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三:三面楚歌

星島日報 A15 | 每日雜誌 | 《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三:三面楚歌 2013-08-22

20130822 聲討欠力度港失索償良機 僅發黑旅警 無制裁行動

聲討欠力度港失索償良機 僅發黑旅警 無制裁行動

明日是馬尼拉人質事件三周年,遇難領隊謝廷駿家屬及傷者,今天正式入稟法院向菲政府及馬尼拉前市長林雯洛索償。道歉和賠償問題膠着三年,近日似乎等到曙光,馬尼拉新市長稱願代為道歉,有學者更視菲國內部政治角力為逼使菲方道歉的新契機。但菲時事評論員分析,當地選舉已過,港菲矛盾難成選戰牌。港人轉打法律戰,菲外交顧問及本港學者均認為,菲很大機會使用外交豁免權「避戰」,面對難以估算的賠償,料菲也不輕易就範。

記者 勞顯亮 王東亮 馬尼拉、香港連綫報道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左)接受包括本報在內的中港澳記者訪問,但不評論死傷者家屬向本港法院入禀一事。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左)接受包括本報在內的中港澳記者訪問,但不評論死傷者家屬向本港法院入禀一事。

走在馬尼拉街頭,中國旅客不多,的士司機和商鋪店員主動用韓文與東亞面孔的外國人打招呼,當他們得知記者 來自香港,都表現驚訝,卻不願多談近年港菲與中菲的緊張關係。

菲政治角力或成轉捩點

羅馬納分析,菲律賓選舉已過,對港道歉難成選戰牌。(勞顯亮攝)

羅馬納分析,菲律賓選舉已過,對港道歉難成選戰牌。(勞顯亮攝)

曾任菲律賓總統的馬尼拉新市長埃斯特拉達近日向傳媒表示,願意代表馬尼拉向香港道歉,似乎菲港之間一拖三年的裂痕,等到縫合的曙光。身兼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副教授的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認為,菲國內部政治角力,可作為港人賠償和道歉的新契機,「與其奢望中央及港府,不如運用菲內部的政治角力來發揮作用更好,從日前菲市長軟化、願代為道歉一事上已見一斑。菲國的天主教教會也有很大影響力,也可想辦法讓當地天主教教徒聽到港人的訴求,代為轉告。」

但有菲國學者並不看好,認為菲選戰已過,政治角力也暫緩。菲律賓中華研究會成員、時事評論員羅馬納(Chito Sta. Romana)分析,埃斯特拉達曾用人質事件的處理疏忽,作為選戰牌,在今年五月地方選舉擊敗敵對的原市長林雯洛,成為馬尼拉新市長。「但始終埃斯特拉達與阿基諾並非敵對,下次大選亦在二〇一六年,港菲關係現階段難再成為選戰牌,逼阿基諾道歉。」

台經濟制裁施輿論壓力

菲律賓與中國關係源遠流長,馬尼拉更有全球最古老的唐人街,入口建有中菲友誼門。(勞顯亮攝)

菲律賓與中國關係源遠流長,馬尼拉更有全球最古老的唐人街,入口建有中菲友誼門。(勞顯亮攝)

協助死傷者家屬向菲追討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亦認為,難以猜測市長的道歉與菲國內部政治的關係,亦不知能否藉此逼使總統阿基諾三世道歉。

香港亞太區國際關係學會副主席戴慶成不諱言,本港已錯失爭取道歉及賠償的黃金機會,「台灣社會及朝野上下均要求政府制裁菲律賓,反觀當時香港社會只對菲國反感,但一有人提出制裁措施,如凍結輸入菲傭等,就有工會代表覺得不人道,最後僅發出黑色旅遊警示。香港最高峰時有近二十萬菲傭,是菲國強大的經濟支柱,港府大可要求港菲勞工團體向菲國施壓,但最後並無這樣做,錯過了黃金機會。」

羅馬納認同,台灣漁民事件發生後,台灣馬上實施經濟制裁,加上軍力遠超菲律賓,故該國傳媒及民眾對政府施加很大的輿論壓力,「其實香港對菲律賓的經濟影響更大,港府可對菲施以更大的權力和壓力,但三年前香港並無像台灣這樣做,現在已經太遲。」他強調,現時菲民眾最關注國內貪腐及水災問題,外交已非國內輿論的關注重點。

三年前,港菲關係跌至冰點,港人對菲傭存戒心,馬尼拉菲傭中介公司Mclaine的營運總監Lloyd Chua向本報坦言,那時生意雖下跌四成,但也不及三個月前台灣對菲實施制裁那般慘烈,「台灣停止輸入菲律賓勞工,我們少了近九成生意。當時連同菲律賓國內其他聲音也向政府施壓,道歉和賠償後,台灣解除制裁,希望生意能逐步恢復。」他慶幸港府三年前無向菲進行制裁,「否則後果不敢想像。」他不諱言,當地多數人以為菲律賓已向香港道歉,而他的輸港菲傭生意早已恢復,故不會再向政府施壓。

 

 

菲國惹火 經貿受重挫

近年菲律賓與中國、香港、台灣連生事端,去年中國因黃岩島主權爭議,向菲律賓發出旅遊警示、停止香蕉進口,更影響部分與菲律賓的經濟和貿易合作項目。

在馬尼拉唐人街,有幾家新建的百貨商場。當地華僑指,這些大多數是來自內地的「新僑」在菲律賓的投資。中國目前是菲律賓的第三大貿易夥伴,菲時事評論員羅馬納指,若非中菲近年因南沙主權糾紛,令雙方經濟和貿易停頓,中國會在兩三年內,躍升為菲最大貿易夥伴。「現在菲律賓去中國的投資,比中國來菲律賓的投資還要多,相比其他東盟國家,很不尋常。」

菲華商聯總會理事長施文界對本報說,菲中糾紛大大影響其生意:「之前我有幾個房地產項目與中國合作,但因為南海爭議都停頓下來,現在都無把握甚麼時候重啟。」他認為經營與旅遊相關的中小企影響最大。

第十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下月在廣西南寧舉行,菲律賓是本屆的主辦國,菲律賓和內地傳媒關注菲總統阿基諾三世會否出席。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稱,仍未有任何消息可以公布,但當地傳媒已在吹風,阿基諾三世願意出席。

記者 追問陳顯達,菲律賓因黃岩島主權爭議,將中國告上國際法庭,會否影響兩國領導人會面,陳顯達只稱,因為有爭議才找第三方,「這樣才有公正裁決,我們一直與中方友好溝通。」

陳顯達會見中港記者 ,亦受到菲律賓當地傳媒的關注,焦點是黃岩島領土糾紛、美增加在菲駐軍等中菲關係議題。當地傳媒分析,阿基諾三世上次訪華已是二〇一一年,但至今仍未有機會與中國新領導層習近平和李克強會面,期望總統訪華能釋出善意,吸引中國到菲律賓投資和旅遊。

白宮插手 促菲向台妥協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中國與菲律賓的關係目前沒有進一步惡化的另一因素,是中國要顧及與東盟甚至是涉及南海利益的多國關係,「菲律賓、越南在南海霸佔很多油田,有石油利益的國家可能多達百個,中國有所顧忌。」

中央沒有代香港向菲律賓施壓,劉銳紹亦指,與美國背後在南海的角力有關:「台、菲乃美國在南海亞洲地區的兩隻棋子,美不想兩棋互鬥,以免影響她在亞洲的部署,因此菲很快向台道歉。但香港不存在外交因素,北京不想與菲律賓反面,將菲律賓推向靠攏美國。」

戴慶成亦引述接近中央消息人士指,人質事件發生時期,中央正為黃岩島爭端與菲關係變差,「當時中央不強硬地為香港出頭,乃考慮到領土主權事件,不想跟菲再交惡,故人質事件不是中央最優先的考慮。」他亦認為菲律賓向台灣妥協,有美國因素:「台灣的學者分析,一開始台對菲發出十一項制裁,菲也不軟化,及至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望台菲雙方自制,解決爭議,事件才有突破。」

 

 

馬尼拉新市長 打人質牌當選

馬尼拉新市長埃斯特拉達(見圖)一句願意致歉,突然成為港向菲爭取道歉賠償的新焦點。埃斯特拉達最近兩個月接連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願意代表馬尼拉市政府,向香港說對不起。他又指,選票證明馬尼拉市民並不認同原市長林雯洛拒絕負責的做法。死者家屬三年來要求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為事件道歉,當過總統的他就認為,總統並非對口單位,市長更應道歉。

這位現年七十六歲的埃斯特拉達,開創演員從政的先河。他出生於馬尼拉,曾是菲律賓家喻戶曉的電影明星,極具人氣,尤其是累積了國內很多貧困選民的民心支持。他一九六七年開始從政,九八年以破紀錄高票當選總統,後因私生活不檢及貪污指控,在〇一年被阿羅約夫人趕下台,〇七年被定罪,再獲特赦。一〇年,他再參選總統,得票居第二,敗給現任總統阿基諾三世。直至今年,他以指責林雯洛在人質事件的處理手法作為選戰攻勢,贏出馬尼拉市長選舉。但菲律賓學者分析,現階段難預料他會否在二〇一六年再次競逐總統。

埃斯特拉達亦與香港有淵源,在〇八年他曾在本港接受膝部外科手術。

 

 

菲擁外交豁免權 慘劇家屬勝算低

遇難領隊謝廷駿家屬及一眾傷者,擬於今天趕在追訴期滿前入稟本港高等法院,向菲索償。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時稱,在收到入稟狀前,菲方不會作出任何評論。菲政府外交顧問、菲律賓大學教授Clarita Carlos對本報表示,理解香港死傷者家屬的法律行動,但菲方可以用外交豁免權,因此在香港法院控告菲律賓政府成功率低。

涂謹申直言菲方行這一步,死傷者家屬就難以採取進一步行動。戴慶成亦認為,成功追討機會近乎零,「菲一定會用外交豁免權,打法律戰是無用的,畢竟事隔三年,無可能再通過香港法庭處理。」他續說,除非中央肯介入,通過外交層面與菲政府談判,但機會渺茫,「因中央首要處理中菲領土爭議,以及與日本、越南、印度的交惡,故不會高調要求菲道歉,以免再影響中國在東南亞的外交形勢。」

政府付不起高昂賠償

菲國一直不肯向港人道歉賠償,亦另有因由。戴慶成引述接近中國政府消息人士指,菲方拒絕道歉及賠償乃因賠償金額高昂,「隨時是天文數字。」戴解釋,菲賠償給台灣漁民洪石成的家屬逾二百六十萬港元,「但八名港人死亡,隨時超過二千萬元,還未計易小玲、陳國柱等傷者的長期賠償,菲是貧窮國家,未必負擔得起。」

Advertisements

【菲律賓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二:黑色旅遊

星島日報 A15 | 每日雜誌 | 《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二:黑色旅遊 2013-08-21

20130821 菲國谷旅遊安全隱患多 防武裝恐襲 處處皆安檢

菲國谷旅遊安全隱患多 防武裝恐襲 處處皆安檢

三年前馬尼拉人質事件後,菲律賓的治安和警方救援能力嚇怕外國遊客,香港發出的黑色旅遊警示一發就三年。三年過去,菲律賓增加旅遊警察、改善應急措施,圖令外國遊客安心。但在記者 訪問數天內,已傳出武裝分子準備攻擊馬尼拉和客輪沉沒的消息,在馬尼拉更是安檢處處。另邊廂,菲律賓力谷旅遊經濟,新度假設施、賭場拔地而建,旅遊局更預計今年訪菲港人會恢復至慘劇前水平。人質事件陰霾未消,菲律賓的旅遊如意算盤能否打響?

記者 勞顯亮 菲律賓直擊

進入菲律賓的商場和酒店均要經過安檢,保安更指要警惕武裝分子混入馬尼拉。(勞顯亮攝)

進入菲律賓的商場和酒店均要經過安檢,保安更指要警惕武裝分子混入馬尼拉。(勞顯亮攝)

從菲律賓馬尼拉機場走出來,見到最多的是南韓和日本遊客,他們大多乘搭的士或旅遊巴前往目的地,與遊其他東南亞國家無異。但旅客進入市區酒店和商場,卻要經過安全檢查,連進入超級市場都要被搜查隨身行李。記者 抵達馬尼拉當日,當地《馬尼拉時報》頭條,就是二十名帶有炸彈的菲律賓伊斯蘭恐怖分子正往馬尼拉途中,隨時攻擊酒店、商場和使館。荷槍實彈的安檢人員對記者 表示,最重要是檢查是否有旅客將槍械帶入商場或酒店,近來更要警惕混入首都的恐怖分子。就連馬尼拉的士司機亦提醒,馬尼拉治安一般,外國旅客要特別小心財物。

增派旅遊警察巡景區

馬尼拉市面平靜,旅遊警察進駐景區,黎剎公園仍有少量遊客。(勞顯亮攝)

馬尼拉市面平靜,旅遊警察進駐景區,黎剎公園仍有少量遊客。(勞顯亮攝)

發生馬尼拉人質事件後,菲律賓當局極力改善該國形象,新增旅遊警察在景區巡邏,並頒布危機管理手冊,保障外國遊客安全。負責旅遊推廣的菲律賓旅遊局北亞區總監Gwendolyn Batoon表示,雖然近年中港台都與菲律賓有摩擦,但三地訪菲遊客都在恢復。今年上半年由香港到菲律賓的旅客有六萬五千多人,比去年同期上升一成三,「預計今年會恢復到人質事件前的水平。」她又指,現任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上台後,該國開始重視發展旅遊業,希望以此成為菲律賓經濟增長的動力,並增加在各地推廣的資源,「以前每年只有五億披索(近九千萬港元)增加至十二億披索(逾二億港元),但相比泰國、東南亞,資源仍然很少。」

旅遊局官員對港人訪菲數字樂觀,但昔日絡繹不絕到馬尼拉旅遊的港人,今日卻幾乎絕迹,影響最大的是接待香港團的旅行社。曾專門接待香港團的旅行社負責人許先生(化名)坦言,黑色旅遊警示後,到訪的港人只剩下同鄉會、商會人士,或到外島旅行的自由行旅客。他懷念昔日香港遊客爽手的小費,現時香港團絕迹,本地接待社生意大受影響,被逼轉型,「以前每個星期固定有幾團來,康泰等旅行社甚至在菲律賓有分社。現在被逼轉型接中國和台灣團,可惜近兩年兩地與菲律賓都有糾紛,又要再轉型。」

人質事件令旅客難安

馬尼拉的士司機提醒記者,市內治安一般,要小心財物。(勞顯亮攝)

馬尼拉的士司機提醒記者,市內治安一般,要小心財物。(勞顯亮攝)

對於菲律賓的治安,許先生覺得近年政府已極力改善,可惜八十年代至今發生過多次政變,南部又有武裝分子,加上人質事件,更加令遊客卻步,「其實泰國也有過幾次軍事政變,遊客依然絡繹不絕,菲律賓卻好似一直有恐怖氣氛,口耳相傳,令遊客更加不敢來。」他希望當局改善馬尼拉的交通,以及在長灘島、宿務和新興的薄荷(Bohol)增加旅遊設施,令遊客逐漸認識菲律賓。

馬尼拉籠罩着人質事件的陰霾和近日恐怖分子潛入的恐慌,但記者 到新興旅遊地點薄荷,同樣感受到緊張氣氛。在薄荷接送採訪團的旅遊巴上,便有兩名身穿便服、用衣服遮掩佩槍的隨車旅遊警察。他們不願上鏡,只對記者 稱希望不要為遊客帶來太大壓力,又指旅遊巴上有隨車警察,在菲國很普遍,「菲律賓南部仍有激進武裝組織,過去曾有針對外國遊客的襲擊,但近年已經大為改善。現在不少中國旅行社會向菲律賓要求派駐警察隨團。」

 

近年加建酒店賭場拓旅業

 

菲律賓正加建賭場吸引遊客,但馬尼拉Solaire賭場仍有不少空桌。(勞顯亮攝)

菲律賓正加建賭場吸引遊客,但馬尼拉Solaire賭場仍有不少空桌。(勞顯亮攝)

在馬尼拉市面,常看到正在興建酒店、商場和賭場的工地。近年菲律賓銳意發展旅遊業,據當地旅遊局數字,去年全年到訪菲律賓的外國旅客有四百零六萬,按年升九成半,比較本港、泰國每年接待的訪客分別有四千二百萬及二千二百萬,顯示菲律賓旅遊業依然疲弱。

相繼發出四個賭牌

賭場是菲律賓其中一個吸引遊客的設施,〇八至〇九年間,菲律賓在馬尼拉批出四個賭牌,每個持牌公司將在五年內投資十億美元(約七十八億港元),全部賭場會在二〇一七年前落成。位於馬尼拉新填海區娛樂城的Solaire賭場酒店,今年由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親自主持開幕禮,場內有仿效澳門的豪華裝修,亦有舉辦演唱會吸引遊客。記者 上周於賭博黃金時間到訪,卻仍見大量空桌。賭場職員透露,來賭博的多數是菲律賓本地人,「本來說最希望吸引南韓和中國遊客來賭場,但馬尼拉沒有其他度假設施,交通又混亂,難與澳門和新加坡等地競爭,希望之後可以慢慢改善。」

今年上半年,中國到菲律賓的旅客比去年同期增長三成二,似是走出去年黃岩島爭議的影響。菲律賓旅遊局官員Batoon坦言,已在中國內地力谷菲律賓旅遊。記者 在宿霧對岸的新開發旅遊點薄荷,遇到來自上海的自由行遊客Travis,他直言當地有菲律賓旅遊熱,更誇張形容身邊的朋友「不是在長灘島,就是在往長灘島的路上」。他們一行四人,已是第二次來菲律賓,「東南亞去了一圈,每個島都差不多,但菲律賓潛水是全東南亞最便宜的,所以再來菲律賓。」

宿霧撞船 旅客憂心

新興旅遊點薄荷機場有待擴建,市內交通不便,往返酒店都要靠租車。(勞顯亮攝)

新興旅遊點薄荷機場有待擴建,市內交通不便,往返酒店都要靠租車。(勞顯亮攝)

Travis從上海直飛宿霧,再搭船到薄荷。抵埗當晚,宿霧一艘載有八百人的客輪與貨輪相撞沉沒,至今仍有過百人失蹤。他直言看到新聞後心有戚戚然,但會繼續在菲律賓的行程。不過Travis很快就能從上海直飛薄荷。菲律賓的廉價航空公司飛龍航空(Zest Air)CEO蔡其仁(Alfredo Yao)向記者表示,待薄荷機場擴建後,會開通直飛上海至薄荷的航班,吸引更多遊客。

薄荷離馬尼拉約一小時機程,菲律賓當局銳意打造其成為下一個長灘島和宿霧,但薄荷機場依然簡陋,仍未有國際航班。島內交通亦不便,從度假酒店到市中心沿途沒有街燈,亦沒有的士,只能靠酒店租車。當地餐廳的員工期望,菲律賓當局能搞好基建、治安和減少對外紛爭,繼續發展旅遊業,「以前旅遊業都是自生自滅,政府應該出更多力。」

記者 勞顯亮

 

 

港客訪菲生意一蹶不振

菲律賓方面稱,人質事件發生後三年,港旅客漸見復甦,去年約十一萬九千名港人入境,但有本港旅行社質疑此數字並不反映實況。

旅社質疑年11萬數字過高

慘劇前,在本港菲律賓旅行團市佔率達兩成的康泰旅行社,其副總經理陳建鵬說,港府發出黑色警示後,菲律賓旅行團一直停辦,購買套票或機票的自由行客人數也不多,他質疑菲方是把不同的入境人士,也當成旅客數字,「去年有十一萬人入境,換言之每日平均有三百幾名港人到菲旅遊?如果有這麼多,恕我孤陋寡聞!」

他認為,從本港飛往菲律賓的航班現況,看不出港人遊菲已復甦,「當中不少只是轉機的航班,加上直航包機相繼停辦,還會有甚麼旅客呢?如果像菲方所說,愈來愈多港人去菲律賓,為何仍不見航空公司加班?」他不諱言,慘劇前,港菲旅遊早已走下波,佔康泰總業務個位數字,「事後我們已沒宣傳菲律賓的旅遊產品,即使有賣旅遊套票給自由行,也只是『百貨公司』心態,保持應有盡有而已。」

專業旅運市場及產品管理總經理劉美詩亦指,現時港人自由行往菲,每月平均只有十多人,全年僅上百人,若扣除前往宿霧的旅客,願意經過馬尼拉的港人更少,「以前一星期都有七十至一百人,如今港人寧願轉去馬來西亞、泰國等鄰近國家旅遊。」

香港中國旅行社助理總經理吳熹安則說,仍前往菲律賓的,多是探親、商務的「旅客」,純旅遊消費的較少,「菲律賓住了不少福建華僑,不少港人經我們訂機票前往探親。」

數年前將菲律賓直航包機旅遊引入廣州的「廣之旅」,其市場推廣中心經理李曉健也指,慘劇後內地同胞感同身受,加上去年發生中菲主權爭議事件,遊菲旅行團數目亦大減,由每年五百至六百團,跌至去年的兩、三百團,由「全年皆旺」,變成僅旺季有生意,「內地旅客對慘劇心有餘悸,因為當年廣州有電視台現場直播,衝擊好大。」她說,親子遊客數目銳減,當年引入的包機遊菲亦已停辦。

港發黑色旅警已三年

港府黑色警示三年不除,陳建鵬不諱言,即使他日港府把警示調低至黃色,康泰短期內也不打算開團,「做旅遊生意,也要顧及港人的心情,就算警示調低了,菲律賓政府真的向受害人道歉了,那又如何?也要港人表態,覺得安心,我們才考慮重開。」劉美詩補充,與埃及等地的旅遊警示不同,現時港府對菲律賓的警示,主要反映港人的心理印象,「其他地區如埃及,政治動盪完結,旅遊便可復甦,但菲律賓則截然不同。」

記者 童傑

【菲律賓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一:沉冤未雪

星島日報 A17 | 每日雜誌 | 《人質慘劇三周年》系列之一:沉冤未雪 2013-08-20

20130820 人質遇害三年港菲裂痕未補 謝廷駿遺屬擬提索償

人質遇害三年港菲裂痕未補 謝廷駿遺屬擬提索償

三年前的八月二十三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黎剎紀念公園,一輛載着二十一名港人的旅遊巴遭槍手挾持,事件最終流血收場,八名港人客死異鄉。三年過去,本報重訪這個令無數港人傷心之地,看見公園內旅巴魚貫進出,惟遊人稀疏,更鮮見港人蹤影。香港死者家屬和倖存者,對於至今未獲菲律賓官方一句道歉或賠償,依然無法釋懷。但另邊廂,菲律賓當地市民和學者,卻以為菲方已經道歉,反問港人為何仍然放不下。心結未解,何以為安?本報將一連三天,直擊這個國度,了解菲國如何重塑新天,修補港菲之間這度難補的裂痕。

記者 勞顯亮 馬尼拉直擊

黎剎公園出事位置依然有旅遊巴,但遊人疏落,更不見港人踪影。(勞顯亮攝)

黎剎公園出事位置依然有旅遊巴,但遊人疏落,更不見港人踪影。(勞顯亮攝)

八月十三日,強颱風「尤特」掠過菲律賓之後一天,記者 抵達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市內天清氣朗,與馬尼拉人質事件家屬的心情,恰恰成了強烈對比。過去三年,死者家屬和倖存者,不斷向菲律賓政府提出四大訴求,包括道歉、賠償、確保國際遊客安全和向涉事官員問責,可惜大多落空。事發的黎剎紀念公園,出事位置依然有旅巴停泊,但遊人疏落,亦看不見港人蹤影。

總統府:已回應港訴求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絕口不提道歉,反問為何香港不取消黑色旅遊警示。(勞顯亮攝)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絕口不提道歉,反問為何香港不取消黑色旅遊警示。(勞顯亮攝)

離事發地點不遠處,正是菲律賓的總統府馬拉坎南宮。面對到訪的十多名中港澳傳媒的窮追猛打,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Edwin Lacierda)顯然有備而來,他不斷翻出資料強調菲方已經回應港方訴求:「我認為菲律賓政府已經向死者家屬、倖存者和港人表達過我們的regret(遺憾),我也有華裔血統,對於八個華人同胞遇難,我也很難過。菲律賓政府已經回應了香港的訴求,包括保障國際遊客的安全,增加了旅遊警察,在景區巡邏。」

在馬尼拉街頭,記者 確未感受到當日人質事件的緊張氣氛,旅遊區有警察巡邏,治安似有改善。陳顯達據此反問記者 ,不明白港府為何仍未解除對菲的黑色旅遊警示:「很不幸(港府)將菲律賓與敍利亞相提並論。是否撤銷(旅遊警示),決定權在香港政府。」

港府發出的這個黑色旅遊警示,在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當晚生效,一發三年,至今仍未解除。事後菲律賓當局一度成立「馬尼拉人質事件調查委員會」,總統阿基諾三世根據委員會報告中建議,簽署行政令,頒布「國家危機管理核心手冊」及「國家危機處理管理人員實務手冊」,以示對外國旅客安全之保證。

同年九月,菲律賓當局更公布首份報告,列出十二名人員,包括警察、政府官員及傳媒需要為事件負責,但遭菲律賓總統府一一駁回。最終只有四名官員被起訴,包括馬尼拉警察總長馬格蒂貝,而時任馬尼拉市長林雯洛,原本建議要被刑事起訴,最終只被行政處分。

射殺台漁民道歉賠償

阿基諾三世更將一〇年八月二十五日,定為全國哀悼日,菲律賓全國下半旗向人質事件遇難港人致哀。同年十二月十六日,時任菲律賓旅遊部長Albert Lim訪港,代表菲律賓總統和政府向受害者表示極度遺憾,又指願意向遇難者家屬及受傷者提供慰問金,但強調不是賠償。在事件一周年前夕,阿基諾甚至表明不會就事件道歉,並指犯案的是一名瘋狂的槍手門多薩,不能怪罪於菲政府。最終只靠菲方民間組織,在一一年向身故及重傷團友的家庭發放不附帶任何條件的慰問性質捐助。

港方沉冤未得雪,道歉、賠償皆杳然之際,今年五月九日,另一宗台菲衝突又再掀起。台灣漁民洪石成被菲律賓海岸防衞隊射殺,菲律賓當局卻在三個月後,派出總統特使抵台,親自向洪家表達深切遺憾和道歉,令港人質慘劇家屬更添怨憤。

記者多次向陳顯達追問,為何台灣在三個月後就得到菲律賓的正式道歉,香港卻只獲一句「regret」,陳顯達強調,「我們沒有派政府官員到台灣,因為我們與台灣沒有外交關係。香港和台灣的情況不同,反之我們對香港的規格比台灣更高,已派出旅遊部長到港表達極度遺憾。」

港府指菲未妥當善後

遇難領隊謝廷駿的家屬已表明,會於本周四前入禀本港法院,即三年追訴期滿前,向菲律賓政府索償。陳顯達稱注意到這個新聞,但會在收到正式入禀狀後才會回應。他亦不回應菲方是否會在官司中使用外交豁免權。

港府保安局則回應,過去特區政府曾二十三次與菲律賓駐港領事館跟進四項訴求,雖然事發後菲政府曾作出某程度的回應,但局方認為菲方仍未能妥善回應。保安局重申,設立外遊警示目的是協助港人前赴外地時,掌握可能面對的人身安全風險,馬尼拉人質事件令人關注在菲旅遊港人的人身安全,故向菲發出黑色外遊警示。

 

黎剎紀念公園 故地重遊添悲涼

在不少港人心中,當日菲律賓警察延遲救援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更無法原諒菲政府至今不願道歉。但在菲律賓國內,記者 走訪普通市民、當地華商領袖,甚至是專門研究中菲關係的學者,大多以為菲律賓政府已向港人道歉,只希望香港盡快釋懷,解除黑色旅遊警示。

菲華商勸港人釋懷

發生人質事件的黎剎紀念公園,仍見旅客在地標前拍照留念。記者 跟部分遊客及領隊攀談,有帶日本團的導遊不願多談人質事件,但坦言不少遊客都知道有港人曾在這裏遇難。他指園內本來遊人就不多,大多只停留十多分鐘拍照。

一名在公園拍照的馬尼拉大學生跟記者坦言,回憶三年前在宿舍看直播的場景,依然感到震驚,「我覺得應該向香港道歉,不明白總統為何不這樣做。」

移民菲律賓多年的港人劉先生,指香港親友對菲律賓仍有心忌。(勞顯亮攝)

移民菲律賓多年的港人劉先生,指香港親友對菲律賓仍有心忌。(勞顯亮攝)

移民菲律賓數十年、在馬尼拉唐人街經營商鋪的港人劉先生,亦向記者 稱香港親友對菲律賓仍心有餘悸,希望菲政府盡快解決事件,「香港人聽到菲律賓都不敢來了,對旅遊影響很大,我們做廠的,亦盡量避免觸及這些話題。」

學者:港台應一視同仁

菲律賓華商總會名譽理事長莊前進認為,港、台事件不同,反問港人為何仍放不下。(勞顯亮攝)

菲律賓華商總會名譽理事長莊前進認為,港、台事件不同,反問港人為何仍放不下。(勞顯亮攝)

菲華商聯總會是菲律賓最有勢力的華人組織,其名譽理事長莊前進曾協助菲律賓政府與港方就人質事件溝通。三年過去,他明白港人的執着,但更希望港人能放下,「菲律賓政府能做的已經做了,看看香港能否接受。事件一周年時,政府曾下半旗致哀,規格比一句道歉更高。」他認為香港與台灣情況不同:「台灣漁民是被菲方故意槍殺,但香港人質遇難是涉及行政疏忽。台灣除了得到道歉,還有機會跟菲律賓重啟漁業談判,所以有些事情,香港人應以大局為重。」

莊前進又指,馬尼拉現任市長、菲律賓前總統埃斯特拉達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可能代表馬尼拉市道歉,「假如這樣,香港政府跟市民同意嗎?如果他們同意,我可以跟市長溝通。」

研究菲外交政策的菲律賓大學教授Clarita Carlos一直以為菲方已向港人道歉,她歎說:「若真的尚未道歉,菲律賓不能將台灣和香港區別對待,因為同樣是人命,與台灣相比,更多港人遇難。」

記者 勞顯亮

 

苦主等三年 無道歉賠償

造成港人八死七傷的菲律賓人質事件快將三年,昔日港人義憤填膺,誓為死傷者討回公道,但他們奔走三年,至今仍未獲菲政府正式道歉及賠償。菲總統府發言人向本報表示,在兩三周前,菲駐港總領事館曾接觸死者家屬及律師,但有倖存者及死者家屬卻否認有其事。

三年前雙手中槍的陳國柱稱,菲政府一直無主動派員商討處理事件,甚至連請願信也沒有回覆,令他無法理解:「菲律賓貴為一個國家,竟如此不負責任!」

陳國柱:菲國不負責任

他雖逃過死劫,但每次看見雙手,就回憶起三年前的那一槍,心中恐懼無法釋懷。如今他右手變得遲鈍僵硬,拾物和執筆均感困難。醫生日前建議他再做手術,去除多餘疤痕組織,以改善活動能力。縱然如此,身為倖存者的他,認為有責任為死者洗雪冤屈。

殉職領隊謝廷駿(Masa)的哥哥謝志堅亦希望,港府能助他一同捍衞港人在外地的生存權利及尊嚴。早前台灣漁民被菲警射殺事件,台灣政府只花三個月,已逼使菲政府向死者家屬道歉及賠償,令他對港府的無能感到非常難過。周日觀塘地區論壇上,他當眾質問特首梁振英是否有決心為他們討回公道,「其實最想知道,到底台灣政府做到的事,香港及中央政府是做不來,還是不想做?」

這些年來,謝志堅四出奔走,只要有方法,他都嘗試,「三年來,不停做、不斷碰釘,最後好像甚麼都做不了。」走到今天,香港法院三年民事追討期將至,他早前已向菲方發最後通牒,要求在本周五前回覆會否道歉賠償,否則便告上香港法庭。

但法援仍未批,他決定自費打官司,「再不入稟就等於自動放棄了。」

謝志堅坦言怕訪問、怕上鏡,卻為討公道,這一周十八次大小訪問,他一一答允,有人說他為錢、搏上位,他苦笑,「我站出來無優越感,只有不斷勾起傷痛,只有悲哀。」只要有一絲機會,他也會繼續爭取,「即使最終真的失敗,最少我可以對Masa說,大哥已盡全力幫你討回公道。」

同樣從槍口中死裏逃生的,還有易小玲。三年來她一直希望遭槍傷的下顎能夠重整,但輾轉三十多次手術,她仍未敢脫下口罩示人,「香港醫生少有處理槍傷,我明白他們已盡力。」

易小玲歷逾30次手術

上周五,易小玲再度入院,取出下顎的枯骨及固定植入骨頭的螺絲,待年底再施手術植骨。她一直以賠償及捐款為生,要面對手術,並獨力照顧家中一對年幼兒子,絕非易事。幸好她的姐姐幫助照顧兒子,稍稍減輕其擔子,但坐吃山崩,易小玲總要為未來打算,「一直在等待脫口罩的一天,重投社會,但三年了,這次手術後,我戴着口罩,也要找份工作。」

記者 郭增龍 李耀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