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削印傭權益系列】印尼、香港連綫報道

星島日報《剝削印傭權益系列》系列報道,獲2014年「人權新聞獎」中文特寫優異獎。人權新聞獎由香港外國記者會、香港記者協會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聯合主辦。
Series: Violations of Domestic Workers’ Rights- Sing Tao Daily
Chinese Features Merits, Human Rights Press Awards 2013, by 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and Amnesty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http://humanrightspressawards.org/winners-2014

 

星島日報 A14 | 每日雜誌 | 剝削印傭權益2014-01-28

20140128 政府谷勞工出國為牟利 印尼賺取巨額外匯收入

政府谷勞工出國為牟利 印尼賺取巨額外匯收入

印傭與中介公司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至今仍是個謎。本報連日走訪印尼,直擊當地中介運作,發現印尼政府近年不遺餘力打造「外傭大國」,並成立專責部門主力處理勞工出國,連大學生也被招攬越洋打工,儼如國家級中介公司。有工會批評印尼政府每年藉輸出傭工牟利,強制國民通過國家銀行,從海外匯款回國,單是來自本港的匯款額,每年多達五億美元。本報將一連三日探討印尼政府及中介背後的利益關係,拆解印傭遠赴海外打工的來龍去脈。

記者 王東亮 攝影 廖雁雄 印尼直擊

本港印傭疑遭虐打雖成為全城及國際焦點,但印尼自○五年已超越菲律賓,成為外傭輸出的第一大國,當地中介公司及培訓中心如雨後春筍,開遍整個耶加達城市及鄉村。這天在東爪哇的村落,有推銷員逐家逐戶登門拜訪,甫坐下來就開始游說村民︰「香港那邊很好,人工高,每月可賺三千港元。」

中介窮鄉僻壤「挖人」

因當地中介公司早已在電視、報紙雜誌及收音機等大賣廣告,召集推銷員入村吸納外傭生力軍,每找到一個人,推銷員便可獲五百萬元印尼盾(約三千二百元港幣),因此吸引大量推銷員加盟,爭相到西爪哇、中爪哇、東爪哇等窮鄉僻壤「挖人」。有推銷員更送贈村民電視機及金錢,各出其謀利誘村民離鄉,跟隨他們前往中介公司。

村民受訓期間,所有身分證、學校證書等全被中介沒收,若培訓中途要回鄉,每次需付三十萬印尼盾(一百九十一元港幣)。印尼法例規定,國民要做海外傭工,須先接受中介公司的培訓。期間印尼中介公司會與香港或其他海外中介公司接洽,村民若獲聘請,等待兩周至一個月便可取得簽證出國,最快約半年可起行。(見圖)

現時印尼每年向外輸出一百萬名海外勞工,當中大部分是家庭傭工,也有小部分為專業人士。印尼國家海外勞力安置及保護局(下稱BNP2TKI)是印尼官方組織,○七年成立,專責處理勞工出國事宜,今次本港展開跨國調查Erwiana懷疑被虐一案,BNP2TKI也主力安排及協調,在上周一甚至代表印尼政府,最先到機場迎接本港六人調查組,日前更來港了解虐傭案。

寄錢返鄉須經政府銀行

但當地工會印尼外勞協會卻向本報力數BNP2TKI的不是,批評印尼政府為求賺錢,近年不遺餘力鼓勵人民出國打工,甚至成立專責部門做宣傳,幫市民「搵工」,儼如國家級中介公司。因國家着緊每年外傭匯錢返國的外匯收入,才令坊間中介公司變得有恃無恐。

記者 翻開BNP2TKI網站,細閱當中不同跨境工作的簡介,包括醫療服務、建築工人、快餐店員工及傭工等,當中有細節列明,市民出國打工一定要有政府銀行的戶口。印尼外勞協會代表解釋,政府便是通過外傭匯錢返國,從中賺取巨額外匯收入。「我們每次寄錢返家鄉,不論是港元、坡幣等,都一定要經過印尼銀行的戶口,不可以是其他私營銀行戶口,因此政府每年能通過外匯賺取很多錢,是政府一大收入來源。」工會代表解釋。

根據印尼政府公布的《Indonesian Financial Statistics》文件顯示,過去七年,印尼政府通過輸出外傭所得的外匯金額連年遞升。單是香港,二○一二年匯款額便高達五億五千四百萬美元,即四十三億二千一百萬港元,還未計其他國家及地區的匯款額。(見表一)

印尼外勞協會稱,以往政府只會鼓勵低學歷的市民出國當外傭,五年前政府把有關宣傳擴展到初中及高中學校,今年政府的相關宣傳政策更走入大學,向大學生宣傳出國打工好處,儼如官方中介推銷員。工會更估計,外匯金額龐大,或是政府近年積極鼓勵國民到海外打工的原因之一。

見工先付費 失業率高企

據了解,當地大學生在印尼搵工也相當困難,因每次見工,都要先支付「見工費」。例如應徵做餐廳侍應,要先向負責人繳付五十萬印尼盾(約三百一十港元),聘請與否,見工費也不獲發還,因此令當地失業人口持續高企,接近七千五百萬人失業,當中五千五百萬人為十七至三十歲的年輕人,有近兩成更是大學畢業生。不論學歷高低(見表二),市民均被逼出國搵工,令印尼近年趕上菲律賓,成為今天的「外傭王國」。

從BNP2TKI為不同海外工種所設計的宣傳單張亦可見,政府以「我們服務人們,人們服務世界(We Serve the People to Serve the World)」、「提供世界級(World-class)建築工人」等口號作招徠,外傭大國的姿態昭然若揭。

印尼政府更與海外國家及地區訂下不同的合作協議,如與日本及南韓政府簽下G to G協議,國民要到日韓兩地工作,需向印尼政府繳付二千五百萬元至三千萬元印尼盾(約一萬六千元至一萬九千元港幣)。若國民要赴台灣工作,也要給予政府五百萬元印尼盾(約三千二百元港幣),並要扣起九個月的人工。工會批評,政府此舉與中介公司無異,有剝削國民之嫌。

 

搵工慘變「賣豬仔」

BNP2TKI每年會定期舉辦「工作博覽會(Job Fair)」,在網頁宣傳不同國家的筍工,但以往有國民經政府安排到海外工作,結果貨不對辦。也有人通過中介到海外尋求筍工,更慘被中介「賣豬仔」,至今仍未返國。

BNP2TKI最新一期的工作博覽會連載了一份到日本從事護士及護理員的工作。但工會代表指收到投訴,三年前有市民在BNP2TKI安排下,到日本做護士,誰知到達當地後,才發現外勞不能當護士,只好轉做低下工作。過程中,中介只提供一兩天的護理培訓,在堂上解說日本的天氣及日本文化,無提及任何醫療知識。

三年前印尼亦有二十九人通過中介,欲赴海外從事護士及律師等專業工作,最終被中介「賣豬仔」,如今被逼滯留澳門當黑工。

賣屋賣田一無所有

其中一名受害人Corry向本報憶述被騙經過,她說當年只有二十八歲,打算到澳門賭場工作,事前向中介繳付了一萬五千元港幣,怎料中介陪他們走到澳門後便失蹤。

他們一行二十九人苦等了一星期,才肯面對被騙的現實。部分較富裕的同鄉折返家鄉,其餘都留在澳門當黑工,「我自己就在澳門街市搬搬抬抬,賺夠了便回鄉。」

她知悉,有同鄉賣屋賣田後付了十二萬元港幣作中介費,一心到澳門轉飛美國當護士,最後也一無所有。

 

稱網頁所列工種真確

針對工會的指控,BNP2TKI局長Jumhur Hidayat回覆本報查詢時重申,其網頁所列出的工種是真確的,並指過往通過G to G合作協議到日本打工的國民,已有一千零四十八人,當中包括四百四十人當護士及六百零八名當護理員。

他強調,為了避免人蛇販賣,國民須經中介公司才能到海外工作,亦只有獲勞工與移民部發牌的中介公司才可進行招聘。他續稱,BNP2TKI負責監察及維護海外勞工權益,直至去年底,該機構共接獲一萬四千五百零五宗投訴個案,有五千三百四十四宗尚待處理。

接獲萬四宗投訴

他重申,印尼政府從未想過強逼市民赴海外打工,政府也盡力創造本地就業,儘管絕非易事。但他未有就政府輸出外勞所得的外匯收入作回應。

 


 

星島日報 A13 | 每日雜誌 | 剝削印傭權益系列二2014-01-29

20140129 無良借貸合約壓榨外傭 白紙角落逼簽名 補寫剝削條文

無良借貸合約壓榨外傭 白紙角落逼簽名 補寫剝削條文

虐傭案揭示印尼與本港兩地中介公司之間的利益瓜葛糾纏不清,雙方互指不是。但本報取得一份由印尼中介撰寫的借貸合約,內容是以印傭的名義向財務公司借貸逾二萬元港幣,條文列明「簽署合約的同時,貸款已交到印傭手中」、「印傭抵港工作後,須償還八個月的工資連利息」。印傭被逼簽下該合約,卻無收過一分一毫,來港後還要上繳人工,等同背負兩筆巨債。受盡中介剝削的過來人向本報力數中介刻薄傭工的蠱惑招數,指斥中介無視其權益,令他們猶如「賺錢工具」。

記者 王東亮 勞顯亮 印尼、香港連綫報道

印傭Erwiana疑被僱主虐打、被中介剝削,勞工處上周赴印尼調查兩地中介有否違法,印尼領事館初步了解事件後,表明本港中介比當地中介要負更大責任,本港中介曾極力否認,兩者利益至今仍糾纏未清。

「此合約受港法律制約」

本報取得一份由印尼中介撰寫的借貸合約,揭開印尼中介剝削傭工的真面目。該合約的內容是以印傭的名義,向財務公司借貸二萬一千元港幣,條文列明「簽署合約的同時,貸款已交到印傭手中,此合約乃正式收據」、「印傭抵港工作後,須償還八個月的工資連利息」,又指「借貸人及擔保人日後有法律上的責任,要抵押現有或未來的資產,去償還本金、利息、罰款等」,更講明「此合約將受香港法律制約」。

曾到本港當印傭的Rama正是這份合約的「借貸人」,她強調事先從未看過合約上的內容,該合約是印尼中介剝削傭工的手段。她稱,中介逼她在一堆白紙的角落上簽名,到後來才驚覺中介在白紙上補寫條文,以她的名義向財務公司借貸,中介公司只屬合約的見證人。

Rama說,「中介公司要我把一份密封文件帶去給香港中介公司,我偷偷拆來看,才知我在不知情下借了二萬一千港元,擔保人更寫上我家人的名字、填上我家鄉的地址,但我從來無收過錢。」條文更列明,抵港工作後,她須每月償還借貸三千元,為期八個月,就算被解僱,也須還款。

赴港前,印尼中介也事先向她聲明,要向香港中介交出八個月的人工,不然別旨意到香港工作。因此她在不知情下,背負了兩筆巨債。她批評印尼中介欺詐她,視她為「賺錢工具」。

更改年齡 提早送出國

有當地人更稱,印尼中介公司為求賺到盡,大多會更改傭工年齡,提早送他們出國賺錢。曾在香港工作的印尼人Jean,便試過被印尼中介在護照上更改年齡。「我○四年到港時,只有十五歲,卻被中介公司偽造文件,說我已十八歲。○四年之前,政府規定十八歲才可以出國工作,之後推出新法,要二十一歲才行。我知道,現時最細仍有十五歲的童工出國當印傭。」

出國前,Jean更飽受中介公司剝削,被騙到當地家庭做免費傭工。一般而言,中介培訓只需時四至五個月,她卻被逼接受長達九個月的培訓,「中介公司一開始讓我入住宿舍,食飯洗澡樣樣免費,後來中介為縮減成本,逼我到本地家庭實習兩個月,天天幫家庭做免費傭工,及後僱主告訴我原來有付錢給中介,每月人工三十萬元印尼盾(約一百九十元港幣),我才知被中介騙了。」

Erwiana疑被虐一案再次喚起當地人對外傭權益的關注,記者 走訪位於耶加達的肇事中介總部,欲了解印尼及本港中介之間的利益瓜葛。當天負責人並不在場,只有三名職員及一名保安駐守,以及住了一班身穿紅色制服、準備到海外工作的傭工。

職員向記者 展示其公司給予傭工培訓的小冊子,書內分別有中文、客家話及印尼話三種語言,教授家傭回答一些基本問題及提供單字讀音。

職員稱,當傭工在總部完成最後課程,便會直接送往海外打工,印傭在港所發生的事,則交由香港中介負責。

得成:無牌中介殃及池魚

得成僱傭中心董事總經理廖翠蘭則解釋,印尼中介會通過當地俗稱「牛頭」的介紹人,將女傭帶至訓練學校。中介會預先向牛頭支付約七千港元費用,當中包括兩千元交通膳食費、兩千元女傭安家費,以及三千元牛頭人工。

每名女傭須完成政府規定的六百小時培訓,期間開支,全數由學校支付。正規來說,印傭取得簽證後,才可向當地銀行辦理貸款,來港後須清還培訓學費,和中介預支給牛頭的費用。

「香港方面只一次性收取女傭四百零一元的中介費,肩負他們兩年合約的一切事務。如女傭被解僱,我們亦要即時提供十四天的住宿飲食安排。」她重申,本港現有逾千家中介經營女傭生意,當中持有印尼牌照的中介公司只有二百三十九家,認為無牌中介的不良經營手法殃及池魚。

 

游說僱主炒人 狂收轉工費

受盡本港中介剝削的過來人向本報力數蠱惑中介刻薄傭工的招數,關注團體亦質疑兩地中介的經營手法和拆帳有問題。

記者 在耶加達的印尼外勞協會辦事處,遇到○四年曾到港當家傭的Jean,她稱當時月薪只有二千港元,且要支付相當於五個月工資的中介費,一年只有一日假期,在香港過了四年無朋友、被剝削的生活。

等於七個月工資

「僱主自稱是警察,太太又逼我去她的美容院工作,晚上再回家煮飯。」Jean憶述當時出糧簽名時,僱主都掩蓋合約條文,直至四年後被解僱,才知道自己的月薪遠低於香港法定的外傭最低工資。

另一曾到港當印傭的Rama亦說,中介公司會游說僱主,聲稱可免費換工人,藉詞將女傭辭退,以便不斷收取相當於七個月工資的轉工中介費,結果她工作五個月後,被逼轉新僱主,再重新上繳工資。「印尼法例規定,印傭兩年內不可更換中介公司,被剝削亦只能啞忍。有同鄉就是這樣被逼不斷轉工,打工兩年,轉換過五名僱主,但從未收過人工,亦不知道兩地中介如何攤分我們的人工。」

關注團體亦質疑,本港和印尼中介的手法和拆帳有問題。香港的亞洲外傭協調機構(AMCB)一直有協助外傭爭取權益,其發言人Eni Lestari(見圖)來自印尼,她質疑,本港法例規定,女傭每次轉工、續約的中介費不能超過月薪一成,即四百零一元,但實際上,印傭每次轉工,都要支付幾乎與首次來港一樣、相當於數月的工資作為中介費,才能找到下一份工作。

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鄧建華則收到不少外傭求助,指香港中介操控女傭的銀行戶口,要求交出提款卡和密碼,令女傭不敢投訴僱主。

但得成僱傭中心董事廖翠蘭反駁,印傭會直接在本港的便利店或銀行還款給印尼銀行,並不經過香港中介公司,她期望政府能加強監管無牌中介,以免令公眾覺得外傭中介均以剝削手段經營。

 

庇護中心需求大 須向教會「借位」

印傭被黑心中介剝削,求助無門,有慈善機構便為她們安排容身之所,奈何需求愈來愈大,須向教會「借位」。

位於佐敦九龍佑寧堂旁的英式建築物內,八六年設立的白恩逢女移民工庇護中心,專門收容被終止合約的外傭,為女傭提供食宿和法律諮詢。

記者 日前走訪該中心,當中只有兩間房,共數張碌架牀,但就住了十多名女傭,因牀位不足,外傭需要孖鋪睡覺。廚房和客廳原是屋外花園,用棚架搭成改建,記者 到訪時碰巧外傭正在晚膳。

身無分文難「維權」

該中心執行總監Edwina A. Antonio說,中心最多能容納十四人,現時全港有兩個同類庇護中心,另一個位於上環,合共收留約三十人,若求助人數過多,會向其他教會和志願機構「借位」。

現時本港法例規定,外傭必須在合約完結後兩周內重新獲聘,否則必須離境。Edwina稱,要在兩周內找到工作並不容易,故她們大多選擇支付高昂的中介費,以便找工作。住在中心的女傭,多數涉及追討欠薪和回家機票的費用,須待勞資審裁處仲裁,「等待裁決的時間一定多過兩周,女傭因而要向入境處申請延期簽證,每次收費一百六十元。但女傭身無分文,不少會放棄維權,選擇回家或多付一次中介費。」

她透露,不少女傭被解僱後,會向中介公司求助,但部分中介並無積極協助,「有些中介公司並未告之她們只能留港兩周,一旦逾期居留,女傭就有不良記錄,不可能再申請來港工作。」

 

去年155僱主列黑名單

有印傭指斥中介無視其權益,印尼駐港領事館發言人向本報表示,去年共接獲二千零五宗印傭投訴個案,「二○一一年有一千零二十二宗、前年有二千二百三十宗,投訴內容包括中介多收費用、僱主少付薪金,以及被僱主虐打等,但所有投訴都已妥善處理好。」

發言人稱,以往曾把部分個案轉交本港警方跟進,並把問題僱主列入黑名單,「去年及前年分別有一百五十五名及一百六十八名香港僱主被列入黑名單,從此不能再聘請印傭。」

領館接逾2000投訴

領事館亦會向印尼政府匯報印傭的求助問題,有需要的話,更會向印傭提供法律援助,包括免費律師,「前年便有一百零五宗投訴個案需要尋求法律意見。」

 


 

星島日報 A14 | 每日雜誌 | 剝削印庸權益系列三2014-01-30

20140130 外傭有戒心欲離港 被打不敢報警逃到庇護中心

外傭有戒心欲離港 被打不敢報警逃到庇護中心

印傭Erwiana疑被虐打一案轟動全球,有國際雜誌形容「印傭是香港的現代奴隸」,令本港蒙羞。此事件反映本港在維護印傭權益方面,未盡完善,外傭在港被剝削的個案,比比皆是。本報專訪多名曾被僱主虐打、扣糧,甚至被逼吃廚餘的外傭,她們對在港打工已有戒心,打算在追討到尾糧和回鄉機票後,盡快離港,絕不回頭。反觀鄰近澳門及新加坡等地,近年愈來愈重視傭工權益,成功吸引外傭轉投當地工作,港府或可借鑑。

記者 勞顯亮 王東亮 香港、印尼連綫報道

在佐敦的白恩逢女移民工庇護中心,住了十多名被終止僱傭合約的女傭,來自印尼的Susan(化名)是其中之一。她去年十一月來港,在赤柱一個家庭打工,同住的還有另一名來港只有五個月的印傭Tracy(化名)。但去年十二月,Susan和Tracy雙雙逃出僱主的家,走到白恩逢中心求助。

「僱主經常打我們,把我們的頭按到廚房的鋅盆中,又把我們推跌到地下。我們很害怕,就逃了出來。」Susan憶述當時的情景,仍心有餘悸,眼泛淚光,「當時我們報警,告訴警方我們可以互相做證人,證明被僱主虐打,但警方最終沒有找僱主協助調查,只給我們報案紙了事。」 向中介求助反被罵

本港法例規定,外傭必須在合約完結後兩周內重新獲聘,否則必須離境。Susan和Tracy正向勞資審裁處,追討僱主未付的月薪、一個月代通知金及回印尼的機票費用,故申請延期簽證,並住在庇護中心至今。「我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香港,回家見父母。」Tracy無奈地說。

另一同住庇護中心的外傭Mary(化名),則來自菲律賓,在港打工期間,長期被扣糧,更被逼吃過期及隔夜食物,「有一次太太從垃圾桶拿罐頭給我吃,我忍不住向中介求助。中介反而罵我,最後只好逃到中心。」 庇護中心教錄音作證

庇護中心執行總監Edwina A. Antonio稱,經常接獲外傭被打、被死亡恐嚇、被拖糧,甚至被狗咬傷、被性侵犯等求助。「她們不知道自己在香港的權益,不敢去報警。有女傭被打後報警,因無表面傷痕,警方無繼續追查,女傭亦要重回僱主家中,在惶恐中度日。」她坦言,傷人雖是刑事罪,但女傭需要舉證,警方才會起訴,「我會教女傭用電話錄下爭執及吵架的過程,或對指控有用。」

來自印尼的亞洲外傭協調機構發言人Eni,九九年至今一直在港當家傭,曾被第一任僱主長期扣糧,最後決定逃跑。中介事前扣起了她的護照,她報警後中介否認,最後其護照卻離奇地被送到印尼駐港總領事館。她質疑,「領事館為何不報警,只叫我取回護照?」本報向領事館查詢,發言人未有正面回應曾否接收過外傭護照,但承諾會內部徹查。

Eni認為,香港保障外傭的法律,較新加坡及台灣完善,但印傭卻一無所知,「在印尼,很多中介公司只會要求女傭簽名,她們連合約內容也沒看過。抵港後,雖有國際特赦組織在機場派發小冊子,但中介會立刻沒收,女傭連報警及求助途徑也不知道。」她期望港府能向印尼政府施壓,保障她們的知情權。

去年百六人申換僱主被拒

入境處去年調查外傭不合理地與僱主解約,拒絕了一百六十宗懷疑「博炒」的女傭轉僱主的申請。Edwina承認存在個別「博炒」女傭,但強調不少女傭被逼在辭職信上寫上「個人原因辭職」,變相等於她們無合理原因轉僱主,「僱主會將辭職信呈上入境處,但實情是她們不懂為自己維權。」

就連印尼當地,有意赴港打工的印傭也買少見少。記者 走訪印尼中爪哇的PT.BANDAR LAGUNA中介培訓公司,負責人Listiyana稱,今年剛收了十二位有意赴新加坡及台灣工作的學生,卻無一人對香港有興趣。曾到本港工作的印傭Siti也決定今年轉投新加坡打工。她向記者坦言,自○四年到港工作,一做就六年,雖然人工由最初的二千港元增至三千五百六十港元,但最近本港虐傭一案令人震驚,「很多同鄉都會轉投新加坡及台灣工作,不願赴港。」(系列完)

 

澳門打工低薪換自由

澳門印傭起薪點只有二千五百元,遠遠不如香港,但勝在有在外留宿權,毋須二十四小時「傭入家中」。在澳門,印傭以低薪換取自由,轉職限制寬鬆,加上鮮有虐傭事件,即使無免費醫療,仍能吸引大批印傭前往打工。 有權外宿轉職限制少

根據澳門法例,印傭有權利選擇外宿,並可獲僱主提供每月五百元的津貼金,即使選擇留在僱主家中,僱主亦須提供獨立牀位、電風扇及衣櫃等設備。

澳門三盞燈附近,到處是印傭蹤影。不少印傭靠津貼湊夠月租五千元,十人合租兩房一廳,在此合宿,然後朝十晚十到僱主家工作。晚歸的印傭不會立刻回家,而是趕往興趣班。經常接觸印傭組織的澳門理工學院公共行政學校社工課程講師何穎賢說,逾八成印傭選擇外宿,十多個印傭組織晚晚開班,教授印傭電腦知識及英語。

據澳門治安警察局去年底數字,留在澳門當家傭的印尼人約三千人,佔總外來家傭比例一成五,早年便有印傭曾先後到過新加坡及香港當家傭,最後選擇長留澳門。該印傭說:「薪酬及法律保障是香港較好,但澳門可以外宿,勝在回家有人可傾訴。」  印傭有既定工時,不會半夜被「吵醒」,摩擦少了,與僱主關係較好。記者 翻查資料,過去澳門鮮有發生虐傭事件,較轟動的一宗涉及印傭案件,就是前年有印傭吸入毒氣死亡。何補充,印傭在澳門打工,不限於當家傭,過去有印傭轉到賭場當侍應,月入六千元,從而吸引不少年輕印傭留低。

澳門過往吸引力遜香港,是由於法例未強制僱主替外傭購買醫療保險,令印傭要自掏腰包看診。曾有患婦女病的印傭因無保險,付不起醫療費用,被逼回印尼醫治。不過,何指出,自香港發生虐傭案後,已有不少由香港前來「過冷河」的印傭聲言要「留低」,「她們說,對香港的人生安全保障大跌眼鏡,索性留在澳門工作。」記者 童傑

 

新加坡修例禁傭工高空抹窗

近年星馬愈趨重視傭工權益,逐步完善保障,港府或可借鏡。

現時新加坡有二十五萬女傭,當中有十三萬是印傭,印傭培訓公司Media Transformation Ministry負責人徐珊珊稱,新加坡愈來愈重視傭工權益。

去年新加坡正式修例,讓外傭每周可享一天休假,或每月休息不足四天,可按日薪獲現金補償。不少印傭藉假期進修,去年九月起,新加坡政府免費向培訓機構提供上課場地。徐珊珊的公司每周為印傭舉行兩個培訓班,每班二十人,「我們會教印傭投資儲錢,他日退休便可回鄉做生意」。

除了立法管制印傭不能向財務公司借錢外,新加坡更要求印傭抵達當地工作首天,須到人力部修讀Settling-In Programme的一天課程,內容包括家居安全、傭工權益及僱主關係等。

前年新加坡更於印傭合約上新增兩項條款,包括禁止印傭從事高空抹窗及掛衣物等危險家務。反觀香港,印傭墮樓意外不時發生,香港印傭協會主席梁慶基曾倡議港府立法,規定印傭在高空抹窗時,須繫上安全帶,惟港府未有理會。

僱主須交驗身報告

他續說,新加坡規定僱主在聘請外傭前,須通過考試,「主要考核僱主是否了解傭工權益,保障傭工。」為防外傭感染傳染病,連僱主也要向外傭提交自己的驗身報告,以防外傭中招,「但香港僅靠中介提醒印傭提防傳染病。」

香港僱傭聯會會長劉麗斯亦說,新加坡的僱主若每年解僱數名傭工,便要上培訓課,學習跟外傭溝通和相處,「香港無這類培訓課,只靠中介協助外傭融入僱主家庭。」  近年馬來西亞亦逐步改善傭工權益,除了把印傭每月薪金由原本約一千二百多元,加至一千八百多元外,印傭赴馬前,也須接受二百小時培訓。馬來西亞人力資源部前年更建議加強執法,強制僱主每兩個月帶外傭進行體檢,防止外傭遭受僱主不法虐待。相反,本港的傭工權益顯得失色落後。記者 王東亮劉愛婷

 

印尼駐港領館否認零支援

Erwiana事件陰霾未散,印傭權益組織認為,港府、印尼政府及印尼駐港總領事館,以往未做足工作,日後有責任加強保障印傭安全。

港府擬安排強制培訓

印尼駐港總領事館發言人否認零支援,稱在印傭抵港後數日即向他們提供課程,教她們在港的權益及注意事項,「逢周二、五舉行,她們參加課程後,領事館還會寄信給她們的家人報平安。」發言人又稱,領事館二十四小時接受印傭求助,若印傭有需要,可在領事館內留宿。本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早前表示,會考慮強制首次來港的外傭,參加勞工處安排的半日培訓課程,提供職安健資訊。他又稱當局會加強巡查中介公司,且向印尼當局協商解決印傭權益問題,並建議印尼政府向印傭提供低息貸款,避免她們負債來港。記者 王東亮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