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家長們,放過大學生吧!

表弟終於讀大學,但竟然要6點鐘早讀、晚上9點後才能回宿舍?怪獸家長當然舉腳贊成,配合「怪獸大學」管制兒子。當浸大學生高呼「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的時候,內地大學連作息時間都要管。這些學生,能自立嗎?

 

「我出錢給他讀大學,我當然有權管!」
「自由?畢不到業、找不到工作,怎麼辦啊?」
「佢唔同你啊,你當然唔怕搵唔到嘢做啦,但佢點啊?」
「他回來之後,在家中無所事事,好似邊個邊個咁,還要我養他?」
「社會又養不到他們,做流氓變成社會問題。學校不能不管啊!」

真是句句金句,出自一位「怪獸家長」。

 

 

1400502_607479505961970_1641405310_o

(2013年10月,浸會大學民主牆大字報:「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為聲援之前在宿舍樓下作自慰狀行為藝術而被禁的女生。HKBU Secret圖片)

 

最近在香港做了不少我認為是「怪獸家長」的古仔,發現不少怪獸家長都有不少共通點,就是不肯放手。後果會是怎樣呢?好命的,子女安穩地走你為他設計的路,但沒有夢想;不好命的,跟不上劇本的,就是「果汁茶碩士」、「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下場(或者中場),變得怪獸家長最不希望見到的事情,在家中無所事事,同樣沒有夢想。

為何有以上金句?是咁的,表弟終於到了青島讀大學,可說是終於從「痛苦」的高三解放,更是離開佛山、從「直升機家長」的監視中解放。令我匪夷所思的,是他大學的奇怪制度。據我表弟在社交網站分享,學校要求大學生要清晨6點多早讀(早自修),晚上9點後才能回宿舍。規定荒謬,理由更是荒誕,要防止學生留在宿舍不讀書(睡覺、走堂)。

原來,除了「怪獸家長」,還真的有「怪獸大學」!

其實大學生既是成年人,為何不能自己承擔後果?走堂、參加社團、去蒲、做兼職、體驗社會、追夢,這些一切的後果,成年人難道不應該自己承擔嗎?學校為何要管?最大的問題是,連這些學生這些家長,都覺得大學強制早讀,無問題。

香港不少學生,讓我覺得都很自立,在大學階段,甚至入讀大學前,做兼職、做intern,累計社會經驗,都很是普遍。但在內地的卻是少數派的活動。在「怪獸家長」眼中,大學可能像中學一樣,好好讀書。常常走出校園,可能已是死罪。但經驗所見,我以前一些在大學認識的人,四年大學似乎沒幾次走出校園,在廣州四年似乎對這個城市不甚了解。這算是讀過大學嗎?

然後,怪獸家長可能會問,不是每個大學生都有能力負擔在城市玩樂的開銷。我不禁要問,為何不能做做兼職呢?(當年我在廣州讀大學有拿零用錢,但起碼兼職幫補到我不少高消費。)但這一切,都沒有按照怪獸家長設定的劇本,一律是死罪。

最近母校浸會大學民主牆中,有「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校方不敢不按規則移除,但又用圍板封住)。成年人,為何不能在宿舍做愛?但在內地,先不要說獨立思想、令人羨慕的「民主牆」、甚至學生運動,就連大學生的作息時間也要管,還能塑造人才嗎?

不如放過大學生吧,讓他們獨立思考獨立發展,或者說得難聽一點,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同樣是關於大學生活,今年6月在facebook寫了以下感想,罕有地收穫不少留言,也在這裡分享出來吧:

表弟高考完未放榜,已經陷入選課選學校的苦惱之中。家人你一言我一語,他自己卻沒有發表過自己的意見,只有「不知道」「爹哋話讀土木工程好,我覺得冇所謂」……我唯有逼問「你知道土木工程要讀甚麼嗎?」然後馬上Google出「高等數學、流體力學、鋼結構設計……」一輪嘴說出來,叫他無論選甚麼科,都應該做定功課,查看課程內容,看自己是否適合。

到問是留在廣州還是到外省讀書,以往直升機媽媽總會變成發言人,說「他怎麼會敢去外省、出國讀書」。今日表弟終於在私底下道出想去上海的想法,算是進了一大步,很好。

輪到廿四孝爸爸出場,分析當今中國工程界未來走向,哪個專業最有前途,讀那個專業可以確保你畢業後,我有人脈幫你鋪路,到本地不同公司或公營機構工作雲雲。卻始終沒有問過兒子,其實你想讀甚麼,及其原因。

這時,表弟還未有發言。以前問過他想讀甚麼,只是隱約記得說過商科。確實,未必每個人都有很明確的理想,我要做記者、醫生、律師、設計師、太空人……

有時很慶幸自己算是有個夢想,現在也算是做到當初的理想職業。看見苦惱的表弟,唯有將自己跌跌碰碰的經歷,以及幾位好友的勵志故事道出。我最後都做了記者;最好的朋友如願以償去了世界中心紐約做了設計師(雖然我覺得世界中心是旺角);閨蜜(雖然嫁唔出)也在廣告屆中站穩陣腳,升做姐級。這些,都不是我們的家人為我們鋪的路。

我的父母一早講過,沒有本事為我鋪路,安插我到甚麼公司甚麼部門工作(而我從不知道有沒有Plan B)。但真的若按照他們鋪的路去走,今日我就會待在佛山悶死,過着別人的人生,何其鬱悶。

雖未放榜,但無論如何,還有四年大學時光,謹記work hard play hard。應耗盡四年的青春,認識自己和認識世界,「大好青春就要多貪」啊!

(以上是今日與表弟對話,和家人討論之撮要)

以下是facebook的留言:

Dannie Pei 大讚!!!
June 17 at 1:27am via mobile · Unlike · 1

Xi Su 你好,很到肉
June 17 at 2:07am · Unlike · 1

Yvonne Choy 只有跌過碰過才知道自己想要同需要什麼,即使係家人都唔好大過左右自己既人生,禁先活得痛快同有價值(即使只係番住parttime禁過窮日子)
June 17 at 3:19am via mobile · Unlike · 1

Tommy Tse 其實家長和子女都有責任和權利為"一家人"的未來爭取幸福。只是往往一方太主動或被動。父母有心良苦,年輕人受環境影響變得太被動。
June 17 at 8:37am via mobile · Unlike · 1

Chris Lee Big Big LIKE!!!!
June 17 at 8:52am · Unlike · 1

Jianxun Huo 这个年龄就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能坚持到最后的人并不多,但不管如何,起码应该去尝试自己走一条路出来,才不枉年轻一次嘛。
June 17 at 9:03am via mobile · Unlike · 3

William Lo 是啊,就是一方太被動,但被動的因由與家庭教育和成長有關。當事人確實未必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但更嚴重是,想表達意見的時候卻被人搶答或制止。不想表弟錯失一個可以改變的大機會啊。.
June 17 at 7:15pm · Edited · Like · 3

陳嘉兒 我肯定你表弟唔係外校嘅:D
June 17 at 7:25pm via mobile · Unlike · 1

Jo Ni 系外校都唔一定知自己想做乜噶啦例如我
June 17 at 8:01pm via mobile · Like

陳嘉兒 .哈哈~
June 17 at 8:02pm via mobile · Like

Shirley Young 唯有找到内心最想要的。
June 17 at 10:43pm via mobile · Like

William Lo Jo Ni 係咩?我表弟有諗過去你嗰間大學喎,但唔知佢考唔考重點線同埋可以高幾分。
June 17 at 11:23pm · Like

Jo Ni 无乜事唔好读我过间,讲真
June 18 at 5:11am via mobile · Like

Alick Mo 做一个测评,有帮助,也可找我。你先看下MBTI测试
June 21 at 5:32pm via mobile · Like

William Lo Alick Mo 係喎,我應該要諗到MBTI。有冇好嘅網站做MBTI推薦?thanks
June 21 at 5:34pm · Like

Alick Mo William Lo 要经过指导分析的,网上可以做,参考下。职业规划要慎重
June 21 at 5:36pm via mobile · Like

Giby Lan 多谢将我形容为最好的朋友! 😊我们这群人叫自力更生。同埋我同姐级好友系广告业同行啊!
June 21 at 8:12pm via mobile · Unlike · 1

【菲律賓人質慘劇三周年】特首:絕無放下慘劇 菲總統發言人:報章錯誤引述

星島日報 A04 | 要聞 2013-10-12

20131012 菲總統發言人:報章錯誤引述

菲總統發言人:報章錯誤引述

特首辦發聲明批評菲律賓傳媒的報道斷章取義,該報道稱是引述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見圖)指,特首梁振英與菲總統阿奎諾三世在會面中,同意放下人質事件,但陳顯達回覆本報查詢時,強調自己並無對菲律賓傳媒說到「放下事件」,而是對菲傳媒轉述「香港特首指雙方會面令事件有一點進展」。

記者 勞顯亮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回應星島日報查詢,指絕無提及放下事件。(資料圖片 / 勞顯亮攝)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回應星島日報查詢,指絕無提及放下事件。(資料圖片 / 勞顯亮攝)

梁振英被指已同意放下人質事件,爭議源自菲律賓報章《馬尼拉今日標準報》(《Manila Standard Today》)引述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指,中國要求菲律賓嚴肅處理香港人質事件的申訴「太遲(too late)」,因阿奎諾三世與梁振英會面時,雙方已同意「放下人質事件」(put them behind)。

無說「放下事件」

本報記者向陳顯達查詢梁振英與阿奎諾會面的細節,陳顯達回覆本報指,自己並無對菲律賓傳媒說到「放下事件」,而是對菲傳媒轉述「香港特首指雙方會面令事件有一點進展」。而「太遲」之說並非指中方申訴太遲,是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闡述人質事件立場時,阿奎諾已與梁振英會面,「因此,聲明是遲來的。」

至於會面細節,陳顯達指沒有出席會面,着本報向有份陪同阿奎諾與梁振英會面的新聞官Ricky Carandang查詢,但至截稿前,Carandang並未回覆。

事實上,除了《馬尼拉今日標準報》,其他菲律賓傳媒並無引述陳顯達指「梁振英與阿奎諾同意將事件放下」。根據菲律賓全國電視台ABS-CBN和《菲律賓每日詢問報》報道,阿奎諾曾在峇里對菲律賓傳媒表示,「我們正努力將事件放下,我感受到對方(梁振英)真的很有誠意解決事件。」

此外,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昨回應指,無法確認菲方有否用到「太遲」的字眼,需進一步了解。她重申,總理李克強已向菲方表達中央對事件的關注,指人質事件牽動中國人,尤其是港人的感情,希望菲方再度重視和嚴肅對待,盡快妥善合理解決。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