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中毒 天旋地轉

 

件事係咁嘅:噚晚六點放工之後本來約咗人去公園前食飯,於是從華師搭地鐵去。點知在地鐵上越來越頭暈,越來越唔妥,轉一號線之後更加頂唔順,於是在東山口出站後衝去附近的一個KFC嘔。嘔完之後諗住冇乜事,去到公園前先算,點知搭多一站地鐵已經唔掂喇。於是喺烈士陵園出站,在月台坐咗一陣,同自己講唔可以喺度暈低,否則見報會好醜。於是就衝出站直奔省人民醫院睇急症。

 

真係好彩咁啱地鐵去到烈士陵園,否則我都唔知點去醫院。去到醫院之後就掛好探熱量血壓等睇醫生。我直覺上我係食物中毒,於是趁著天旋地轉之際上下網睇下瘦肉精中毒的病癥,發現我完全match曬。跟住天旋地轉咗唔知幾耐終於輪到我睇醫生,醫生話我唔係中毒,叫我馬上打針同埋吊針。我同醫生講我係貧苦學生,唔好開啲咁貴嘅藥。醫生說「我們這裡沒有貴的藥」。於是,畀錢,盛惠人民幣貳佰叁拾元玖角伍分整(RMB230.95)。呢間醫院啲藥真係「平」嘅啫。

 

等打針嗰下先衰!繼續天旋地轉,於是打電話翻屋企,爹哋啱啱未翻到屋企,翻到屋企攞車再飛車過嚟廣州都有排。然後再打比Giby,繼續天旋地轉,情緒爆發。吊針,之後又唔知等咗幾耐,Giby與Matthew到咗。好彩有朋友喺身邊,多謝曬!

 

爹哋嚟咗之後瞓一陣,朦朧中聽到佢同姑娘話我面好青,跟住量血壓,血壓偏低!化驗單出咗之後發現又有指標嚴重偏低,之後醫生又開多兩支針,又盛惠人民幣壹佰零貳元叁角玖分整(RMB102.39),真係貴!吊到12點半之後翻屋企,翻到屋企之後開始發高燒,成晚醒下瞓下醒下,不過印象中幾次探熱係退緊燒。跟住瞓到今朝10點幾比一個ES師姐電話嘈醒……

 

醫生話我唔算食物中毒,不過我就真係未試過咁暈。而且係喺半個鐘頭之內情況急劇惡化,然後又血壓低發高燒。好啦,冇事喇。講完。

we are all suffering

 

的確,一直在逃避,逃避到,在msn上碰到有人問相同的問題,就會馬上block;逃避到很想很想聚會的同學們,都不敢想約,甚至不敢在msn上ding一下。突如其來的週五聚會,才發現,原來we are all suffering。然後一起相約,幻想一下不如互相參加畢業禮,不如來個跨省「黐飲黐食黐住」自由行,還非常期待第二天週末的自駕之旅(可惜因故取消)。

 

我說最近壓力很大,過年的時候一堆三姑六婆在問「畢業如何」?我總是自信地回應。然後總會有「發言人」加鹽加粗,在甚麼甚麼外企,在甚麼甚麼500强,甚麼甚麼行業龍頭全世界最大,旁人還加多兩句「天河北的物價很貴」雲雲。不過其實我還是一直在等待,等啊等啊,越等越害怕。

 

週末,在三水,長輩對我說如果我努力,以我的資質一定不止現在這個位置。但事實上,我太了解我自己,知道自己對付事情會如何逃避如何懶惰,所以,大家也不要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望著我。我跟爹哋媽咪說壓力很大,他們也叫我從容面對,就算最後一個也沒有,也沒有關係。

 

元宵前夕,想想應該放鬆一下,就當瘋狂的fans。原本,第二日只是這樣:http://music.ent.tom.com/2009-02-10/0009/85903399.html。作為一個觀眾。

 

我也不知道,第二日我持續亢奮,不過原因當然不是因為這樣:

 

 

最後,我們都受不了那副臭臉,最後,我知道誰是潘裕文,原來他近距離看很帥。最後,我們都變了路人甲,把重點放在隔壁,這個廣聯禮堂的紅色氣息。

 

 

其實,我還沒有感覺終於鬆一口氣,我還沒有能像Sammi在演唱會上說「我的勇氣回來了」。有了backup之後,我還要繼續等。如果等不到,是不是會end up with this? 現在說是否要嫁去陽光與海灘還言之尚早。現在說ADM+D是否適合讀這科還言之尚早。現在說你的夢想還言之尚早。其實我還繼續繼續在等,我還是想讀Journalsim,即使難找工作,即使辛苦,即使有危險。因為我想知道,Journalism,是否就像上面,坐在我隔壁,拿著長槍短炮的娛記們,收著400元車馬費(很奇怪的數字),照幾張臭臉和死魚眼的照片,然後把通稿上下文對調,就平平安安。

 

壓力暫時舒緩了一下,我也開始期待專八之後的悠長假期,開始著手計劃我的自由行「黐飲黐食黐住」之旅。不過也突然欠下很多餐飯。但我想講,Giby同學,我唔畀你攞嗰份「黑金碟」迴轉壽司,係因為我一早知道嗰碟嘢純粹呃錢,而你食咗之後亦都知道非常難食。所以,唔好下下攞翻呢個,同埋當年嗰杯奶昔出嚟講。你仲差我錢噶。哈哈哈!

 

最近想寫但係冇時間寫的網誌題目:
《央視大火報道——對鳳凰衛視徹底失望》
《最近看的台灣電影》
《東華里·死城》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九降風、烈日當空》
《計劃中的旅遊路線》
《發現廣州系列——文德路文明路甜品店》
《珠光寶氣82集觀後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