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日的學習

Egg and wall | Photo by William Lo | B&W Photo Challenge 4/5

痛心,是因為看到示威者被警棍打至頭破血流;
痛心,更因為發現原來很多人,是選擇性、不願意,去聆聽別人的聲音。

雨傘運動這六十日,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學習在現場觀察每一個人的臉孔,學習在現場聆聽每一個人的聲音。

看過學生的真誠,看過群眾的憤怒,看到拿著公權力的人,向平民施暴的暴力,當然,也有示威者的衝擊,反佔者的光怪陸離。

學習的過程,不只在看專業的攝影和突發記者走位,不只是在看外國戰地記者捕捉的角度,不只是終於知道,如何用買了四五年、一直當傻瓜機使用的單反相機,去拍攝出一張可以出報紙的照片。

學習的過程,更是學會強逼自己,站在中間,去問、去寫。當然,在現場採訪,以及在各大新聞中看到的照片和影響,依然會憤怒。所以,更要重新學習,學堂中和實踐中老師、同事所教的:將自己放在中間。說起來簡單,是事實並不容易。

有人說,記者是唯恐天下不亂,我總會想起台灣壹電視的宣傳片,「我們不是唯恐天下不亂,而是唯恐大眾覺得天下太平。」雖然中間,從來都是相對的,而新聞只是能搜集盡可能多的facts,去追尋但永遠捉摸不到的truth。唯有用自己的提問和判斷,盡量去展現每個人真實的一面。

這六十日,享受每一個採訪的過程,保持不卑不亢、不失風度(或是不失霸氣)地採訪,是最難的,但總算做得到。曾遇過示威者之間有意見分歧,被挑機、被問「你邊間㗎」。不要緊,我信你不會打我,我不會生氣,我會記下來。

更愛反問那些說中國如何進步,如何依法治國的人,如何看待政治犯和政治犯家屬被軟禁的問題。換來一句「這些我不懂」。噢,看得到的佔路要說「依法」,看不到的暴力就說「我不懂」。不要緊,我不會當面與你爭執,但我會記下來,寫出來。

我跟朋友說,我很累,因為對香港投入了太深的感情。回想一下,總能在受訪者中,找到慰藉自己的答案——社會的進步從來都是波折重重的。

佔中沒有跟劇本,雨傘運動亦無劇本。我也錯估形勢,想不到佔領了六十日。在不捨得離開香港的時候,要離港幾日,趕在年底前清空假期,去旅行充電。

我會繼續在自己崗位上守護香港。

2014年11月27日,佔領踏入61日,凌晨
於高危地區的旺角家中

大圖:「雞蛋與高牆」
攝於2014年11月26日凌晨2:09,旺角全面清場前8小時。25日下午,執達吏清除亞皆老街路障,示威者晚上在砵蘭街等多處路段聚集,警方用催淚水劑清場。圖中大批示威者在山東街與警方對峙。

Flickr相冊「雨傘運動·見證香港大時代 Hong Kong Umbrella Movement 2014」:
https://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48718687361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