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總算做了些重要的事

 

2012某一晚凌晨兩三點,roomate跟我說:「我哋鬥快轉工,今年為限,還有幾個月時間。」2012,最重要的就是完成了這件事。

一年中,總會有大大小小的計劃和決定,每每都爛尾收場。但2012似乎有點不一樣,總算是完成了幾個重要的事情:在年底轉工、與媽媽去了一次旅行、還有首次台灣之旅。當然,對自己來說,最重的事轉工。

 

雲南,大理,洱海,自在客棧

(Photo of the Year: 2012年5月25日,攝於雲南大理洱海旁的自在客棧。聽著兩位師奶回憶當年,很多小時候的片段在腦海中湧出。)

 

 

並非說以前的工作不好,只是希望有多一點改變,或者更加走在最前線,怎麼都要衝鋒陷陣一番。經過一輪哀怨、嘗試和挫折後,才發現準備並非時履歷、面試那麼簡單。最後就在不經意間,12月來到了新的地方。總算是在拖延絕症纏身下,像樣地完成了一件事。

不是以前的工作不好。過去兩年在鰂魚涌,得到很多機會。離職前影印自己以前的劣作,原來過去兩年半,做過iPhone開賣、亞視地震、性傾向歧視和平等工作間,啃過IT、石油、掘礦、內需、央企甚至風水,見過無數CEO,還算是見證了智能手機和社交網絡的興起和瘋狂。有自己滿意的有趣的,也有可惜遺憾甚至鱔的。當然,還有令旁人豔羨周圍飛的機會。寸嘴地說,就是去了三次美國、兩次澳洲、一次俄羅斯、一次日本、一次新加坡和N次內地,之嘛。

但除此以外,是否有更多可以做、或是想做的沒有做到呢?2012,看盡香港去年兩場選舉的紛紛擾擾,中國內地更是太多太多連卡夫卡筆下也寫不出來的荒唐事,總是覺得有機會參與一下,就好了。終於,11月生日當日遞上了辭職信,12月從鰂魚涌到了更遠的筲箕灣。

在更新這篇年度網誌的時候,新工作驚險,但總算安全地過了probation。未真正跑過港聞,也不再只是寫經濟角度,似乎一切從頭學起,也怕來不及,壓力確實大(當然我會略過這幾千字描述)。每每在path上記錄放工時間後,對自己說,加油。每個星期例會思想的碰撞、同事之間相互推動着進步,其實就是我想要的。

 

 

2012,佛山、廣州、香港當然繼續是我的家。來港3年半,似乎完成了7年大限的一半。毫不否認,我對三粒星和特區護照有所嚮往,但更多地想,究竟在又一個3年半後,身份證上多了三粒星,我所擁有的是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六四、七一、「反國教反洗腦佔領政總」、「千古奇冤,還李旺陽死因真相」,除了做鍵盤戰士,更身體力行參與和感染身邊的人。

港人反國教,更感染不少內地的朋友穿上黑衫拍照支持,不少同學的留言打氣,更是我意料之外。香港,應該是中國良心的最後防線。香港防止赤化,需要時刻驚醒,正如早前訪問的前《南方周末》記者所說,一損俱損。香港人的覺醒,關乎年輕的一代,到2017、2020首次投票,如何覺醒香港。

從D&G禁拍風波到最近的奶粉荒,理解的是香港所謂歧視內地人的因由。畢竟我在廣州長大,本土意識你敢說從未對外地人「嘖」過一下??以前香港的氣度,能容納四九年後各地精英、七八十年代的逃港潮、八九六四後的黃雀行動,近日。今日的香港,又有沒有勇氣去影響13億人,告訴他們自由法治廉潔是怎麼一回事,再逐步爭取民主。

香港應該反對大陸化,非今日的不是阿諛奉承,就是希望閉關鎖港。最近看到阿Sam的新書《趁,此身未老》,中間轉述他朋友對香港的感情。「以前愛,現在不那麼愛。以前愛是因為至少大部分香港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愛甚麼,要甚麼,希望過甚麼樣的生活,熱愛並且願意傳承他們的城市文化、流行文化,精神文明在他們身上的體現比一直倡導精神明文建設的內地人來得更透徹。現在不那麼愛是因為純正的香港文化在流失,香港人對於內地人屬性的看法在發生變化,香港的主流文化慢慢變得不那麼港味,香港已經有太多不香港的元素。」撇開政治立場,局外人看得清,局內人又如何呢?還是阿諛奉承的商人和政治冷感的牛下師奶,不應承受這擔子?

 

 

再說說2012我的城市,確實依然能令人羨慕:廣州、香港、佛山、澳洲墨爾本和悉尼、北京、美國鹽湖城、雲南大理和麗江、日本東京、台灣台北和墾丁、俄羅斯莫斯科和阿巴坎。一半是出差,一半是自己出遊。一直想慢慢寫寫不同地方的旅遊感受,因為途中有不少細節值得記住。但一早就說過寫字成為工作之後,就很難提起筆去寫自己的故事。雖然一早就知道,應該在寫網誌中找回自己的style和感情。

 

飛行途中有幾個片段值得記住:

 

2月在墨爾本與Tall man和Lulu相聚很是愉快,還有久違了的Andy。我們驅車兩個小時到墨爾本郊外的海灘,在海灘走走,玩玩海星,很是寫意。如果,命運能選擇,如果那年我去了澳洲,或者我也會是他們其中的一員。我這個外人看到的,也許是他們悠閒生活的一面,但這一面已經讓在香港蝸居的我夠羨慕了。然後真正到悉尼出差,當船穿過港灣大橋時,回想當年的悉尼幻想,很是可笑。我應該會如他所說,受不了商場6點鐘就關門的生活。

(Flickr《尋找澳洲情意結之Melbourne – Feb 2012》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29396290040/
(Flickr《尋找澳洲情意結之Sydney – Feb 2012》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30209251508/

 

3月,Hanzen終於到了北京工作,曾幾何時我就說過他不應該留在那些廣州小公司。到了北京的他應該算是找到了自己喜歡和合適的工作吧,但似乎這個大都會,把他優點放大的同時,也把缺點也放大了。不知道呢。

 

5月,雲南大理和麗江,長大後首次與媽咪出遊,還有媽媽的好友auntie同行。商業化的雲南難說很好玩,但悠閒中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從auntie口中知道了很多爹哋媽咪成長時候的故事,他們那時候應該就是與我現在的年紀相若,也許社會更簡單,但也許對前路的未知更大。媽咪的生活在她的朋友眼中,應該是開心和羨慕的吧。

(Flickr《雲南:陪師奶回到未嫁時 May 2012》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30560425284/

 

7月,東京認識了台灣記者Jason,他是一個會說故事的人,他口中關於校園、軍營、父子,我還偷偷記錄了下來。還記得這一句:「今晚勾起太多回憶了」。他是一個厲害的記者,準備出書了,我也要加油啊!

(Flickr《觸不到的東京 – July 2012》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30574118694/

 

8月底,「得個講字」的台灣之旅終於來了,台北墾丁,哈哈,盡在不言中吧。關於台灣的社會政治生活文化,其實還有很多感受想講,有更多的未知想去體驗,有機會再寫出來吧。

(Flickr《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Aug/Sep 2012》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72157631731592684/

 

 

寫在最後:其實這篇網誌在Evernote中寫好草稿已經快兩個月,卻一直沒有時間配相和編輯。轉眼三月快結束,總結2012好似已經恍如隔世,於是決定先將網誌發布,至於配相就在我的flickr相冊(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sets/)慢慢找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William Lo
http://willylo-cu09.spaces.live.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