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地·新生活

 

仿佛已經忘記怎樣用文字來堆砌心情,現在只可以說,終於終於,我在香港的新生活正式展開了。心情也頗為複雜,就像註冊的那天,才來幾天的我們都異口同聲地說開始想念廣州了。我,也焦慮,也不安,開始害怕這和我之前美好的憧憬有很大的不同。

 

翻閱舊照片,時間回到2009年3月23日,那一天,有亞洲電影大獎的採訪,有浸會新聞系的錄取通知,也有一個特別的早餐特別的人。

 

這幾天,都是匆匆忙忙的,本來想靜悄悄地到一個地方完成一個學位,也完成一次遊歷,可惜香港不能給我這樣的感覺。也想過如果是悉尼或是多倫多會怎樣。可能還沒有正式上課,還沒有感受到既是期待又是害怕的忙碌。

 

 

這是我的新天地,一個人獨享一個房間,碌架床的上鋪可以讓我堆砌雜物,碌架床的下鋪是四呎闊的雙人床(寸金尺土的香港雙人床的標準也會小一些),一個人睡,兩個人睡,希望能順其自然,也希望能感覺實在。這是我的新生活,這是我期待的新生活。

 

 

 

 

最近真的懶了,最重要的要記錄心情的是,22號眼濕濕送Giby機,還有那有分量的"Be yourself"幾個字。這篇網誌還是delay吧。

此刻在聽的歌,是Gmail收到的Calvin Harris的新專輯《Ready for the Weekend》。

Advertisements

實在

 

 

此時iPod跳出來的歌是蘇打綠的《相信》

「黃昏最後一盞燈亮起 / 來得及撐開眼睛」

「扎入心的水滴 / 晴空布幔拉起」

「痛褪去更清晰 / 距離不是距離」

這首歌總是讓人充滿希望和無限憧憬

累得閉上眼睛要睡著了

長長的旋律停止的時候

睜開眼睛

我會心微笑

感覺實在

流年不利

 

以上圖片涉及恐怖及暴力,只適合家中成年人觀看,敬請留意。

 

媽咪遇上交通小意外,今年流年不利,似乎因為感冒發燒喉嚨痛已經進出醫院多次,藥費早已超過四位數字。

要找玲玲或者民鋒幫幫手。

小學畢業·拾年

 

 

我從佛山九小小學畢業已經十年了。十年,記憶已經漸漸變得迷糊,特別是初中開始離開佛山到廣州的寄宿學校,與這幫兒時玩伴的交集愈來愈少,連回憶也是淡淡的。我的小學就在爺爺嫲嫲家的隔壁,畢業十年,都有從窗口看著母校的變遷。不變的是那套水手裝,不變的是學生們依然為身為九小的學生而驕傲,不變的還有狹窄的校舍和被民居掩蓋的正門。

 

 

 

 

7月26,好不容易召集了部分同學和以前的班主任、一至六年級教我們語文的老師相聚。有些同學十年未見,臉孔對我來講也是相當的陌生。聚餐後回到母校,教學樓樓下的水池已經不同了,那個石膏像還是那麼努力地扮認真學習,樓梯依然中間分界,書桌也沒有變過。不過課室的多媒體變成了背投電視,老師布置的作業也要求小學二年級生提交電子版,充滿回憶的電腦室和多媒體室大門緊鎖,校內電視台也不知道變成甚麼樣子,度過五六年級兩年時光課室的玻璃門變成了鐵門,廁所也頓時多了一個成人專用廁格……

 

 

其實這篇blog在草稿箱已經差不多兩個星期,一直提不起勁去把它完成。或者真的是愈悠閑的時候就愈不想動腦寫字。可能離開了這班昔日舊友的圈子太久,經常聯絡的就是那幾個,讓我不知道如何寫上結尾。小學時期最好的朋友已經在7月底飛往美國,看來09年展開的新生活,還要習慣與舊朋友時空分隔地相處。前兩天一位娛記朋友網誌的archive,突然有衝動到北京走一轉。現在等到label,visa即將搞掂,看來要忙碌了。旅行的事,把香港的事安頓好再算。

 

 

playlist: 周柏豪《FOLLOW》專輯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