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天會亮嗎?

2013年的第一周才剛剛過去,比《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更擲地有聲的,是這篇獻詞被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刪改之事。《南方周末》記者公開譴責事件,傳媒人、學者、學生、普通公民聯署聲援,到最後戲劇化進展到《南方周末》的官方微博被控制,並發表可信度為零的所謂聲明否認事件。在過去多年看着中國的新聞自由和言論空間被一步步扼殺,而這次事件亦透過微博發酵得愈來愈大,究竟是更漫長的黑暗,還是風向轉,會邁向光明?

 

「看看稿子如何被強姦」

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被刪改事件,「看看稿子如何被強姦」。(微博圖片)

 

那已是2002之2005年,在廣外外校,《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都是每日每周必讀,到北京考試的同學更帶來創刊初期的《新京報》。老師極力推薦的社論,常見於語文課前三分鐘的分享會。可是從中學走向大學的幾年間,正是我們見證着上述名字的迅速崩壞。

不是嗎?2003年3月,南方報系《21世紀環球報道》刊登李銳專訪而被停刊;2004年底,「南方都市報案」,程益中、喻華峰、李民英;2004年突然禁止異地監督;2005年12月,新京報案,南方系撤出,不再「負責報道一齊」,楊斌被撤職;2006年,《冰點周刊》突然停刊,李大同被撤職後復刊;2008年,江藝平不再分管《南都》,長平被撤《南都周刊》副總編一職;2011年《南方周末》首席評論員笑蜀介入網絡維權被停職,《新京報》《京華時報》被收歸北京市委宣傳部……

 

 

「今晚有你們,我們還站着!」

「今晚有你們,我們還站着!」,《南方周末》記者罷工抗議。(《南方周末》記者張哲,1月7日凌晨微博圖片)http://weibo.com/zhangzhe1020

 

 

過去10年,或者是過去24年的主調,是遺忘。有誰記得以上總總?正如傳媒人柳俊江所說:「事已至此,相信驚動的層次很高,下步對策是攸關制度。挺過這關,即是風向變了,前路有希望。挺不過,可預見反彈很大,黑暗期很漫長。大家不能三分鐘熱度,盡力挺到最後。」。截至1月6日,有消息指新人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昔日愛將、曾任團中央宣傳部長的劉可為已調職廣東。但是否接替庹震、是否出現曙光,還是言之尚早。

十八大過去,鬆動的跡象是做騷還是動真格?2013,天真的會亮嗎?

想不到2013首篇網誌並非自己大事回顧,而是繼上一篇聲援台灣媒體之後,再次寫些東西讓自己記住內地媒體的寒冬仍未過。

那已是二〇〇二至〇五年,在廣外外校,南都、南周、冰點是每日每周必讀,到北京考試的同學更帶來創刊初期的新京報。語文老師極力推薦的社論常見於語文課前三分鐘分享會。可是,〇五年後,我們見證着上述名字的迅速崩壞。

2013年首個周末

於中國南方•香港


已參與聯署《媒體人就南周獻詞事件告天下讀者公開信》

聯署名單: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5XS_kNepwQQTFBQTJDREMwamc/edit?pli=1

末世未亡,現世再傳劣跡。二零一三年初,《南方周末》刊發新年紀念特刊,全部付型版樣已經審定,記者編輯休假。在編輯部不知情的情況下,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妄動私念,狠刪既定版面,篡改新年獻詞,並誤百出之特刊按語,鑄成南周獻詞事件。

南周苦審查久矣。然而特刊選題經庹震審核批准,成稿按指令或刪減或抽掉,付印大樣也歷經內外查驗。概言之,庹震篡改之前,南周特刊無一字不經審驗,審查意志貫徹始終。究庹震所為,假借審查官之外衣做掩護,但僭越辦報流程之實不能欺瞞。

南周新年獻詞本有傳統,用詞立意皆成新篇,每每為時人傳誦與欽佩。而庹震侵犯審查與新聞邊界,不憚塗抹獻詞,格式化中國夢想,染指南周珍寶而諂媚上意,令人憎惡。其大禹治水之按語,用典、歷史皆錯,更有錯別字貽笑坊間,顢頇之態徒增笑料。

大陸辦報,制度環境早已眾所周知,而天網般之事前審查制,則為庹震獨創。南周及至廣東媒體,皆不能倖免。雖然新聞無法,唯望宣傳官員與媒體恪守界限,互有敬畏,始成輿論機關之職責與氣象。南周非為私產,庹震待之如私物玩偶,陰狠跋扈,媒體人鬱積在此,痛恨尤甚,今日訴諸全國讀者。

新聞審查,如鯁在喉,傳媒以委屈之態百般騰挪。庹氏入粵不足一年,奉行文閥大棒政治,視管理如絞殺,廣東新聞界萬馬齊喑與薄王治下之當年重慶新聞界毫無二致。庹震之所以屢屢得逞,乃玩弄部長權柄,自相私授獨裁獨斷於粵省。其褫奪新聞編輯權,視新聞界如無物,豈非欺嶺南及中國無人哉?

南周蒙塵,亦非南周一家之損失。南方報業與中國改革風潮亦步亦趨。南方進,則中國進,南方敗,則中國敗。庹震毀版銷報,腐蝕改革魂魄,非僅為吞併文字也。此一風向標亦可用於南方政系,想必也為改革世代所認可。此吾輩竭力告讀者諸君又一也。

爆發南周獻詞風波之後,庹震四處周旋,勒令刪除記者及南周編輯部微博,更呵斥南方新聞界噤聲。借助公權收拾其私慾營造之殘局,庹氏未能嚇倒新聞界。各界民眾齊聲驅庹,早已不限於南周讀者圈。祈望讀者南北、內外,同聲呼應,亦可略告慰於天下。

庹震破壞之事,壅塞於途。此人之於新聞界,早已與強梁無異。其箝制輿論,野蠻無教養之作態,更無益於國家,亦以執政黨名義獻醜於世界,於情於勢於理,再難當省宣高位。庹禍不除,新聞界無新聞,所謂刷新政治,徒托空言。望天下讀者以真名實姓周知附議,勉力成就。

聯署郵箱:synfzm@gmail.com

《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原版,作者戴志勇

天地之間,時間綻放。

這是我們在2013年的第一次相見,願你被夢想點亮。

2012年,你守護自己的生活,他們守護自己的工作。守護這份工作,就是在守護他們對生活的夢想。

2012年,廟堂之上發出的憲政強音嗡然迴響:“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我們期待憲法長出牙齒,憲政早日落地。惟如此,才能成就這個滄桑古國的艱難轉型;惟如此,國家與人民,才能重新站立於堅實的大地之上。

今天,已是能夠夢想的中國,今天,已是兌現夢想的時代。經歷過憲政缺失的“文革”夢魘,我們花費三十多年的時間來逐漸回歸常理與常情。從土地聯產承包責任製到個體戶、鄉鎮企業到“民企”,稍稍歸還國人自主安排生活的權利,我們便創造了繁華城市,收穫了滿倉糧食。

我們重新體認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是其是,非其非;我們重燃對公義的熱愛,對自由的嚮往。面對暴虐強力,我們雙手相握,一起走過艱難時刻,迎接生活轉機。

今天,我們終於可以從厚厚的歷史塵埃中挺起胸,從瑣碎的日常生活中抬起頭,重走先輩的憲政長征,重溫先輩的偉大夢想。

一百七十多年前,我們開始從天朝上國的迷夢中醒來。先敗於英,後敗於日。百姓愈加民不聊生,恥感深深刺痛中國士人。保國!保種!由洋務而君憲,由立憲而革命。從器物到製度再至文化,激憤者不惜徹底打倒“孔家店”,決絕地將自己的文明連根拔起。

辛亥革命後,清帝退位,先輩們終於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但是,一個自由、民主、富強的憲政中國並沒有隨之而來。

國家內外,戰爭連連;人群內外,殘酷不斷。

一度,人們遠離仁,遠離義,遠離天道,遠離對自由的堅守。

一度,人們認錯為對,指鹿為馬,萬千生靈生機斷絕。

美夢與山河,齊齊破碎。自由與憲政,雙雙消隱。

度盡人世劫波,深味人性幽暗,我們依然是能做夢的人,有顆能做夢的心。

今天,我們斷斷不只夢想物質豐盛,更希望性靈充盈;我們斷斷不只夢想國力能強盛,更希望國民有自尊。新民和新國,救亡與啟蒙,誰也離不開誰,誰也不能壓倒誰。而憲政便是這一切美夢的根基。

兌現憲政,堅守權利,人人才能心如日月流光溢彩;鰥寡孤獨才能感受冬日暖意而非瑟瑟發抖;“城管”與小販才能談笑風生;房屋才能成為自己與家人的城堡;

兌現憲政,限權分權,公民們才能大聲說出對公權力的批評;每個人才能依內心信仰自由生活;我們才能建成一個自由的強大國家。

兌現憲政大夢,每個人才能做好個人的美夢。而這需要我們就從手邊做起,就從守護此時此刻的生活做起,而不要將重任留給子孫。

很多人一直深深懂得這一點,很多人早就努力踐行這一點。

不是傑出者才做夢,是善於做夢者才傑出。

你的天賦權利就是可以夢想,並且兌現夢想!

為你的夢想鼓掌,為這個國家的夢想加油,這就是很多新聞人的夢想,是他們不大不小的野心。他們忠於新聞,更忠於內心。願你也有個玫瑰色的美夢;自由成就自己,完成天之所賦。

總會夢想人人都可以做一個有尊嚴的人,不論身居高位,還是街頭賣藝;

總會夢想人人內心有愛,即使罪犯也未必窮凶極惡,總有惻隱之心自由閃動;

總會夢想階層只是引人自由流動的動力,而不再是相互猜忌和仇視的天塹;總會夢想這五千年文明生生不息,為改善人類的現代處境,捧出一掬甘冽清泉… …

兌現這一千一萬個夢想,才能撫平這一百多年的刻骨痛楚。

兜兜轉轉一百七十年,美夢成真何其難!一百七十年後,依然有人渴望良知萌新芽,重溫天命之謂性;依然有人堅持要求權利一一落地,政治復歸於正,公義自在流淌。

依然有人相信,不管多難,夢想終會落實為憲政良制,風行為敦敦美俗。

先輩們篳路藍縷,踐義成仁。如今,後人承繼其志,燃燈前行。

兌現夢想,自然要藉鑑前賢智慧,與古人的信仰、習俗和情感和解。儒釋道法墨,百家皆是源泉;周漢唐宋明,代代皆有可取。

但這決不是要復古,古人不能給予今天所需的一切。只是不再輕易貶損先輩,平心靜氣地吸收轉進,以讓中華文明開新花,結新果。

兌現夢想,自然要吸取世界經驗。所以要認真審視希臘民主,羅馬法治,借鑒英美憲政,追趕現代科技文明。

但這也不是僅僅作一個西方文明的優等生,西人有西人演進的軌跡,同樣未必能直接給予我們今天所需的一切。

我們要站在自己的大地上,與各國人民一起,生活出一種古今相融的新生活,文明出一種中西合璧的新文明。在古今中西的激盪中,要遵循人類共通的價值,也要不憚於做自己的新夢。

稱美古人,讚揚鄰居​​,不是因為他們足夠完美,而是因為我們熟悉他們眼中洋溢的快樂,心底流淌的自由。

中國人本應就是自由人。中國夢本應就是憲政夢。

憲政之下,才能國家持續強盛,憲政之下,才有人民真正強大。兌現憲政夢想,才能更好地外爭國權,維護國家的自由;才能更好地內爭民權,維護人民的自由。而國家的自由最終必得落腳於人民的自由,必得落腳於人人可以我口說我心,人人可以用心做美夢。

生而為人,誰能不熱愛自由?這自由,不僅是權利針對權力而言,也是寬恕針對報復而言,是般若針對無明而言,是仁愛針對暴虐而言,是有道針對無道而言。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萬物自在,各正性命。這就是古人的夢想,先輩的夢想,也是今天很多人的夢想。

中國夢,自由夢,憲政夢。

萬物速朽,但夢想永在。萬物誕生,因夢想不滅。夢想就是生生之幾,就是當你失敗了一百次,那第一百零一次充實你內心的不死之希望。

依然有人傾聽你的夢想,期待你敢於做夢。你從苦難中爬起,他們為你加油;你嘗盡人世冷暖,他們為你加油;你收穫美好生活,他們為你加油……他們別無所資,惟有對夢想的執著;他們別無所長,惟有對真相的追求。

一句真話能比整個世界還重,一個夢想能讓生命迸射光芒!

南方周末官方網站infzm.com 2013新年特刊主頁http://www.infzm.com/topic/2013.shtml

《中國夢,憲政夢》和《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的原文(BBC中文網

官方微博被逼交出《南周》記者罷工(2013年1月6日,主場新聞

《南周》前記者聯署要求 省宣傳部長下台(2013年1月4日,主場新聞

宣傳部長劣改 反成南方報系翻身契機(2013年1月4日,主場新聞

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被刪改事件(維基百科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