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女記者見證死亡國度

《戰地女記者 見證死亡國度》獲香港報業公會2014年香港最佳新聞獎「最佳新聞寫作(中文組)」冠軍。
Witness War and Death, Sing Tao Daily
Winner, Best News Writing (Chinese), Hong Kong News Awards 2013, by The Newspaper Society of Hong Kong.
http://www.nshk.org.hk/html/c_awards/2014/index_7_001.htm

 

星島日報 A14 | 每日雜誌 | 人物誌 2014-09-07

20140907 戰地女記者 見證死亡國度

戰地女記者見證死亡國度

何為採訪新聞的代價?以快速和尖銳著稱的香港記者,嘗過領導人的嘲諷、捱過警察和流氓的拳腳,甚至有牢獄之災和死亡威脅,但距離戰火,似乎還有一段距離。不過有一位香港記者,走到戰火之中,同行的拍檔更慘遭恐怖分子斬首,這是她付出的代價。她是香港出生的美籍獨立記者童孆瑩(Nicole Tung),她怕死亡,但更怕沉默令歷史變成空白。

記者 勞顯亮

美國記者福利(James Foley)上月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斬首,震驚全球,二○一二年他在敍利亞被綁架前,童孆瑩曾與福利並肩採訪六個月,一個拿相機,一個提着攝影機,共同在敍利亞採訪過半年,讓世人知道在敍利亞阿勒頗戰場中,一個又一個的平民故事。

難過拍檔福利慘遭斬首

二○一二年的感恩節,童孆瑩與福利約定,在土耳其邊境會合。不過童孆瑩等不到福利的身影,「失去James,就似失去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這就是採訪新聞的代價。」

生於一九八六年,童孆瑩一直在香港長大。九一年波斯灣戰爭爆發,那是第一個有電視直播的戰爭,喜歡看電視的她,被逼看着每日插播的戰況,「或者從那時起,我就特別關注衝突,我特別想知道,為甚麼明明是好鄰居,卻要打仗。」

中學畢業後,童孆瑩到了紐約大學修讀新聞和歷史,○八年為半島電視台製作節目,探討退伍美軍中的印第安人面對心理和生活問題,踏足伊拉克巴士拉,踏上獨立記者這條路,之後她採訪的身影遍布中東、中國和非洲。

二○一一年一月,阿拉伯之春蔓延至埃及,童孆瑩隻身飛往開羅,見證穆巴拉克獨裁統治的結束。隨着浪潮推向打倒利比亞的獨裁者卡達菲,童孆瑩亦在同年進入利比亞,「我和很多行家一樣,並無意識到那將會是一場戰爭,在去利比亞之前,我並不知道,戰爭是怎樣一回事。」

她去了班加西──反卡達菲政權武裝的大本營,反政府武裝和她一樣,無受過軍事訓練,武裝分子危險地用槍、開坦克,她就跟隨有經驗的記者行家,穿上避彈衣戴上鋼盔,邊閃避炮彈,邊拍攝戰火,「能活下來,或者只是幸運。」

經歷空襲死神擦身而過

二○一一年二月底,班加西脫離卡達菲統治,當地民眾的生活開始恢復正常,童孆瑩在那裏看到採訪新聞最大的收穫,「我站在法院大樓看到班加西的人民,四十二年來第一次能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們對未來種種未知的憧憬和徬徨的表情,令我印象很深。做記者的最大滿足感,是能見證歷史。」

下一站,是更危險的敍利亞。敍利亞內戰持續至今,童孆瑩在利比亞採訪時遇上福利,二人雖然代表不同的傳媒機構,但一同工作。「看到人民被政府逼害,甚至有兒童被殺,我們盡力揭露敍利亞的真實情況。」童孆瑩憶述福利並不滿足於用鏡頭講故事,還希望為承受苦難的採訪對象提供實質幫助,「福利看到阿勒頗的醫院缺乏急救設備,還召集記者同行籌款,買了一架救護車給醫院。他是一等一好人。」

但到了二○一二年,敍利亞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政府軍為奪回城市,對平民區空襲,炸彈曾炸毀我身旁的建築物,逃過一劫之後,我拍攝到無辜的平民和小孩埋在瓦礫之中。我們既擔心被政府軍拘捕,又要擔心恐怖分子綁架我們。人民沒有任何收入來源,很多犯罪集團出現,這些集團更會綁架外國人,轉賣給政府軍或者恐怖分子。我相信福利就是被犯罪集團綁架,最終落入恐怖分子手中。」

關心港政改憂無真普選

二○一二年十一月,福利被綁架失蹤,童孆瑩也在去年離開敍利亞,「那時IS還未正式成立,已經看到當地愈來愈多來自英國、阿曼等不同國家的人到敍利亞參加聖戰。」

今日,IS已經變成全球聞風喪膽的恐怖組織,至今已經有兩名美國記者被斬首。童孆瑩希望他們的死可以喚醒以為生活在安逸中的民眾,「我們需要關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事,對別人的苦難視而不見,最終恐怖威脅就會降臨在我們身上。」

童孆瑩長年穿梭在戰火之中,她的父母就繼續在香港生活。父母擔心她的生命安全,她就用工作的熱誠說服父母,讓她繼續她的使命。見盡革命浪潮,她也關心面臨政改十字路口的香港,「我相信民主和公平的選舉,若先經過篩選,就不是真正的選舉,香港人定會抗爭,但我更擔心北京會出動解放軍。」

她亦佩服在中國採訪的記者,「我去過新疆喀什、南京附近的癌症村,採訪時被很多人跟蹤,我知道在中國採訪的艱難。中國記者更要面臨稿件被抽起和刪改,亦可能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而入獄。被禁聲是最艱難的,香港傳媒若自我審查,就是愧對讀者。」

童孆瑩剛結束在非洲的採訪回到紐約,她說準備今年底再赴敍利亞或者被世界遺忘的角落,記錄歷史,「今日的新聞是明日的歷史,記者的採訪是在記錄歷史,如果沒有記者去前綫,世界就會變得沉默。」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