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2011

新聞自由 一路好走

(攝於2011年8月20日,香港記者協會「記者不可辱、還我採訪權」遊行)

 

在飛機上再看一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再次如失控般痛哭,也許國泰的空少和坐在我旁邊的鬼佬,可能覺得我是傻的吧。為何,一齣笑片,卻令我哭了一次又一次?也許,是我想逃離現實,追憶青春吧。

其實自從離開了廣州,離開了華農,甚至是離開了廣外那一刻開始,身邊的我們似乎都在開始回望,覺得可愛,覺得失去,覺得可惜,然後才有足夠勇氣,去踏上征途。確實,「懷緬過去常陶醉」,不必臉紅不好意思,畢竟,這就是青春。

說道踏上征途,覺得看《那些年》會痛苦的其中一個理由,是釋放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壓力。的確,能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又或者,在別人眼中,當年還是廣外班房中扮演新聞主播的無知少年,正在實現所謂的夢想——那虛無的兩個字,是至少是值得鼓勵的事情。確實,也理應如此。但為何,還要藉著電影,去掩飾自己的軟弱?

 

寫字的我

 

理應在3個月前就開始籌劃我的「2011大事回顧」。2010的那一篇,走出校園,踏上征途,是寫得多麼的風光(至少自我感覺良好)。但在2011年尾至2012年初的我,回望過去一年,卻有那麼一點底氣不足。

底氣不足,更來自發現自己已經不太會寫字。洋洋灑灑幾千字,變成了日常工作,但表達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卻不斷局限於那140字的微博之中。如果說不斷重複的140字,換來我7千多粉絲,倒不如讓我回到MSN Space年代,那個純粹寫網誌的年代,至少,讓我能認識到現在還在聯絡的幾位好友。

其實寫字時需要勇氣的,正如我寫下這篇博文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希望提筆(也就是打字),但卻不知如何開始。洩氣,不單止在去年從三藩市回港之後出現的一段時間。我曾在微博上寫道:「有些文字,我確實未能駕馭。偶像,偶像。」或許,這是我的拖延症毒發的表現。

 

飛行的我

 

算算2011曾在多少個城市流連過:廣州、佛山、香港、上海、三藩市、新加坡、聖地牙哥(San Diego)、紐約、北京、東莞。然後,到我寫下這些文字時的2012年三月,已經增加了墨爾本、悉尼、鹽湖城。

當然,每次出差總是抱著旅行的心情,這樣會更加輕鬆自在。在匆忙的旅途中,完成忙碌的工作後,還要燃燒青春般,耗盡剩餘的力氣,在陌生的城市中闖蕩,看看不同的世界是究竟是怎麼樣的。

年中兩次到上海,與相識多年的朋友第一次見面,他很是可愛。輪渡、Studio酒吧、外灘和田子坊……從沒有再想如果當年能到上海讀書,但對上海的感覺,真的用一句話能概括?

在三藩市,跟伯父與堂姐相聚,應該是陌生的熟悉人,匆匆一別,不知何時再見。去過幾個美國城市,反而最喜歡三藩市的感覺。唐人街雖舊,但並不太雜亂;嬉皮士文化的發源地,代表著反建制的年輕力量,可惜沒有時間到當地酒吧夜蒲一番;最喜歡「城市之光」書店(Citylight Bookstore)外面的有錢人區的房子,面向灣港;當然還有Crab House的蟹。

新加坡其實並不陌生,那次出差就如上堂,苦悶之極。即使週末留多一日,也未能如計劃般,只在聖淘沙看沙、聽海、𥄫排球友……但看看Marina Bay Sands其實也不錯。

San Diego的南加州風情一直在腦海中幻想,當然沒有處處遇到「電影」中的主角,但在太平洋海旁的公園跑步、喝酒,還有航空母艦博物館,也是賞心樂事。可惜為了之後更多之間到紐約,並沒有多留一會兒,談不上遺憾,但希望下次能逗留更久。

最開心的是在紐約找回廣州的感覺,很奇怪吧。多謝Giby悉心安排的形成,讓我看到紐約人的真實生活。因為這趟旅遊是真實的放假,所以交稿後便能放心旅遊,前後hea足六日。沒有到自由神像、帝國大廈的遊客必到景點,也沒有瘋狂地在OUTLET掃貨,只是睡到自然醒然後閒逛。在New Yorker家中自製cocktail,在Boxers酒吧狂看6 packs,在時代廣場等OT的朋友,與多年沒見的廣州朋友在紐約見面,還有離開前夜Bryan推薦的《迷你》……是的,是找回在廣州的感覺,也找回自己。

11月的北京,也算是第一次一同出遊。太多計劃其實並不盡慶,798比想像中要商業化,10年後再遊故宮也未能找尋如妃娘娘的足跡,更可能嚇怕多年沒見的好友。但其實也是預期之中,能在在東方新天地看一同看《失戀33天》,我還怎麼可能說旅途不盡慶?

對啊,還有廣州和東莞,兩位好朋友出嫁,做姊妹之餘,更享受同學聚會的時光。常常躲在宅在香港,沒有主動聯繫,並不代表不掛念。還有Lala生日,她醉倒是何其歡樂,之後的宵夜,我也是壓力釋放盡訴心中情。

 

香港的我

 

2011的香港,有《天與地》字字鏗鏘,但這個小島的幾件大事(至少我只這麼認為),確實令我對這個城市有過失去信心的時候。為何李克強訪港,記者變成了黑影?為何港台會空降政務官做廣播處長?為何香港,會變成這樣?

至於個人生活和情感,就不在網誌中敘述了,反正,我愛香港。

所以這篇博文,也用「新聞自由,一路走好」的照片,作為簡單配相吧,也這樣簡單作結吧。當然,還有很多很多,暫時未能公開細說,未來有機會說說吧。還有紐約和澳洲,有時間再另外寫寫流水帳。至於照片,看我的Flickr相冊http://www.flickr.com/photos/willylo/

 

 

落筆於2012年3月20日國泰CX884香港至洛杉磯的航班上,完成於香港的獅子山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