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諷之後呢?

「真心愛國愛黨聯盟」向內地遊客展示「寧飲毒奶粉,不做賣國賊」的文革式海報。諷刺,反智!盲目排外、兩地人衝突,絕非我所樂見,但若這反諷真的能「和平」,我真希望內地朋友看完,除了苦笑,還能反思,香港對他們來說,究竟有何價值。直接地問內地同胞,香港變紅,你有何好處?但也問香港人,對內地人反諷之後呢?

2014年3月2日 香港旺角 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 攝影師:Kaiser Ks @ USP社媒

(2014年3月2日,香港旺角,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攝影:Kaiser Ks @ USP社媒

 

03年內地開放訪港旅客自由行,首批開放佛山、東莞、中山和江門,我是佛山人,亦在自由行開放不久就馬上辦理證件來港,從此不用再辦理手續繁複的探親簽證了。不到十年後,我已身在香港工作生活,自由行弊端湧現,自己也是「等多一班車啫」的受害者。香港本土意識逐漸抬頭,甚至演化成盲目排外,或者說是「排內」,縱然情感上不太好受,理性上也知道這對香港長遠不會有益,但亦明白港人感受,更珍視香港表達意見的自由。

但似乎突然有了中港矛盾這一說法,然後扣上港獨帽子,挑動內地一直被所謂愛國主義蒙蔽的民眾,向香港說不。有內地的朋友,開始嘲諷「香港人只會爭爭吵吵」、「上海已經(他們已經用肯定語氣,取代『遲早』)超過香港」,甚至「鬧獨立、英國狗」等隨之而來,難聽的說話,聽不少。局面就是「一家親親到醞釀矛盾,開始以敵人自居,同舟之情由珍惜到粉碎」。

在廣東道對遊客辱罵,只會挑起矛盾,受訪的遊客更會一副金主的姿態,說出「我不來購物,香港人吃甚麼」難聽說話。但近日成立的「真心愛國愛黨聯盟」,或者是本土派想出溫和的方式,以文革式的海報和標語,向內地遊客展示「愛中國、用國貨,遠離萬惡資本主義香港」,還有更絕的「寧飲毒奶粉,不做賣國賊」。好讓內地遊客知道,這麼討厭香港,就不要來港購物。

不如現實一點,直接以利益來問,如果香港變紅,香港淪陷、變壞、變得和其他中國城市一樣,對你有何好處?似乎沒有人答得出。

香港變成普通的中國城市後,傳媒從此聽聽話話,連幫內地弱勢的聲音也沒有,獨立司法、廉潔社會盡失,沒有安全的奶粉、沒有便宜的包包,所謂愛國的同胞,除了說一句「活該」,對你還有何好處?你會覺得祖國真的更加強大、繁榮昌盛嗎?

 

2014年3月2日 香港沙田 真心愛國愛黨聯盟沙田流量壓力測試 攝影師:Nathan Tsui @USP 社媒

(反智、諷刺之後,有沒有更實質的行動,令內地遊客反思?攝影:Nathan Tsui @USP 社媒

 

反諷之後,香港有沒有其他地方,吸引自命金主以外的內地遊客呢?而之後呢,本港的文化、藝術、甚至六四博物館等紀念活動,又是否足夠強大,讓內地遊客藉來港旅遊之餘,認識香港賴以自豪的核心價值?

也問問內地同胞,如果香港堅守核心價值,對你本人又有何影響?可能對很多人來說,沒有。既然沒有,大可不必再污衊香港。若有,一位廣州網民在我的微薄上留言,或者是答案:「廣州人在民主建設上,一直緊跟香港,如今香港法治混亂,利益博弈變成贏家通吃,不禁令省港澳人民感到心寒。」

但願,香港反國教、反暴力捍衛新聞自由時,穿黑衣服、繫上藍絲帶聲援香港的內地人,會愈來愈多。

十年後它的意義

Encore了七、八首,趕在12點前完場。陳綺貞的歌很美,凄美的美,也很有力量,叫人繼續前行,很適合我這些偽文青與夢想撚。  若此刻有酒就好了。

 

2004年,17歲的廣州高中生Giby,改編陳綺貞《旅行的意義》,送給即將18歲生日好友Yvette。十年後的2014,我們都離開了廣州,各奔理想,再聽這首歌,面對青春、面對人生,唱一句「時間還多,你別着急」,為自己打氣。

星期日看了陳綺貞「時間之歌」香港演唱會。有那麼喜歡陳綺貞嗎?我也不知道。中學的時候,因為好友改編了這首《它的意義》,才開始聽陳綺貞的歌。但就是每個階段,總有一首她的歌陪伴自己。去年12月,帶着《流浪者之歌》去台灣,今晚聽live,才覺得旅程圓滿了。「因為痛苦太有價值,因為回憶太珍貴,所以我們更要,繼續向前走。」

昨晚將mp3找出來製作成簡單的影片,將時間寫上去的時候,才發現,整整十年了。重聽當年的情懷,保持年輕的心境,然後繼續前行吧。

 

 

它的意義

原曲《旅行的意義》
作曲:陳綺貞
改詞:藍翔

距離十八有多少米
你走過的路送給你
別再擔心不夠美麗 不是特別的吸引

別再想他愛不愛你
沒他還可以愛自己
天天等他的信息 還不如把他忘記

十八歲明天面對你自己
十八歲的夜晚 會有驚喜的來信
十八歲總會出現一塊屬於你的天地
時間還多你別著急

不及格流淚的表情
「回到非洲」有你努力
你不是運動員 但你一直握著筆

雖然認識最久不是你
但記憶太多很難忘記
昨天太長 時間太短
各奔理想的風景

十八歲明天面對你自己
十八歲的夜晚會有驚喜的來信
十八歲總會出現一塊屬於你的天地
時間還多你別著急

我會用你送我的日記本寫日記
把所有失敗都忘記
請別忘記 這份禮物的意義

以筆鋒對抗恐懼的自由

新聞界企硬·反暴力·默站行動(香港記者協會提供圖片)

 

一直以為,對「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感受、渴望和追求,只適用於過了羅湖橋的另一端的時候,是看着無數醜陋的中國新聞的時候,是「被喝茶」的時候,是家中電話半夜三更串綫的時候。但這幾日,當我在香港,呼喊「They can’t kill us all」,發現對「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感覺,來得無比真實。

2014年2月26日,開早,做完訪問後用手機看悶到爆的財政預算案直播,突然now新聞台app彈出短短幾個字——「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受傷」,轉往facebook和港台即時新聞,消息開始陸續來。回到公司,每個人的表情變得嚴肅,寫稿的時候多了幾聲嘆氣。第二日,《明報》換上黑報頭,劉進圖遇襲的新聞,佔據各大報章、傳媒的頭條(無綫、東方、太陽、經濟、信報、文匯、商報除外)。接連幾天,心情是沉重的。

 

2014年2月27日 《明報》黑報頭,報道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身中六刀

 

新聞自由的威脅,已不再是無形之手,在幕後攪局、操控、抽稿,而是一刀又一刀,斬在每個香港的新聞工作者和每個香港市民身上。中大學生掛出「They can’t kill us all」的標語,亦成為新聞界這幾日的口號,傳媒行業艱苦、危險,但正因為世途險惡,才會不斷有人加入新聞界,希望用一支筆,做一些改變。而我,亦因為香港有自由,才來到香港,追尋不能當飯食、虛無飄渺的所謂理想。

背後襲擊的原因,是基於哪一篇報道招來橫禍,我們難以猜測,恐怖真相永遠石沉大海。但新聞界,當然不會妥協,更不會退縮。只希望,沉默、視而不見的人,能醒覺,因為恐懼、暴力的可怕,遠不及沉默帶來的死寂,讓人心寒。「新聞界企硬•反暴力•默站行動」宣言《我們站起來,在血泊之中》,有這一句:「正因為真相如此強大,我們不會放棄追尋,儘管手中的筆不能對抗刀鋒,但真相的火可以喚醒良知,我們不會退縮。」

劉進圖先生在錄音中說,想起以前在港大讀書時看到的一句大字報「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這句話,出自毛澤東《七絕•紀念魯迅》,全文是:「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時光如濤蕩泥土,砥柱觸天立中流。」魯迅先生棄醫從文,希望用筆改造國民的劣根性。我們不是魯迅,但也希望用我們手中的筆,讓社會變得更美好。

 

THEY CAN'T KILL US ALL @ 星島

(2014年2月27日,星島聲援明報,向暴力說不。)

 

新聞界反暴力聯席「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星島日報》攝影記者蘇正謙攝)

(2014年3月2日,新聞界反暴力聯席「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13,000人參加。蘇正謙攝)

 

(2014年2月27日,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學生站出來。Kiki Wong製作影片)

 

(2013年3月2日,新聞界「企硬•反暴力」默站行動、新聞界反暴力聯席「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Kiki Wong製作影片)

 

星期三,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身中六刀,接連幾日,心情持續沉重。當星期六晚看完電影,準備睡覺,參加第二日新聞工作者發起的默站和遊行時,看到昆明恐怖襲擊,29人死亡,140人受傷。難眠夜,一個又一個。

THEY CAN'T KILL US MORE 新聞界永不退縮

大圖:2014年3月2日,新聞界企硬•反暴力•默站行動。(香港記者協會提供圖片)

文:2014年3月3日凌晨,於旺角家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