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失·樂園

 

還記得佛山樂園嗎?還記得裡面有過過山車、小火車、碰碰車、激流滑舟、旋轉木馬嗎?那時候,去樂園要興奮一整日,進去必買雪條和沙炮,和表弟表妹扭計玩過山車,玩碰碰車又細膽又爛玩,爸爸還會讓我騎膊馬啊!

 

十年了,十年後,裡面已經變得殘舊,每每經過那裡,無論是驅車、搭車、還是步行,總是窺探那裡,想想究竟裡面變成甚麼樣子。上個週末因時間問題而沒有進內,今日我就膽粗粗地拿著小小卡片機,準備買張門票進去看看。原來,已經不需要門票了。裡面再沒有嘈雜的歡笑聲,殘舊的機動遊戲前已經沒有人排隊,甚至一個小時也不會啟動一次。售票員阿姨已經變成講國語的大叔,只有一兩個外來工陪著孩子享受著這廉價的遊戲。(其實過山車10元兩次對於他們來說也不便宜,但是長隆那178門票或者已是天文數字。)難道本地的小朋友已經不再需要一個local的佛山樂園?小火車已經停開,小時候總是覺得小火車的另外一邊是總是豁然開朗的另一片天地,今天看來,那裡已經大門緊鎖。過山車再也沒有尖叫聲,而管理員更對著上面的兩位大朋友遊客說不用理會那安全帶。

 

之前總是想著要離開這個城市離開這個國度,要再遊童年回憶,然後收錄於相機之中。雖然最後計劃有變,但是這個回憶計劃總是想繼續。這個樂園已經失去,其實回憶也伴隨著失去。翻看近一年的網誌,恍惚從五月開始我就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我堅信那一刻的感覺是真實的,但隨後卻變得愈來愈不著邊際。最近思緒很混亂,太多想法,還會有著期待。升學的地方定了,更要對自己說,不要再沉浸在幻想之中。順心而行吧。

 

論文初稿的反饋比較順利,可以暫時放一放讓有心情有靈感的時候再迅速趕工。泰國之旅因為紅衫軍而擱置,我還是有那麼一點不服氣。上週末因為暴雨而取消的沙面、石室的廣州自由行,要找時間去一下,當然只是桃花依舊。還想買單反,可惜銀兩不夠,也沒有兼職找上門,500D還是先想想,到了香港再算。三月底照的東華里照片稍後發佈。

 

 

 

 

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佛山樂園 | Canon IXUS 800 IS | 攝影:William Lo

想起一個新類別,卻想不到名字……

Advertisements

但覺萬分緊張

 

2009年4月19日,晚上約8點半,獨自從坑口開車回家途中,電台響起梁詠琪翻唱許冠杰的《印象》。

確實「舉止失常」,我周圍的事物:星期五撞花人哋部車賠咗200、手提電話支筆唔見咗、星期六一早要換沖涼房盞燈就燒咗、換燈膽嘅時候整損手、前一日陽光普照星期六就落大雨、廣深線delay……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八日·傍晚六時三十八分·廣州地鐵一號線坑口站 | Canon IXUS 860 IS | 攝影:蔡俊業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八日·晚上八時三十四分·佛山季華路人行天橋上 | Canon IXUS 860 IS | 攝影:蔡俊業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九日·凌晨一時零九分·佛山毋米粥 | Canon IXUS 860 IS | 攝影:蔡俊業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四時十分·佛山東華里拆遷片區人民路一角 | Canon IXUS 860 IS | 攝影:蔡俊業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四時二十二分·佛山東華里 | Canon EOS 400D | 攝影:蔡俊業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四時三十七分·佛山東華里遷片區福賢路一角 | Canon EOS 400D | 攝影:蔡俊業

給好友,失眠皆因我們對未來都有所期待而又有所擔憂。

剛剛重溫了《甜蜜蜜》,張曼玉、黎明為甚麼要去香港呢?

而我,「但覺萬分緊張」,期待九月快快來。

Amoy! 廈門,留不住,帶不走

 

 

沒有廣州的煩囂,沒有廣州的擁擠,有得卻是廣州沒有的悠閑、自在、寧靜,還有廣州所沒有的長長的海岸線。4月2號到7號,社聯公關部的老餅們一行五人,瓜瓜、肥兔、Cat姐、雷雷、同埋我,本著「零用錢大作戰」的精神,從廣州東坐火車到了廈門,開始享受這裡的一切。

 

 

 

一到步就被廈門巴士站所寫的站名「SM城市廣場」所嚇到。而讓我們尖叫的是來到環島南路的海邊,看到長長的海岸線,也看到廈門大學背山面海。或許在這裡,所有開心與不快都能對著大海細訴。

 

                                               

 

(點擊放大)

 

零用錢大作戰,我們住宿也特別省,全部青年旅舍搞掂。其實這是我第一次住青年旅舍,而這一次我也愛上這種感覺。可能在異地特別容易放得開。於是乎,我們在廈門放肆地說粵語,雖然去到每個地方都總會有人聽得明。還有,我們放肆地蒲,廈門最火的酒吧1801。原本book了枱不過要930之前到,按照廣州的時間就太早了。可是原來那裡一早爆滿,八點幾啲蒲精就會喺門口熱身等開門。所以,下次請早。1801裡面,我們忽然來自廣州,忽然來自香港,不會講國語,鄉下是California,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讀書……青年旅舍是開心的地方,來自四面八方的背包客一同來廈門感受這裡的悠閑。有浪子也有書生,我們也把將UNO傳授到內地,而最早到1000的大懲罰就是裸奔。裸奔啊裸奔啊,誰是廈門裸奔漢(羅賓漢之諧音)?

 

我用「留唔住,帶唔走」來形容廈門,留不住的是1801的艷遇,帶不走的是青年旅舍認識的浪子,帶不走的還有我很想買但買不到的廈門local雜誌《搜街GUIDE》。習慣了廣州急速的生活節奏,也許在廈門多留幾個星期就會厭倦這裡的悠閑。當踏出廣州東站那一刻開始,就告訴自己,我們回到現實了。廈門,一定會再去,但是廈門的一切就像廈門環島南路拋出海邊的公路一樣,是夢幻,但也最終要回到現實。

 

這次廈門之旅,對自由行和青年旅舍更有信心。非常感謝照顧周到的團長瓜瓜。下一站自由行,是泰國?剛回家,家中又有突發事件,讓我沒有心情寫字,更讓全家人心煩,媽媽的眉頭再次緊鎖。是我在南普陀許愿時不夠誠心、香油不夠,還是應該叫全家人都看開。不如把泰國之旅留給媽媽,六七月份跟她去散散心?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