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要我?」『因為…因為我愛你。』

2009年1月30日凌晨2點28分,剛剛上的士,好友致電,「開波啊?」;啤酒確實不是我杯茶,更不是我杯酒,好友深圳的nightmare終於降臨在我身上。這時,送我回家的是我曾經以為熟悉的人,而不斷在腦中翻滾的是陳奕迅的《粵語殘片》,剛剛下載還未看完的《愛的發聲練習》的對白,還有「加號六一」這幾個數字和一連串的片段。

「有冇開波啫?」『冇,真係冇。』這是我的電話對話。

2009年1月31日凌晨3點,把《愛的發聲練習》(My So-called Love)看完。然後把那封電郵翻出來,看多一次,簡單的幾個字,就讓我時不時搜索一下能否下載這齣電影。再然後,腦中翻滾的是「imaginary boyfriend」理論。

「為甚麼不要我?」『因為…因為我愛你。』這是大S和彭于晏在戲中的對白。

我曾經相信上面的兩句對白會是真的,這個答案會是真的。如果電影就在這裡停止,今晚伴我入睡的不會是想太多也不會是這篇日誌。對待一齣電影,不必這麼認真,而確實「如果認真你就輸了」。答案,將會繼續等待,或者,繼續尋找。

簡單一點,看這齣戲是因為對我來說它的賣點是彭于晏、張孝全和新晉的李國毅。而回到電影之中,如果這樣,我就覺得perfect:阿良和阿杰的性愛場面再長一點,最後他們兩個在一起。

今晚沒有酒精,沒有natural high,但卻有natural drunk。睡了。

零玖牛年·牛氣衝天

感謝我的家人與朋友,過去的日子有你們伴我成長。
祝你們在牛年身體健康,新年進步,金牛滿屋,牛氣衝天!
Happy Niu Year. Wish you all the best in The Year of Ox!

三隻小豬又怎夠豺狼鬥呢?

 

上次說亞視王維基事件,好友留言說「三隻小豬點會夠狼鬥」。今次,我想說的是廣州電視和陳SIR。而我們就是那些怕事的「小豬」,一直都活在豺狼的淫威下。有人說,「三隻小豬」的結局,不是最後一隻豬仔用磚頭起屋,把豺狼趕在門外嗎?而我想說的是,沒錯,小豬們暫時有瓦遮頭安全了,但是,牠們不擔驚受怕嗎?外面是廣闊的世界,有著藍天白雲,卻有豺狼一直在門外而讓你永遠活在狹小的空間中與世界隔絕,還永遠怕牠哪一天會衝勁來。

 

零八年尾就聽到一個新名詞,叫「媒體嚴打」。因為零九年對我們偉大的祖國來說,確實是內憂外患形勢嚴峻的一年。金融海嘯下,世界經濟政治有新的格局,這是世界新秩序;同時,國內經濟不景氣,社會上的怨言會越來越多,并且被放大;還有,零九年啊,維園點點燭光去哀悼的第二十年啊!零八年未,「南都」已被再下毒手,想不到,一踏入零九年,以為零八年所有風風雨雨都會過去的時候,廣州的良心陳SIR就成為第一個被打壓的對象。

 

我對陳SIR的印象,不只是「咳咳」。大約一年多前,我參加2007佛山電台主持人培訓講座中,就有一次是陳揚做嘉賓。那天晚上新聞中心會議室應該是座無虛席。還記得07年7月,陳SIR「消失」過十多天嗎?講座一開始,佢就話自己「hup咗十幾日眼瞓,點知搞到滿城風雨」。之後,就開始講述佢從佛山記者站到《新聞日日睇》的三十多年新聞工作者的生涯。短短兩三個小時完全脫稿的講座,中間還穿插了脫口而出不能出街的粗口。詳細講座的內容,我要翻看筆記才能記得,不過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課上教給我們這些年輕人要堅持、努力。

 

當然,我從來沒有將他捧作救世主。不過我依然會說,「陳SIR我撐你!」「廣州撐你!」因為我覺得,其實我哋撐陳SIR,就是撐我們自己。上次他的「消失」,最後他本人復出領導澄清他去了旅行。是是非非的箇中緣由,我們當然不得而知,不過這反映出有好多好似我一樣嘅星斗市民,還是很在意很重視那僅有的一點點言論空間。本來這空間已經小得可憐,為甚麼你還要咄咄逼人。其實,當天朝明明做錯事,我批評你就是了。其實,無論你有沒有做錯,我都有我批評你的權利,就算我是為了批評而批評,對不對?!

 

身邊的人時常勸誡,小心說話。在民革年代,你說這樣的話,你已經被槍斃了!但係,問題係,現在不是民革年代,而我并沒有說錯話,也并沒有說要去顛覆你這天朝皇帝,也沒有危害到你一絲一毫。為甚麼我們都不敢說話了?保皇黨的人時常說某部分港人戀棧港英年代,我就會對這些勸誡我小心說話的人說,你是否還戀棧民革年代呢?我謝謝你的忠告,但是我并沒有說錯話。當然,我會謝謝你的忠告,我也可以告訴你,我是害怕的,盡管我沒有說錯話。其實我也沒有乞求甚麼,我也沒有說要一人一票。我只是祈求,不同的聲音在發聲時不感到害怕,僅此而已。

 

記得一位從北京來到廣州的媒體朋友,特意把酒店訂在南方報社附近,半夜三更到便利店買前一天的《南方都市報》。吃宵夜的時候經過南方報社還特意停留。他羨慕廣州,對於內地其它城市有著更寬鬆的媒體環境。不過是否這就足夠了?我總會是不甘心地說,對於其它城市寬鬆是否就足夠呢?當然,我們都不能再經歷多一次民革多一次八九,穩定是大前提,但是請不要「壓倒一切」,包括那些微弱的聲音。同時,你不要冠冕堂皇地說,我們在進步。03年沙士到現在,《21世紀環球報道》、《南方都市報》、《新京報》、《冰點》、禁止異地監督、嚴打、陳SIR,我們哪一點有進步過呢?又或者,回歸到每晚七點那半個小時的廣告,就是進步吧。

 

就引用陳SIR在2009年1月1日《新聞日日睇》的開場白:

「樂觀的人記得陽光,忘記寒冷;悲觀的人只會喊凍,無視陽光。而我就既不見陽光,也不會叫凍。」「我早就講過,要將每一天的節目當成最後一期節目來做,而這一天已經越來越近了。今日之果,昨日之因,我無怨無悔,只是辛苦了各位街坊。」

 

正如當年我會pround of 廈門市民,我今日會pround of 廣州有你,pround of 每一個在意自己空間的廣州市民。

 

FOR YOUR REFERENCE:

廣東電視台珠江頻道《630新聞》主播梁宇網址:
  2009年1月7日《證實陳揚真的退出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efdec0100bdpk.html
  2007年8月8日《陳揚喉嚨有魚刺,進廣東台是出路》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efdec010009rx.html
  2007年7月9日《“廣州名嘴陳揚失蹤”是宣傳炒作》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efdec0100bdpk.html
維基百科:
  陳揚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9%88%E6%89%AC&variant=zh-hk
  新聞日日睇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6%B0%E8%81%9E%E6%97%A5%E6%97%A5%E7%9D%87&variant=zh-hk

 

 

我愛國!我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遵守中國憲法和中國法律!

高低起跌·成長蛻變·期待零九進步

 

2008, a year shows that we care more about our past, our present, and our future with passions and tears.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ir own awareness and interpreation of 2008. For me, in 2008, there are a lot of ups and downs. I know that is what I should experience before I become mature, like a butterfly should undergo a metamorphosis before it could fly. 簡單啲用中文嚟總結,就係八個字「高低起跌,成長蛻變」。

 

正如年尾新聞部大事回顧節目中,2008從雪災開始回顧,經歷地震、騷亂、毒奶、大選、京奧、神七,最後還有「海嘯」。而我,08年也有很多不同的嘗試。去年的一月份,糊里糊涂地在佛山電台參加主持人培訓的講座,雖然事情最後不了了之,我本來也就沒有DJ夢,所以換來的是開心的和有意義的講座課程。到了四月,突如其來地讓我發了一筆橫財,做了外國通訊社的採訪助理,第一次正正式式體驗「朴咪」的樂趣。媒體夢在五月繼續,高爾夫頻道的記者讓我真真正正瞭解電視新聞製作是怎樣一回事。四個月嘅記者生涯,遺憾就像一個警察沒有開過槍,而這終於在八月底我辭職而告一段落。誰也想不到,廣交會悠長假期的下半段開始,我開始做HR,有點怪誕吧,我還嚴重地覺得是表面風光。就讓每天對著OUTLOOK、EXCEL、英文email加金山詞霸的怪誕日子繼續吧。

 

以上一段,貌似多彩。以下這段,我想用星座開頭,就是在「年度批判班會」上我引用的一段話:『重新找回人生坐標定位和自我價值的過程是痛苦的,但包袱會越來越輕,將進入全新的人生章節。』的確,2008幾個考試和相關事情,讓我壓力真的很大很大很大。我一直是逃避的態度,因為這似乎是我知道自己的性格就是這樣「冇得救」。不過現在看開點,似乎事情其實一點也不壞,也沒有這麼複雜,應該是很簡單的。本來的目的是甚麼,其實也是簡單的。或者這就是ADM+D性格的我,或者這就是天蠍座的我。

 

還有還有,我還記得零八年的幾個片段,這是回憶,無論是甜酸或是苦辣。

我記得年初雪災的時候很凍很凍,縮在被竇中,看著CCTV直播廣州火車站,覺得自己一個人在寒冬中很是凄涼。之後,還有自己唔知醜很主動很緊張地找了個藉口date了一個高人去看電影。

5月19日下午2點28分,512四川八級大地震過後的一個星期,我站在海珠橋上,聽到那三分鐘的防空警報,看到半降的國旗,看到整個城市靜止了,看到哭泣的廣州市民,這三分鐘防空警報的聲音,我想我不會忘記。

還有這個是一系列的片段。應該從之前總是在我準備沖涼的時候就會接到來自南半球的長途電話說起,到五月份直接殺上我課室的突然襲擊;六四晚上,我認為紀念這天不再因為黑色而是應該彩色。還有紅滿堂、沙面、電力大廈巴士站……

畢業旅行玩UNO牌的途中,手機MSN上突然收到Giby的一條消息,然後隨即開始我長達近兩個星期的低燒。

 

2009,還應該是99級十週年。30號回外校以及31號新年倒數都是與99ers度過,只是搭配有點怪。ES、99,這也是壓力,希望以後有一天我回去的時候春哥不再ignore我,然後我一齊與大家驕傲地說那句曾經很串得罪全級人的口號。

 

2008,我也想說不要再來。08確實真的不會再來了,跟08說bye,跟09說hi吧。而每一年,我總說要進步。但總結的時候確實是慚愧的。不過我依然要說,「期待零九進步」。面對金融海嘯,面對大學畢業,09, should mean a change and a breakthrough for me!

 

2008, Bye
2009, Hi!

 

 

 

期待零九再遇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