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港漂身世

既然無綫和南周都在本月做了「港漂」專題,我也湊湊熱鬧,說說我的港漂身世。是的,我是港漂,但我很少會用這個詞。在香港讀書、工作、生活超過3年,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來自內地,我也從不介意告訴別人,我並非出生在香港,我是來港讀書然後留下來的內地生,來自廣州/佛山。

 IMG_9916
(2009年9月,來港讀碩士,正式成為港漂一族。浸大國際新聞碩士畢業禮。攝於2010年11月15日,香港。)

「港漂」,近年興起的一個新詞,指內地來港讀書之後留下來工作的人,有此一詞可能是與在北京工作的「北漂一族」相對應。其實這個概念並不新,近兩年傳媒也多次報道過。去年有線新聞《時事寬頻》「港漂一族」,最近無綫新聞《星期二檔案》「港漂」和南方週末《懸浮的經營——「內地生」在香港》,都訴說着這個人數逐漸增加的一群人,如何在港漂泊生活。其實看完這些節目之後,並沒有太大感覺,因為自從我來港讀書第一天拿到「香港居民身分證」起,我就沒有懷疑過我自己是「香港人」的這個身份。

 
 

都在漂

 

香港本來就是中西文化交匯的地方,有來自各省各國的人。可能是1980年,港府取消抵壘政策後,即所有大陸非法入境者一經發現就要被遣返,香港人口有了30年的穩定,原本來自大陸的人有了新一代,香港本土意識逐漸加強,加上回歸後大陸經濟愈來愈好,一國壓過小小的香港,香港的光環不再,才會今日有不少中港矛盾,新聞報道也有意從港漂現象探討香港價值和定位。

其實何為「漂」?理解應該解作漂泊。借用「北漂」一詞,就是四面八方來去到北京工作生活的人。可能自己在廣州讀私立中學,身邊的同學出國並非新鮮事,也就是說我有一大班朋友都「漂」在外。過去兩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到過世界各地出差,也走訪了各地的同學和朋友。他們漂在北京、上海,漂在紐約、墨爾本、東京,也有不少在廣州的老友,其實也是漂在廣州。記得某次在廣州小貪幾杯後,吃宵夜時我對Lala,其實我們大家,都是在為所謂的理想拼搏着,不能說是艱難,也有表面風光的地方,但其實大家都很努力很努力。離開家,離開朋友,始終要有所適應的地方。

IMG_7249

(其實離家工作,都是漂,總是要學會自己找樂趣。At Giby’s friends’ apartment in New York。攝於2011年9月24日,美國紐約。)

香港生活壓力大,在我遇到的紐約、東京、北京、上海、廣州,還不都是一樣。也許想要沒有壓力,就是屋企人將買樓的問題解決了,否則都會遇到「每個房東都有一個在外國讀書的兒子要回家結婚」,也就是房東突然不租,急急忙忙搬家的故事。

IMG_0107

(在墨爾本,確實有那麼一刻後悔沒有選擇澳洲讀碩士。with TallMan and Lulu。攝於2012年2月5日,澳洲墨爾本。)

對了,我沒有提到墨爾本,因為在墨爾本的一刻,我確實有懷疑過當初沒有選擇去澳洲讀會計,而來了香港讀新聞系——然後過着緊挨貧窮線的記者生活——的選擇是否正確。因為在墨爾本坐着同學的車,到海邊曬太陽,然後浸溫泉,那一刻我也想,若我當年去了悉尼,也許我也會有這樣滋潤的生活。墨爾本之旅容後再說。

 
 

為香港做點事

 

IMG_3175
(2012年7月1日,40萬人大遊行,行至政府總部剛好遇到慶回歸煙花匯演,非常諷刺。Alfons Poon攝)

民主、人權、自由、法治、廉潔,這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雖然我是看着香港長大的,但來到香港所感受到的安全感,很難用言語形容。並不是我在大陸隨時會因言獲罪,我亦沒有擔心過(至少現時沒有)我會像李旺陽一樣會雙腳着地去吊頸「自殺」。在香港的安全感,來自香港生活的點點滴滴。從最基本的食物安全,到醫療事故的披露,傳媒揭發曾蔭權貪污,健全的司法制度。最大的感觸是有「死因聆訊」,至少若我某天在香港死於非命,也會有人將我剖開查出真正死因,還一個說法。

在無綫新聞《星期二檔案》「港漂」,採訪一位浸大傳理系畢業的學生。「你是拿着香港身份證,我還不知道是不是要回去,你經常要我表態幹甚麽?你們是生活在自由空間大的人,你應該清楚這個對於在有言論管制的地方是怎麼一回事。即係大家心照。」亦訪問了另一位前實習記者,她採訪過遊行,但說「大聲說出自己的需求,當然很欣賞啦。再說有甚麼敏感的情緒,我想這個算一種,就是我確實不想參與到中間。」

其實我也沒有資格批評別人對於政治的看法或者是冷漠,至少我身邊不少來自內地的同學也是如此。第一年悼念六四燭光晚會,不少人響應說去看看,但第二、第三年,卻沒有了他們的踪影。「我怎麼可能去啊,太敏感了!」這是我聽到一位主播同學的回應。群發短訊問誰會去參加七一遊行,但也許七一對他們來說,是香港人的事情,與自己無關。

六四、七一、記協遊行、徹查李旺陽事件遊行,我可以說我不會缺席。我並非在此來討論或表達我的政治立場,而是身邊不少「港漂」都認為自己的內地身份不宜表態。但看吧,過去3年我享受盡香港的自由,卻眼看着香港的光芒在中共的蹂躪下逐漸褪色。這是我的香港啊,我們的香港啊,唯一能做的,是站出來,成為180,000、400,000、25,000中的一分子。

每年六四、七一,總有不乏內地自由行旅客來港,09年還未正式來港讀書的時候,我也是以自由行身份去了維園燭光晚會。他們都不怕了,為何享受盡香港自由的港漂一族,害怕了?這就是我看完《星期二檔案》後,覺得最無助、最諷刺的一點。

 
 

理應自信

 

最後說說歧視,「蝗蟲論」看得我不舒服。但我也明白,為何港人會有這樣心態。其它地方不知道,在廣州/佛山,你有沒有歧視過講國語的人?「撈人」一詞,平均多久會說一次?我第一次去上海時,我還深深感受到他們對「鄉下人」的歧視。說穿了,「蝗蟲論」就是對捍衛日漸褪色的香港核心價值的不自信。

香港,理應自信。不應去怕被大陸/中共蠶食,因為香港,中共的醜態才會展露無遺。香港,理應自信,捍衛核心價值,反過來影響內地習慣了活在不公義社會、價值觀被扭曲了的人。

或者我「鄉音」未改,我有時還會講「關門」而非「閂門」,會講「關燈」而非「熄燈」(但我由細到大一直都係講「雪櫃」「冷氣」)。但沒有刻意掩飾,也沒有刻意說明,確實我是香港人,我也是來自內地,我有這份自信,說得出口。有時工作上也常常會告訴遇到的人,我這個「身份」。母語是粵語,從小到大讀書考試要講國語,國語不算了得,但也技術性擊倒其他香港人,別人問起,我便說我來自內地/大陸。因為記者的工作要經常出差,根據大多數港人的認知,主流國家除了美國,出外毋須簽證,這時我會直接說,我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請給我邀請信,我要辦理簽證。

 
 

寫在最後,個人覺得這集無綫《星期二檔案》做得不怎麼樣,未能戳中痛處。南方週末的報道卻點出一點,就是連續居港7年才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要連續,無非讓中途獲得內地或海外更好工作機會的人出於兩難,一旦外派一年再回來,又要重頭計算,看着快到手的特區護照,確實難以取捨。

 
 

參考資料:

無綫新聞《星期二檔案》「港漂」(2012年8月21日)
http://programme.tvb.com/news/tuesdayreport/episode/20120821/
http://mytv.tvb.com/news/tuesdayreport/13399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zkIQQqDVs

南方週末《懸浮的精英——「內地生」在香港》(2012年8月4日)
http://www.infzm.com/content/79174

有線新聞《時事寬頻》「港漂一族」(2011年2月12日)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100200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