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順遂,台灣」

看到台灣朋友的文章,喜歡他的文筆和思緒,而我更需要思維的碰撞。就轉載在這裡吧,怎麼說也是我的小地盤,而非微博那140字卻招來無理取鬧和謾罵的地方。

 

良心話事,守護孩子。台港兩地都在為自由為未來努力。(2012年9月2日,台灣《蘋果日報》)

 

8月底9月初去了台灣,剛好有9月1日,台北有「反旺中壟斷案」遊行,9千人參與;而另一邊廂的香港,正在「開學反洗腦」,開學第一日4萬人上街。在台灣旅遊,當時在台灣並無現場支持台灣的記者同行,而香港每晚都有10萬人包圍政府總部,回港後我不可能缺席。

 

幾個月後,都幾乎忘記了台灣旺中案的細節,但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業務卻正式敲定,更可怕的是事隔一排後才知道背後金主正是蔡衍明。

 

而幾個月之後的香港,雖然反國教一役算是勝利,但隨後立法會選舉和之後梁振英的行徑,都已到達瘋狂的地步了。對香港的無力感愈來愈大。

 

當日在香港,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看到不少內地、台灣和海外的朋友穿上黑衫,上載交叉手勢的照片,幫忙守護香港很是感動。今日,我也聲援台灣「反旺中反媒體巨獸」。台灣的記者朋友對我說「今天有香港反國教的人打來現場連線很感動」。其實,守護香港守護台灣,反對所謂「中國黑手」,只是在守護我們自己的良心。

 

聲援台灣

 

這裡想轉載台灣朋友Jason的Facebook文章,或許明日或若干年之後再細讀,我也能找回那一份信念和執著。

 

今天和美國老闆開完會,會到家,我的親愛室友和前室友,說,「看不下去了,我們要去現場。」

作為ㄧ個記者,美國老闆本來就要我follow這件事,作為一個有車的室友,我好像也應該載 林胤君去,否則她根本來不及。還有什麼理由,我該去呢?後來聽到這首歌,最後一句,「願你順遂,台灣」我不再問,這種問題了。

 

我的香港記者朋友,在他的臉書上說,台灣加油,貼着一張反壟斷的照片,我的美國老闆提醒我,這不只是一個併購案誰輸誰贏的問題,一件事,能讓整個社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尤其是下一代,這不是一件小事。可以談法治、可以談資本主義、可以談媒體自由,但我只是想說,或許,我只有資格說,這是一個世代,我這個從小被叫草莓的世代,開始說話的時候。

 

不得不說話了。吧?

 

倆個場景:

 

去年,我在準備訪佔領華爾街幾個發起者前,在台灣,參加了台灣佔領活動的籌備會。三個小時,沒有太大進展,卡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要反什麼?」他們憤怒,他們不滿,他們想要被聽到,他們要喊什麼,卻不知道。

 

第二。我跟著我美國老闆在101訪一個顧問公司的頭。

 

「我來幾個月了,台灣,氣氛很怪,很多人很急,很浮躁,大家都在問未來在哪邊?政治、經濟,好像都想轉,都想找新方向,但,卻又沒有人願意討論真正長遠的計劃,政策、企業策略都只要快的效果,你怎麼看?」我的老闆問。

 

對方,從台灣的歷史講起。他說,台灣是個移民島。大家來這裡,可能是跳板,可能是逃難,可能想著再移民到更好的地方,這件事,在過去幾統治政權的腦袋,特別明顯。而經濟上,我們做代工,下一季訂單、明年產品趨勢,我們光跟就累了。要做個五年、十年計劃?很少經驗,跟國外比起來,我們都還在學。

 

最後。

我無法忘掉經濟學人做世代問題的那一期。「世代傾軋」它說,嬰兒潮如海綿,吸乾了戰後至今經濟快速發展的利益,又,現在的人數優勢,和中高階位置,都是嬰兒潮,投票、決策,自然傾向他門的既得利益。下個世代的利益、價值呢?

 

於是,經濟學人說,這是全球經濟的下個危機。

 

我只是想說,

今天,我看到了我這個世代,找到了一個議題、一個著力點,去對話了。

 

如果你認真瞭解今天上街頭的學生門的訴求,是對政府體制漏洞、政治人物只看黨派利益、財團力量沒有底線的滲透,甚至,對中國因素正在影響台灣的趨勢,這些,讓他們終於一起大聲的說什麼了。

 

希望它只是個開始,讓台灣正視青年的聲音。歐盟的決策體制中,總是為青年代表留了席次,因為任何決策,青年,都將受影響最大,接下來的幾十年,是他們在活。

 

同樣的,台灣的青年,想世世代代做這個島的島民,我們不在乎0.幾的GDP,我們在乎的是那片海我門能不能帶小孩去,放心地躺進沙里。我門不在乎生意在中國市場做得怎麼樣,我們在乎我的孩子還能不能夠看到事實、大聲說話。

 

所以,雖然你可能覺得像我一樣,被貼上憤青的標簽,有點丟臉,你可能覺得,射紙飛機,有點幼稚,你可能覺得,站上街頭表態,不太安穩。

 

聽聽這首歌吧,如果你也自然地唱出「愿你順遂,台灣」,那,同樣是青年的你,請一起關注我們的未來。

 

我不再想只是個短視的島民,不想再只是個被壓住的草莓,我,不想再「想」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慣是環境、言論自由、人權,都一起出力吧。

 

Jason推薦的曲目:滅火器《晚安台灣 》(Good Night! Formosa!)

 

 

2012年11月30日凌晨

於獅子山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