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要跟香港走下去

紀念人生第一次瞓街,守護香港拒絕沉淪。(2014年10月17日凌晨,香港金鐘夏慤道雨傘廣場,勞顯亮攝)

 

整整一個月了,不曾想過香港會變成這樣,也不曾想過,香港可以這樣。

在金鐘的帳篷中,我才知道,原來我是這麼愛香港,雖然這一刻,不知道香港的未來會怎樣,但我自己就注定要跟着這個地方一起走下去了。

從9月26日晚上,學聯和學民思潮的同學重奪公民廣場,到9月28日的催淚彈,到今日10月26日,雨傘運動開始整整一個月了,幾乎每一日,無論工作與否,我都會去在現場看看、聽聽。

能夠見證香港或者是中國這個大時代,可算是幸運的,但身體累,腦袋更累,唯有跟不同的朋友傾訴,抒發內心的鬱結。

台灣的朋友說,事情一發生就回不去了,人民有思考了。

希望真的是如此。過去香港能在米字旗下,避開無休止的政治爭拗,從內戰到文革後的大逃港,或者當時的香港對很多人來說,香港是一個避難所。再到把八九年之後,很大一部分對前途失去信心的香港人,選擇的方法是離開,是逃避。從逃來香港,到逃出香港。

甚麼時候,香港是一個「家」?就是現在。從佔領中環到雨傘運動,遍地開花,無論支持或反對,主動也好,被逼也罷,不少香港人都要去思考自己與這個地方的關係,自己與這個城市的未來。

我算是一個悲觀的人,不敢幻想香港人這次能爭取到甚麼。也知道與二十五年前香港人聲援北京不同,中港矛盾被刻意激化,二十五年後的香港,似是孤立無援。還有香港內部,人民鬥人民,似是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我跟內地的朋友說,是啊,北大人的決定不能改,但難道香港人就不能吼一聲嗎?但遍地開花的雨傘,讓我看到原來香港人是可以如此有創意和力量。以後,就算打壓得愈來愈厲害,政策收得愈來愈緊,香港人也能應該憑着這份創意和勇氣,經營自己的未來。

這一個月,食過催淚彈,瞓過街,見證過衝突場面,亦試過情緒崩潰而痛哭流淚,或者這就是在大時代下,誰也躲不過的心情起伏。

我,有幸能來到香港追逐夢想,也注定要做守護我城的一分子。

2014年10月27日凌晨
於旺角家中

ps. 寥寥幾百字,難以寫下這一個月的複雜心情,雖不懂拍照,也拍下數千照片記錄自己和香港的步伐。
請看Flickr相冊「雨傘運動·見證香港大時代 Hong Kong Umbrella Movement 2014」:
https://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48718687361

flickralbu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