的水龍頭中,有六個批次釋出的鉛量超標,更發現多個知名品牌的水龍頭不符合國家標準,包括用平價金屬扮真銅的「黑心銅」。

持牌水喉匠黃來發擔心,內地黑心銅有機會隨預製組件流入香港,「內地銅喉一定有假貨,不一定因為缺銅,也有商家想賺多些。銅喉藏在預製組件的石屎板夾層內,再由大貨車由內地運來香港組裝,房屋署及水務署根本監管不來,只能相信進口文件。」

工程界立法會議員盧偉國曾到內地參觀預製組件工場,他稱香港使用的預製組件,主要由有利建築和中國建築的子公司生產,近年更在預製件上裝上暗喉,但喉管藏好後難以檢查,「一般只看來源證書,以及生產商提供的檢測報告,未必會抽樣檢查。」他認為預製件在流水綫生產,理應比現場施工的質量更高,因此港府應徹查鉛水源頭。

 

「連工包料」外判風險最大

工程外判成風,有水喉工程公司透露,水喉工程外判到其手上,已是三、四手,他們還會繼續判上判,當中以「連工包料」的外判模式出事風險最大。

建築公司投標工程項目時,會一次過包攬風、火、水、電,然後再拆件外判,如把水喉工程外判予水喉公司處理,水喉公司作為二判,會再判上判予其他水喉匠,可去到五、六判。

發記工程(香港)有限公司負責人黃來發解釋,現時行內外判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連工包料」外判,外判水喉匠報價後要負責搵料搵工人;另一種是由大判提供材料,外判只需搵工人。「所以『連工包料』外判最易出事,因行內良莠不齊,外判未必會乖乖地跟單執料,自然會出現偷工減料的情況,是外判制度的一大漏洞。」

 

私樓檢查不及公屋嚴

被政府指是鉛水「元兇」的持牌水喉匠林德深,除了負責啟晴邨在內的五個公屋工程外,也負責中大學生宿舍和九龍城政府合署工程,全城關注市區鉛毒會否愈揭愈多。有持牌水喉匠不諱言,現時私樓的水喉安裝工序與公屋無異,但抽驗監管卻比公屋少一重關卡,存在一定危機。

有不願具名的持牌水喉匠解釋,現時不少公屋的水喉工程由房署自行驗收,「房署有很多工程師,全是專業人士,會根據與水喉匠的合約內容驗收,相對水務署而言,較為嚴謹。」至於私樓的水喉檢驗,他指並無房署把關,只由水務署跟進,有一定危機,「行內都知,水務署只抽樣檢查,仔細與否,更因人而異。

不同的水務署『幫辦』,作風不同,有些比較執着,會核對水喉牌子是否與開工紙相符,但有些並不會這樣做。」

他又指,不論私樓或公屋,許多藏在牆壁內的暗喉都難以檢查,「尤其發展商趕交樓,不會等待水務署檢查完水喉才鋪牆鋪瓦,故不少暗喉的品牌、用料及質素也無從稽考。」

工程界議員盧偉國亦認同,公屋有房署監管,要求不比私樓低。

 


 

星島日報 A18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二2015-07-15

20150715 引入預知組件 恐有「鉛」機 內地無發牌制 難保證質素

引入預知組件 恐有「鉛」機 內地無發牌制 難保證質素

政府近年以節省成本及環保為由,牽頭為公屋引入附設喉管的內地預製組件,成為觸發今次鉛水風波的疑兇之一。雖然現階段未有十足證據,但有資深水喉匠質疑,內地並無水喉匠發牌制度,故預製組件內的供水系統,並不保證會交由持牌人士安裝,隨時違反《水務設施條例》,批評政府有帶頭犯法之嫌。有律師認同,引入內地預製組件為法律一大漏洞,有如為質素存疑的建材湧港大開方便之門。本報亦直擊涉事預製組件的廠房及深圳建材行,揭發現時內地貨源「無王管」的漏洞。每日雜誌組

啟晴邨的預製組件,由承建商中國建築的子公司「深圳海龍建築製品有限公司」生產。其位於深圳龍華新區的廠房佔地約五十萬平方呎,本報記者 昨日到該廠採訪,看到廠內部分工人正在倒石屎,以流水式生產組件;更有一車一車的預製組件,由掛有中港車牌的四十呎長貨車從廠內運走。

涉事公司在港生意多

根據中國建築期刊顯示,啟晴邨共使用超過六千二百件廚房及廁所預製組件,結構生產完成後,經房署批准,地盤將包括防水、瓷磚、部分油漆、潔具、廚房設備、水電安裝等,幾乎全部裝修工作在預製廠裏安排完成,並做好成品保護再運至地盤安裝。另一份期刊亦指,昨日驗出一個水樣本含鉛量超標的沙田水泉澳邨,亦有使用該公司的廚房及廁所預製組件。深圳海龍網頁亦有介紹,過往十多年為本港最少十三項房屋或土木工程提供預製組件,包括元州邨五期及紅磡邨等。

根據《水務設施條例》第十五條,「任何人不得建造、安裝、保養、更改、修理或移動任何消防供水系統或內部供水系統,但持牌水喉匠或水務監督授權的公職人員,則屬例外。」

香港持牌水喉匠協會前主席曾貴賢指出,根據上述《條例》,建造和安裝供水系統必需要由持牌水喉匠進行,過去本港樓宇的供水系統都在香港安裝,並無問題,但近年政府採用的預製組件,已包含供水系統,無法達致法例要求。他質疑政府帶頭犯法,「預製組件來到香港,廚房、地喉、藏牆、谷喉所有步驟都在內地做好。內地建築公司建造供水系統時,如無香港持牌水喉匠在場,就是不符合法例要求。」

曾貴賢直言要成為香港持牌水喉匠,要讀三年書,還要經過筆試和實習才能獲得牌照,「但內地並無『持牌水喉匠』,無標準、無考牌、無制度。」

不拆開難檢查焊接位

香港持牌水喉匠協會主席鄧光耀也質疑,內地並無水喉匠發牌制度,恐難以確保工程品質,他又指,協會早在十年前已到廣東省交流,希望助內地水喉匠設發牌制度,內地官員反應正面,惟相關細節一直未有落實,「當年我在廣州參觀過,當地水喉匠的設計好,但工藝差。」

曾貴賢說,預製組件內藏的喉管已被石屎密封,除非將組件打爛,否則本港持牌水喉匠難以檢查內裏的焊接位置,「一個組件入面隨時有幾十『銅曲』位,全部都有焊過。不拆開來看,如何確保每一個焊接位都沒有問題?」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在內地預先把供水系統安裝在預製組件內,明顯與《水務設施條例》有衝突,「《條例》沒有清晰列明預製組件的問題,所以不能斷定使用預製組件是否違反香港法例。法例是九七年修訂的,當時預製組件並未流行,現時法例明顯過時,就似香港『打開大閘』,容許未經香港認可合資格人士監管的東西入口。」

大律師:與法例有衝突

陸偉雄更認為預製組件的漏洞不止在水管,「鋼筋、石屎、樓板、天花才是樓宇的核心部位,現在非核心的水管都已爆出這麼大問題,其他部位的預製組件,是否也能繞過香港的持牌人士監管呢?」近年預製組件已廣泛應用在本港的建築工程,他建議律政司一併檢視其衍生的法律漏洞,修訂有關聯的法律條文。

水務署回覆本報查詢時,並沒正面回應預製組件的法律漏洞,只稱啟晴邨的內部供水系統建造和安裝工程是由持牌水喉匠申請建造,持牌水喉匠有責任監督該項目中使用的預製組件水喉建造和安裝工程。

 

為方便工程 「以相驗喉」

水務署現時雖要求負責工程的持牌水喉匠主動申報水喉款式,但有知情人士踢爆行內驗收水喉的「偷雞」做法,過去更未曾聽聞有人會檢驗食水喉的含鉛量。

現時本港建造、安裝、更換或維修大廈供水設備,按規定均要由持牌水喉匠填寫WWO46號水務表格,向水務監督提供水管圖則等細節,更要填寫擬安裝或更換的喉管及配件名稱。有資深水喉匠表示,一般標書只會列明供水系統的設計圖則,水喉匠會在水務署認可水喉配件清單內挑選,再逐項向水務署申報,待完工後由水務監督驗收。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鋪好水喉等水務署驗收,實際上有困難,因鋪牆搭瓦等工程隨即要進行,「所以行內有個做法,會在鋪好水喉後影相,水務署驗收時,行家就向署方提交相片作檢驗。但相片如何證明是石屎內的銅喉,就不得而知。」

行家無聽聞驗含鉛量

根據水務署指引,本港供水系統採用的銅喉,須按英國歐盟標準,但當中並無規定重金屬含量。水務署則回覆本報指,本港使用的銅喉食水管及焊接物均不可含鉛。

有資深水喉匠坦言,過去未曾聽過有人檢驗食水喉的含鉛量,「只知道要按照歐盟標準入貨,跟供應商說要食水喉,拿貨後看到喉管印有編號就可以,無論外國還是內地喉管都是這樣。」

一家向本港出售食水喉的內地供應商向本報稱,國家標準對含銅量的要求比歐盟更高,並有制定含鉛量上限(見表)。他坦言,香港買家無要求內地供應商提供含鉛量報告,「難道香港標準比內地更寬鬆?」記者 事後查閱水務署的認可清單,發現上述內地供應商並不在認可清單之列,令人擔心隨時有更多不在名單的水喉流入香港。

 

$9水龍頭 內地賣通街

據水喉匠業界透露,現時內地貨源「無王管」,本港行家可赴內地大批入貨,然後在港安裝,令生鐵及合金製的劣質貨源悄悄湧港。本報直擊深圳田貝四路一帶的建材五金行,有店主向記者 推銷批發價七元人民幣(約八至九港元)的合金水龍頭,聲稱是本港裝修師傅入貨的熱門選擇,一買就逾百個。亦有推銷員推介價值二千元人民幣的加壓泵,指抽水葉是生鐵製,但強調適用於本港屋苑。

深圳田貝四路是廣為本港水喉匠及裝修工推崇的入貨勝地,本報昨赴田貝四路直擊,發現至少有十多家店出售水龍頭、水管等配件,有些店連加壓泵亦有發售。近大馬路的一列建材五金行更講明「深圳落單、香港提貨」,擺明主攻港客生意。

店員:港工匠一買百多個

記者 佯裝顧客向鵬興水暖器材商行的老闆查詢,她形容本港裝修師傅是該店的常客,經常大批購入水龍頭及水管,回港安裝,「這個開平市生產的合金水龍頭最便宜,只要七元人民幣,很多香港師傅一買就百多個。質素好一點的,可選擇銅製水龍頭,同樣開平市生產,但比較貴,要二十元人民幣。」她續說,合金製水管同樣大受本港師傅歡迎,可駁食水。

另一家有出售加壓泵的星新公司,其銷售部員工曾萍亦向記者 推銷二千元人民幣的加壓泵,比本港出售的內地貨便宜逾半。當問到抽水葉是否不鏽鋼,她則指是生鐵製,「不過香港屋苑用都沒問題。」

有不願具名的水喉匠不諱言,近年愈來愈多行家為慳成本,直接上深圳大批入貨,成本比起在本港購入內地貨,便宜三至四成,但質素相當差劣。工程業界也坦言,不少本港大廈使用的食水喉管,都是內地製造。

一名廣州喉管供應商銷售經理向本報表示,其公司不少紅銅(內地稱為紫銅)喉管都有銷往香港,「香港的工程承建商會直接向內地訂貨,我們提供檢驗報告就可以,只有大項目才可能拿樣品去抽驗。」他拒絕透露其客戶名單,只強調產品質量信得過。他稱,有關注香港爆出食水含鉛的新聞,直言內地公司生產質量參差,「不過工業用和食用的水管價格不會差很多。」

 

舊樓貪便宜 聘無牌水喉匠

本港舊樓維修近年不乏水喉更換工程,有業界指,舊樓多採用無牌水喉匠維修水喉,驗收工程更無檢驗水質和重金屬,質疑當中潛藏食水污染危機。

香港持牌水喉匠協會前主席曾貴賢直言,不少舊樓業主貪便宜,過去無聘請持牌水喉匠維修大廈的供水系統,並使用含鉛錫焊進行工程,「無牌水喉匠因技術不足,傾向使用含鉛錫焊,貪其熔點低,相對容易操作。」

驗收只查漏水

曾任房署調查主任的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林卓廷亦指,大廈維修更換供水喉後,驗收時只會檢查有無漏水,「無人驗水質和重金屬。」他又指舊樓維修大多用內地製的平價銅喉,「但啟晴邨食水爆出含鉛問題後,舊樓維修都應驗水,可能會發現同樣問題。」

現時全港約有兩萬幢逾三十年樓齡的舊樓,截至去年底「樓宇更新大行動」協助逾三千幢舊樓進行維修,其中約二千幢已完成修葺,有機會已埋下鉛毒水的計時炸彈,按市建局估計每年有二百五十幢舊樓獲批申請,隨時有愈來愈多舊樓中招。

 


 

星島日報 A21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三2015-07-16

20150716 持牌水喉匠缺 鉛禍難防 接駁工序下放 隨時一人監督逾萬技工

持牌水喉匠缺 鉛禍難防 接駁工序下放 隨時一人監督逾萬技工

食水含鉛風暴持續蔓延,揭露當局不少監管漏洞,目前三個被驗出食水鉛量超標的屋邨,皆由同一持牌水喉匠負責,令人質疑當局對水喉匠監管不力。現時《水務設施條例》授權持牌水喉匠負責安裝、保養、維修供水系統,但全港只有三千名持牌水喉匠,當中不足一半活躍於建築業界,面對工程多、人手缺,水喉業界普遍把安裝及接駁的工序,交由水喉技工操刀。有行內人更稱,持牌水喉匠只向水務署呈交文件,並下放予技工負責監工,一名水喉匠隨時監督逾萬名技工,律師批評上述做法涉嫌違例。每日雜誌組

今次啟晴邨的水喉工程由持牌水喉匠林德深負責監督,同樣由他主理的葵盛圍葵聯邨、沙田水泉澳邨,相繼被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令人質疑當局對水喉匠監管存在漏洞。

按水務署記錄,現時全港約有三千名持牌水喉匠,但香港持牌水喉匠協會會長鄧光耀指,活躍於建築業界的持牌水喉匠不足一半。水務技術同學會主席黃炳輝更指,行內只有三百多名持牌水喉匠,主力向水務署呈交WWO46水務表格,意味全港公私營供水系統的建造、安裝、改裝及拆除工程,均由這三百多人「孭飛」。

工程太多 難天天巡地盤

根據《水務設施條例》規定,只有持牌水喉匠、水務監督授權的公職人員,才可建造、安裝、保養、更改、修理或移動任何消防或內部供水系統,但原來上述工序,近年行內的持牌水喉匠都交給水喉技工(俗稱大工及中工)執行,當中存在不少漏洞(見圖一)。

有資深持牌水喉匠直言,其工作主要是填寫水務表格、監督技工,「大工負責水務系統的安裝,中工則負責做水喉碼、執漏及搬喉等,我們有時都會落手做,但主要負責監督。」香港水務專業協會技術主任戚德明指,不少水喉匠更會把監督工作下放給技工,「工程太多,水喉匠很難天天到地盤巡查,多數找信得過的夥計監工。」

近年建築工程數目上升,持牌水喉匠人手難以應付需求,鄧光耀指,少有年輕人願意入行,令業界青黃不接。現時要成為持牌水喉匠,須完成職訓局三年兼讀制的水喉全科技工證書課程,加上四年水喉業的工作經驗,再報讀職訓局的香港水務設施課程證書,筆試和技能測試及格後,才能獲得牌照。據職訓局課程主任稱,每年有兩百人報讀有關課程,最終只有四十至五十人及格。

業內專業人手不足,戚德明直言,不少持牌水喉匠同時承接多個工程項目,故會把安裝及接駁水喉等專門工作,交給水喉技工執行,「我們隨時監管過萬人(水喉技工),萬一出事,都是由水喉匠『孭鑊』」。有資深持牌水喉匠亦稱,現時無指引講明水喉匠可同時承接多少工程、監管多少人,以及落地盤巡查的次數,「水喉匠覺得自己做到幾多宗工程,就接幾多,何時需要巡地盤、何時需要落手幫忙,都由他自行決定」。

加上建築工程標價愈來愈低,香港喉管從業員總會前主席林國寧不諱言,部分持牌水喉匠會找人工較低的中工去安裝及接駁水喉,但中工入行僅一兩年,技術「半桶水」,工程質素容易出問題。

用「半桶水」中工易出問題

現時經建造業議會培訓的水喉大工及中工,前者負責安裝喉管、配件、潔具及排水系統等,後者只可參照圖則,切割、彎曲、接駁及安裝銅和鍍鋅管,並把已裝管道做水壓試驗,但兩者均不代表持牌水喉匠,故把安裝、接駁水喉及監工交由技工負責,涉違反《水務設施條例》。

大狀:有監工也涉違例

大律師陸偉雄認同,持牌水喉匠指派技工安裝及接駁水喉,即使有監工,也涉嫌違例。他解釋,持牌水喉匠有登記制度和法例規管,在填報水務表格及簽名時,已確認整個工序由持牌水喉匠負責,但如今部分水喉匠把工程分判予技工執行,有詐騙之嫌。

《水務設施條例》亦列明,性質輕微的消防或內部供水系統的更改、修理,或水龍頭的更換墊圈工作,可由非持牌水喉匠執行。惟陸偉雄認為,「性質輕微」四字意思含糊,難以界定哪些工序屬性質輕微,存在很大的法律漏洞。他建議政府盡快修例,清楚列明性質輕微的工序,並加緊巡查地盤,確保水喉安裝工序由持牌水喉匠執行。

 

焊接位出事機會低

近日來各界批評水務署監管不力,署方昨公布最新監管規定,重申所有持牌水喉匠及認可人士須嚴格遵守《水務設施規例》,銅喉焊接物料不能含鉛,同時要求今年七月十三日後所提交的新落成樓宇供水申請書,若以燒焊接駁喉管,須呈交焊接物料無鉛證明書。不過有前水務署工程師認為,署方新招未能對症下藥。曾任職水務署總工程師的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香港分會前會長李智明認為,今次屋邨鉛水風波,焊接物出事的可能性很低,反而喉管及水龍頭較大機會是源頭,故水務署應該要求業界呈交喉管及水龍頭的無鉛證明書。

他解釋,焊接位出事機會低,主要因為數量不多,而且未必經常與食水接觸,「業界一般用外焊技術,加上喉與喉之間的接駁本身已做得好,焊接只是令它不輕易漏水,所以鉛含量難因此超標。加上署方供水、天台及地底供水也無問題,很明顯是金屬喉管及水龍頭出事。」

他相信,今次出事很大機會源於物料採購,「所以署方在水喉匠安裝水喉前,應先抽驗物料的鉛含量。」

此外房署將會為一三年或之後落成的公共屋邨抽取水質化驗,以釋公眾疑慮。

 

標價低影響工程質素

近年建築工程標價低,水喉業界被判頭拖糧、工程爛尾等問題愈見普遍,有持牌水喉匠不諱言,資金不足直接影響工程質素。

香港水務專業協會技術主任戚德明說,因工程標價太低,完成水喉鋪設後,建築公司經常不找數,拖糧情況普遍,「我試過有工程被拖數四五百萬元,唯有變賣水喉工具套現出糧。現時我有項私人工程,因總承建商『計唔掂數』,被拖糧一萬元,工程亦爛尾,預料業主要重新招標,找公司接手善後」。

有資深持牌水喉匠指,近年本港建築工程數量大增,人工及材料費不斷上漲,被拖糧三至五個月已很平常,「判頭取得工程合約是價低者得,然後再向水喉匠報價,若水喉匠接下工程後,才發現錢不夠的話,已不可能要求加錢,只有減省人手及成本,直接影響工程質素」。

 

水辦抽驗工作有漏洞

據水喉匠業界及知情人士指,現時水務監督在喉管鋪設後的抽驗工作,不論是提取水辦的位置、方法及檢驗項目,均存在漏洞。

有資深持牌水喉匠指,他們會在供水系統的工程完工後通知水務署,水務監督會抵達地盤,在整個大廈供水系統的多個位置抽取水辦化驗,當中包括政府街喉連接大廈的供水管、地下食水泵、天台水缸、由水缸分流至各樓層水表中間的喉管,以及水表至入屋喉管等位置,抽取水辦(見圖二)。

「無可能每個水龍頭都驗」

以一般四十層的公營樓宇為例,因所有樓層均有水缸至水表,以及水表至入屋的喉管,故水務監督大多會在大廈頂層、中層及低層各抽一個水辦化驗,「至於哪一層或哪一個單位事前不會講明,以確保是隨機抽查。」

曾任職水務署總工程師的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香港分會前會長李智明承認,過往水務署抽驗屋邨水辦的數量確實不多,「總水缸及天台水缸一定會驗,但無可能每個單位的水龍頭都驗」。

另一不願具名的持牌水喉匠甚至指出,水務署未必會在水龍頭提取水辦化驗,很多時都只在總喉拿水辦,「檢驗的項目亦只得八項,包括混濁度、色度、酸鹼值、總大腸桿菌、埃希氏桿菌等(見表),但不包含鉛,存在漏洞。」

熟悉檢測及認證的公開大學科技學院副教授劉慶強批評,現時法例講明水喉不能含鉛,但政府抽驗時,竟未有驗物料及食水含鉛量,「可見法例是存在,但執行並不嚴謹。」他認為水務署日後應更嚴謹地抽驗水辦,「每個地方要抽驗多幾個水辦,因不同時段及不同水速,會影響化驗結果。」

 


 

星島日報 A22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四2015-07-18

20150718 奪標有把炮「鉛」兇聚焦何標記低市價兩成獲工程合約

奪標有把炮「鉛」兇聚焦何標記低市價兩成獲工程合約

鉛水事件「疑兇」之一的水喉工程承判商何標記一直「潛水」,背景神秘,有內綫人向本報揭秘,指何標記一直以低於市價兩成搶標,奪得港澳兩地公屋和居屋的水喉工程合約,亦與中國建築和瑞安合作多年,負責人何文標常高調自稱與房署熟稔,贏取承建商信任。知情人士更說,涉事水喉物料或來自內地山寨廠,質素成疑。如今港澳部分由中國建築及瑞安主理的未落成公營房屋,包括元朗朗晴邨,何標記亦有沾手。

每日雜誌組

鉛水風波愈揭愈多,政府矛頭最先直指持牌水喉匠林德深,林德深日前再度現身解畫,強調替水喉承判商何標記打工,地盤所用的水喉物料均由何標記採購。

與中國建築瑞安合作長久

他更大爆何標記多年來承接十多個屋邨、私樓及醫院的水喉工程,大多使用與今次出事屋邨的相同物料,令「鉛兇」焦點轉移到何標記,有內綫人向本報拆解何標記與涉事承建商的合作關係。

有曾與涉事承建商合作的水喉工程公司內綫人向本報披露,何標記與中國建築及瑞安有長久合作關係,一直以低價取得大量公營房屋的水喉工程標書,「何標記與瑞安合作了十多年,與中國建築合作,則是近七至八年間。何標記自打入市場,已走低價路綫,標價均比同行低至少兩成,所以中國建築及瑞安的公屋項目,何標記都差不多有參與。」

他稱,何標記負責人何文標,為人高調,行內廣為人知,「他常自稱在房署相當『把炮』,認識不同房署區長,在房署有江湖地位。他這樣說並非為了炫耀,而是想向承建商顯示自己與房署區長熟稔,辦起事來更『易話為』,贏取承建商信任。」

該名內綫人分析,何標記出標價低,不可能在人工上「慳錢」,因技工很會「叫價」,不然就會轉地盤,估計何標記最大機會從物料入手,購入廉價劣質內地貨,節省開支,「何標記不一定自行入貨,也可能會交給判頭入貨。」

據悉,何標記承接水喉工程,以判上判為主,並無直屬技工,因何文標並非水喉匠,故聘請林德深做水務總監,負責「簽紙」,其他工序則交由大判及外面的大工及中工負責。該名內綫人更指,過往何標記主力公屋及居屋工程,也是因公司欠缺專業的水喉匠,「公屋及居屋由房署出圖,一般沒甚大改動,不用何標記去設計出圖,只須跟圖行事。」

無專業水匠 搵林德深簽紙

本報翻查房委會公告,發現中國建築及瑞安明顯壟斷本港大部分公營房屋項目,涉及何標記者 漱臛鴾u程項目,除了早前被揭發的啟晴邨、水泉澳邨、葵聯邨、長沙灣邨及龍逸邨外,更包括部分未落成的公屋及居屋,如新蒲崗綠置居、元朗朗晴邨及長沙灣蘇屋邨第一期等,牽涉版圖愈揭愈廣(見圖)。業界更盛傳,未落成的荃灣尚翠苑及青衣青俊苑,甚至澳門正在興建、由中國建築主理的公屋項目,何標記也有份參與。有業界認為,承建商現階段有責任先撤換何標記,以免鉛水疑雲繼續蔓延。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則建議,政府立即抽驗上述地盤的水喉物料,若發現問題,應叫停工程。

承包水喉工程的何標記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並無網站,公開資料極少,只知公司由主要股東何文標於九○年成立,何文標亦曾與港人及內地人,合組其他建築工程公司。記者 連日來走訪其位於長沙灣的辦公室及廣東省江門市住址,職員和負責人均拒絕回應。針對業界對何標記做法的種種質疑,本報多次聯絡何標記及其判頭質詢,亦不得要領。

公開資料少 職員拒回應

今次涉事的兩家承建商,政府揚言會追究其責任。本港上市的中國建築國際集團,與母公司中國海外集團,同屬國務院直屬企業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早在八一年已承接房署工程,近年更承接中港澳的公私營樓宇建築和土木工程,包括多個港澳大型屋邨(見表二),去年營業額逾三百四十多億。

本報翻查水務署公告,自○四年起,中國建築承接至少五項大型區域食水工程,當中包括大埔濾水廠食水輸送工程、中西區、九龍城及西九龍更換及修復食水工程、彩雲道和佐敦谷房屋供水計畫等,涉及工程費逾四十二億元(見表一)。

另一涉事的瑞安承建,母公司是現任貿發局主席羅康瑞旗下的瑞安集團。該公司八一年成立,專門承接公營房屋建築工程,歷年參建的公屋及居屋項目逾四十個。前年,瑞安與中建組建聯營公司,承建香港兒童醫院,合約款項達九十億九千萬元。

中國建築、瑞安及何標記過去曾多次因民事糾紛鬧上法庭。根據法庭訴訟紀錄,何標記由九八年至今,最少牽涉四十宗民事訴訟,當中分別有七宗及五宗訴訟,與中國建築及瑞安同列為被告人。涉及中國建築與何標記與的案件,最早可追溯至○五年;涉瑞安與何標記的案件則早至○二年。

 

工程公司無王管 「簽紙」水匠難甩身

鉛水事件後,政府揚言追究負責水喉工程的持牌水喉匠林德深。有水喉匠批評制度不公,並指水喉匠不過是打工仔,物料由所屬公司採購,但出事後老闆竟可置身事外。不過有律師指,僱主要為工程問題負轉承責任,難將責住完全推卸給員工。

根據現時規定,樓宇水務系統的安裝工程必須由持牌水喉匠向水務署申請。以涉事的啟晴邨為例,獲得水務工程合約的何標記,由於公司董事何文標並非持牌水喉匠,入紙申請動工的程序便交由公司水務總監林德深負責。林德深早前聲稱,物料由何標記採購,他只能相信公司。有曾與涉事承建商合作的水喉工程公司不諱言,負責供應水喉物料的水喉工程公司,在現行法例上「無王管」,一旦出事,政府只能追究負責「簽紙」的持牌水喉匠,「最終只有承建商可循民事途徑追究水喉公司的責任。」

律師:僱主也須負轉承責任

律師梁永鏗認為,除了總承建商可循民事向承判商何標記追討賠償外,何標記作為僱主,其水喉匠負責的工程出現問題,僱主亦要負上轉承責任,不能完全推卸給僱員。

 

低價搶標 大工疑山寨廠入貨

據業界指,何標記過去一直以行內最低價搶標,奪去港澳很多公營房屋的水喉工程,有行內人更向本報透露,何標記大工從內地山寨廠購入平價「黑鉛」水喉物料,貨源質素成疑。

有內綫人向本報透露,有何標記大工是林德深學徒,跟林做事十多年,「林德深中風後,行動不便,所有地盤工作,都由這位大工學徒代勞。那名大工直接跟我說,何標記有份參與的本港十個屋邨,水喉及焊接物等貨源,都是從內地山寨廠,大批平價購入,全是『黑鉛』,並非純錫。他們不用到內地山寨廠取貨,廠方會直接運貨來港。」

否認是林德深學徒

香港水務學會前主席劉文成表示,自九七回歸後,本地水喉工程公司因成本問題,紛紛往內地採購中國製水喉。持牌水喉匠蕭世興也說,建屋工程需要用大量水喉物料,故工程公司大多從內地購入,「內地有很多建材公司,都會有銷售員向工程公司推銷建材物料。」

本報聯絡上該名何標記大工,惟他否認是林德深學徒,聲稱「與林未見過面」,卻承認自己在何標記地盤工作,林德深亦曾委託他招攬技工,包括今次出事的啟晴邨,「林出名低價,我根本接不來。」他強調,全部水喉物料由何標記提供,並着記者 聯絡另一名何標記大判。

針對何標記涉嫌購入「黑鉛」水喉物料的質疑,該名何標記大判拒絕回應,並隨即掛綫,本報至截稿前未能證實上述說法是否屬實。

 


 

星島日報 A15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2015-07-29

20150729 「優質食水」證書 有名無實 驗證存漏洞 自攜水辦亦過關

「優質食水」證書 有名無實 驗證存漏洞 自攜水辦亦過關

一直獲得優質食水認證的啟晴邨驗出食水含鉛,令證書的可信性備受質疑。本報翻查過往獲發證書的大廈,發現當中不少曾被驗出退伍軍人桿菌超標,或被居民投訴食水混濁、有鏽迹,「優質認證」並不保證優質。據本報了解,優質食水驗證原來極易過關,有物業管理公司透露,只要在取水辦前清洗水缸、帶化驗人員到最接近街喉的位置取水辦,水質污染較少,通常都能順利過關。更有清洗水缸公司自取水辦到化驗所化驗,過程中全沒第三方監察,極易魚目混珠,取得及格驗證。

每日雜誌組

獲水務署「大廈優質供水認可計畫-食水」(下稱「優質食水計畫」)證書的啟晴邨,被驗出食水含鉛和退伍軍人桿菌後,觸發全港大驗水,至少有另外六個獲得優質食水證書的屋苑,包括將軍澳寶盈花園、大埔廣福邨、牛頭角下邨、石硤尾邨二期及五期、黃大仙美東邨、鴨脷洲利東邨等,都驗出食水重金屬超標。

此外,本報翻查資料,發現尚有多個獲發優質食水證書的屋苑亦曾出事,如本月馬鞍山頌安邨居民投訴,四十多戶頂層住戶的食水,○八年至今一直黑黑黃黃,並夾雜鐵鏽沉澱,但該邨今年初仍獲發優質食水證書。同樣持有優質食水證書的數碼港,退伍軍人桿菌含量亦超標(見表一),令人質疑優質食水到底有多優質?

水務署於○二年推行自願參加的優質食水計畫,要求業主聘請持牌水喉匠或合資格的屋宇裝備工程師或屋宇測量師,至少每三個月檢查水管系統、清洗水箱一次,化驗水辦水質符合要求,便可獲發證書。但測試項目只有酸鹼值(pH)、色度、混濁度、導電率、鐵、埃希氏桿菌及總大腸桿菌(見表二),並不包括重金屬、退伍軍人桿菌。截至今年本月初,水務署共發出近四千張優質食水證書,涵蓋約一百一十六萬用戶,包括公共及私人屋苑、工商樓宇、學校、醫院、護老院、酒店等。

獲認證大廈頻頻出事

即使優質食水證書的認受性不高,不少屋苑仍熱衷申請,全因想藉有關認證「出名」。有物業管理公司和水缸清洗公司的高層透露,洗水缸、抽水辦的監管十分寬鬆,過程中亦有不少蠱惑招數。

不願具名的陳先生(化名)是新界大型屋苑物業管理公司的高級工程主任,他直言屋苑為令住戶對大廈管理放心,都會申請優質食水認證,但申請時毋須持牌水喉匠簽名,只須在申請表填寫水喉匠姓名和牌照號碼,「只要水喉匠首肯擔保大廈食水質素,物業管理公司就可自行在申請表上填寫水喉匠的資料。」

取水前清洗喉管

陳先生更指,現時在抽取大廈水辦化驗的位置,存在極大漏洞。如四十層樓高的大型屋苑,由大廈食水缸泵水到天台水缸,再泵水入屋,過程中須經過多重喉管,食水容易摻有雜質,但物業管理公司覷準化驗所人員對大廈結構毫不認識,一般會帶化驗人員到最接近街喉的位置取水辦,例如取用大廈水泵前的水缸、低層一至二樓的用戶食水,「這些食水位置最近街喉、沒有經過太多喉管,水質污染較少。」他續稱,因化驗費用昂貴,水務署亦無要求要抽取多少個水辦化驗,故物業管理公司為了慳錢,只會在大廈抽取一至兩個水辦化驗,「行內主張不要花太多錢去化驗,只需在抽取水辦前清洗大廈水缸,水缸的水看上去夠清,一般都好易過關。」

不願具名的水缸清潔公司負責人李先生(化名)亦指,洗水缸毋須持牌水喉匠檢查,部分屋苑更自行拿水辦去化驗所,「有些公司會提供一條龍服務,自行抽取水辦拿去化驗所,取水過程隨時無人監管。」

有資深持牌水喉匠認為,優質食水的化驗標準側重水的清晰度,水務署對大廈抽取水辦的位置亦無統一標準,物業管理公司只需遞交清洗水缸、驗水的證明文件,足見整個評核過程並不嚴謹。他又說,新申請的證書有效期為一年,續期證書的有效期則為兩年,「大廈只需每兩年抽取一次水辦化驗,空窗期間的水質變化,根本無從監管。」

淘大花園亦獲發優質食水證書,業主立案團主席葉興國指,屋苑有找專業公司負責供水設施保養,並一併申請優質食水證書,但只能保證大廈公共地方的水質,難保家中食水安全。

 

過去發現食水問題的優質食水認可大廈(表一)

2015年7月

屋苑:將軍澳寶盈花園、大埔廣福邨、牛頭角下邨、石硤尾邨二期及五期、黃大仙美東邨、鴨脷洲利東邨等

原因:鉛水事件後,政黨分別為全港屋苑抽檢水質,先後在以上屋苑發現重金屬超標。

2015年7月

屋苑:馬鞍山頌安邨

原因:40多戶食水中含鐵鏽長達六年,估計來自加壓泵及水缸。

2015年7月

屋苑:啟德啟晴邨

原因:多個單位驗出食水含鉛量及退伍軍人桿菌超標。

2014年10月

屋苑:深水埗富昌邨

原因:食水水質混濁偏黃、有鐵鏽味,混雜可用磁石吸起的鐵粉。

2013年1月

屋苑:藍田安田邨、平田邨

原因:食水變黑有惡臭,水務署指因重駁街喉沖刷部分舊鐵喉的鏽漬及沉澱物。

2012年2月

屋苑:數碼港

原因:部分空置辦公室供水水缸的退伍軍人桿菌含量超安全標準。

2004年8月

屋苑:石蔭東邨

原因:600多戶投訴食水變黃,100戶需更換食水喉。

資料來源:綜合水務署及本報資料

 

大廈優質食水檢測項目(表二)

測試項目可予接受限度

pH值6.5-9.2 (水溫25℃時)

色度≦15 TCU

混濁度≦3.0 NTU

導電率≦300 μS/cm(水溫25℃時)

鐵0.3 毫克/公升

埃希氏桿菌0 (菌落形成單位 / 100毫升)

總大腸桿菌0 (菌落形成單位 / 100毫升)

資料來源:水務署指引

 

水務署解畫:毋須驗「退軍菌」

「大廈優質供水認可計畫-食水」現行的水辦測試項目,並不包括重金屬、退伍軍人桿菌,遭各界質疑該計畫的驗水標準存在漏洞。

水務署回覆本報表示,退伍軍人桿菌通常在有水的環境內自然存在,而世界衞生組織的《飲用水水質準則》,亦沒有要求化驗退伍軍人桿菌,故計畫的水辦測試項目並不包括退伍軍人桿菌。由於今次的鉛水事件引起市民關注食水中的重金屬含量,該署已邀請水諮會檢討計畫,包括應否加入重金屬(例如鉛)的測試項目。

雖然水務署辯稱世衞準則並無要求化驗退伍軍人桿菌,但衞生防護中心曾多次強調,根據國際標準,當退伍軍人症桿菌在熱水和冷水系統的濃度超過每毫升零點一至一個菌落形成單位時,便須立即採取防控措施,包括消毒。

 

屋苑業主法團 重新驗水求安心

多個獲發優質食水證書的屋苑接連驗出食水重金屬含量超標,令不少已獲證書的屋苑紛紛再驗水質,惟因檢測項目不足,擔心該證書最終淪為廢紙。

淘大花園業主立案法團主席葉興國稱,屋苑○四年至今,一直獲得優質食水證書,但為了讓居民安心,上周已在淘大每期取一個水樣本化驗重金屬含量,「以前只會跟足水務署的要求化驗,但原來有證書也不一定優質,水務署應該提高標準。」他正等待驗水結果。

黃碧雲斥誤導居民

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批評,優質食水計畫由水務署推行,但署方檢測項目不足,更無監督水辦抽查位置,令部分水質成疑的屋苑也獲發證書,變成誤導居民的工具,「正如我初次去啟晴邨驗水時,都有人拿出優質食水證書,說我們驗水是妖言惑眾。」她建議署方重新制定驗水標準及監管流程,否則優質證書將淪為廢紙一張。

 

為慳錢僅派一人洗水缸

水務署為鼓勵大廈定期清洗水缸,在○二年推出優質食水證書,要求大廈每三個月清洗水缸一次。有水缸清潔公司負責人直言,除了大型屋苑和公共屋邨外,少有業主立案法團要求申請證書,部分大廈因多年不洗水缸而積聚淤泥,更有平價清潔公司違反密閉空間法例,只派一人洗水缸,工人暈倒隨時無人知。

有提供清洗水缸服務的港豐服務有限公司董事林先生指,水缸是密閉空間,根據《工廠及工業經營(密閉空間)規例》,進入前需要由「合資格人士」作危險評估,再由「核准工人」入內,每次至少三人在場,並要視乎實際情況,配備氧氣樽等工具。

不過有不願具名的水缸清洗公司負責人李先生(化名)直言,行內有些公司不做危險評估,只派一人清洗水缸,非常危險,「若只有一人在內工作,一旦暈倒,誰去救援?水缸可能積聚毒氣,無裝備隨時致命。」

李先生續說,一些大廈幾年才洗水缸一次,水缸內積聚大量沉澱物,「黑色的,有幾呎深,只要積聚到出水位,就會直接流向住戶。」他亦指除了大型屋苑和公共屋邨外,少有業主立案法團要求申請優質食水證書,「證書本來就無用,不會多花錢申請。」

 


 

星島日報 A18 | 每日雜誌 | 毒水「鉛」兇系列2015-07-30

20150730 深圳購水龍頭鉛超標270倍 本報委託化驗 尋「鉛」來真相

深圳購水龍頭鉛超標270倍 本報委託化驗 尋「鉛」來真相

鉛水為禍,中招屋苑增多,更有市民驗出血鉛量超標,牽連極廣。本報早前分別從內地及香港購入水龍頭及錫條,並委託化驗所化驗,初步結果發現全數由深圳購入的水龍頭均含鉛,其中一個樣本甚至高出水務署標準二百七十倍,有錫條樣本更驗出含鉛量高近六成,學者形容超標情況誇張。為追溯「鉛」頭,本報直擊內地水龍頭山寨廠一條龍生產實況,有廠家直認水龍頭含鉛,並曾向港商大批供貨。

每日雜誌組

鉛水風波發展至今,仍未查出重金屬超標原因,其中焊條和水龍頭被指高危。有資深水喉匠和裝修工程公司負責人向本報透露,不少本港家用水龍頭,均在深圳五金建材市場入貨。本報早前到港商入貨勝地的深圳田貝四路,購買五個受香港裝修師傅歡迎的水龍頭,並在本港五金店購買錫焊條,一併送往香港通用檢測認證有限公司(SGS)化驗,結果發現五個水龍頭全數含鉛,另外有錫條樣本也發現含鉛量近六成。

五樣本全驗出重金屬

SGS根據澳洲和紐西蘭標準方法檢測,先把水龍頭清洗乾淨,注滿水後把水龍頭密封二十四小時,取出水辦化驗鉛、鎘、鉻、鎳四種重金屬的釋出量。初步結果發現,五個樣本全數驗到水中有重金屬釋出,鉛釋出量全部高於水務署食水標準。其中一個樣本的含鉛量高達每公升二千七百零六微克,是水務署標準每公升十微克的二百七十倍(見表)。與內地對水龍頭「浸泡水鉛值」每公升不高於五微克的國家標準比較,亦全數超標。

不過,SGS解釋,因水龍頭接觸流動水,故需把結果與比例因子(scaling factor)相乘後,再與水務署食水中重金屬含量標準比較。比例因子因應家中用水情況而變化,SGS以零點零一作為參考值,按此值計算後的結果,則僅有一個水龍頭含鉛量超標。

「環保焊條」同含鉛

另外,本報在香港上海街五金鋪購買的多款焊條,店員均聲稱可焊接食水喉,但經SGS化驗後,其中一個聲稱是「環保錫條」的樣本,被驗出含鉛量高達百分之五十九點二,但水務署要求焊料不能含鉛。記者 向出售焊料的上海街華新五金油漆店查詢,對方稱是批發商天成供貨,惟天成負責人彭太則推說,五金鋪售賣的未必是正版環保錫條。

浸大生物系主任黃港住教授形容,上述檢測結果的超標情況誇張,他認為水龍頭不應該釋出鉛、鎘等重金屬,無論市民用水習慣如何,是否開水數分鐘待隔夜水流走後再用,這些水龍頭都不應再使用。他建議,水龍頭應參考現時兒童玩具的銷售標準,設定含鉛量指標,「過不到檢測,便不可在市面銷售。」

水務署回覆本報查詢時指,現行《水務設施條例》並無監管水龍頭銷售,只強調所有安裝於供水管系統配件的類型及來源,均要經過批准。

持牌水喉匠、香港水務專業協會技術主任戚德明稱,安裝供水系統時,需要遞交包括水龍頭、喉管等部件資料,給水務署審批,故只能使用有該署發出俗稱「水紙」認可證書的水龍頭,不過無「水紙」的水龍頭仍可在市面發售。本身是裝修工程公司負責人的香港裝修及屋宇維修從業員協會主席馮志興亦稱,大部分家庭裝修時,都會更換原裝水龍頭,毋須水喉匠入紙,但並非人人都了解水龍頭的「水紙」要求,故不會特別購買有水紙的水龍頭。

無「水紙」仍可售賣

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聯會會長陳國雄更坦言,劣質水龍頭最大機會出現在完成舊樓維修大廈及餐廳食肆,「因現時水務署對樓宇更新大行動的監管,存在灰色地帶,只需由工程師認證所用物料,做法並不理想。」

本報將含鉛量嚴重超標的焊條,交予馮志興測試,他指,該含鉛錫條比英國無鉛錫條更快熔,但焊接後,錫料會在喉管表面大幅化開,並很快變黑。他直言,市面上大部分五金鋪都出售這種含鉛焊條,就連技工考牌時的焊接銅管考試,也使用同類含鉛焊條。不過啟晴邨鉛水事件後,他稱五金鋪幾乎把含鉛錫條全部收起。

 

水龍頭工廠環境惡劣 製品售至東南亞

為追溯「鉛」頭,本報記者 親赴廣東省開平市水口鎮,直擊當地水龍頭山寨廠一環接一環的運作實況,揭開含鉛水龍頭散落香港、內地甚至東南亞之謎。

水口鎮是全國水龍頭的大工場,深圳銷售的水龍頭絕大部分都是在這裏生產。該鎮的五金廠、加工廠、拋光廠、水龍頭店及衞浴廠等,幾乎每五步有一家。當地廠家保守估計,鎮內大大小小的持牌廠房合共有六千家,還未計數以萬計的無牌廠房。過去不少本港工程人員赴當地大批採購水龍頭,主要用在舊樓、酒店及賓館工程。

記者 佯裝買家,走訪一家名為三江的五金山寨廠,該廠佔地約一千六百呎,但員工只有四人。現場環境惡劣,銅喉、配件、木箱膠筒擺滿一地,並放置合模機、拋光機及焊接工具等,由開爐、煮熔、成型及拋光一條龍式生產,亦有工人以硅焊條進行焊接。負責人譚先生不諱言,該廠生產的水龍頭有供應本港、內地及馬來西亞,並事先聲明水龍頭全部含鉛,「若做化驗,一定不會及格。」

銅喉雜質多

他更展示最近向全鎮最大銅喉廠新購入「五九銅」的化驗報告,稱製水龍頭的銅喉料,有百分之五十八點六是銅、百分之三十九點一三是鋅、百分之一點六二是鉛等,「我們不可能用無鉛銅,因為好貴,而且加工有風險,一旦控制不了溫度,很易有裂紋。」

該廠引入的銅喉,除了「五九銅」外,還有更劣質的「五三銅」,即含銅量只有五成三。

他解釋,水龍頭的底管會以「五九銅」製,但其他部分如出水管,即改用「五三銅」,「不用拋光及電鍍的配件,如水龍頭芯,則可用『四十銅』,就算多雜質也不怕。」

據水口鎮廠家透露,當地水龍頭主要分三種,質量最好是開平製、其次是福建製、最差來自浙江。近年來自福建及浙江的商家大舉進駐開平市,以前鋪後廠方式租鋪經營,將貨就價自行組裝,質素低劣,「現時本地廠愈來愈少,十家有七家是福建及浙江,以便宜取勝。」

記者 找到一家來自福建的耐柯衞浴廠,負責人洪春金聲稱可組裝鋅合金水龍頭,批發價只需四元人民幣,但強調不保證質量,「香港人及越南人都有向我們要貨,一做就千個以上,主要用在舊樓、酒店及賓館工程。」二樓是它的組裝基地,但設備簡陋,只擺放組裝枱及試水機,洪春金說,組裝配件由福建廠運來,「我們代客組裝,賣多少做多少,絕不留底。」

 

國產銅喉冒外國貨

有資深水喉匠向本報透露,行內有黑心商人看準水務署監管不力,以貴價英國或澳洲銅喉作申報,實質安裝時則改用內地品牌甚至內地山寨貨,魚目混珠。有業內人士也曾赴內地山寨廠視察,更稱山寨廠會主動聯絡港商供貨。

不願具名的資深水喉匠A先生(化名)透露,這次驗出食水含鉛的屋苑,據知申報使用澳洲品牌的銅喉,但實際動工時,則改用內地貨,「地盤上會先擺放一些澳洲銅喉,但實際上用內地貨。」針對此說法,水務署發言人承認,署方只進行目測和文件審閱,以檢視水管的裝置建造是否符合經審批的內部供水系統設計。

水署承認僅作目測

A先生亦曾到廣東參觀獲水務署認可的銅喉廠,「附近有很多廠家生產銅喉,有些品牌獲水務署認可,有些則沒有,但都照賣來香港,部分內地廠甚至會按照買家要求,在喉管上仿印品牌和標準名稱,想印甚麼都可以。」

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聯會會長陳國雄不諱言,曾有內地山寨廠向他招手,聲稱可由內地直接供應水喉、水龍頭及焊條等散件到本港地盤,「這些內地山寨廠會通過五金網推銷,並利用微信與港商聯繫交收。我去過江蘇的平房山寨廠,在爛地建熔爐自製劣質合金,再倒模成假銅喉,雜質多、容易斷。」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