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我們還能信誰?

溫總記者會,CNN記者提問了兩個英文字母T字開頭的問題確實是世界關注的焦點。

這邊廂,T字頭的選舉落下帷幕,毫無懸念,小馬哥當選,作為中國人,慶幸未來祖國的兩岸關係或者能有所改善,也回想起四年前兩粒子彈引起的一連串鬧劇,還有自己在學校當上了男主播的情景。

那邊廂,T字頭的事情,牽涉宗教、政治、人權,不是你和我能說清楚。總是八卦的我,除了看看官方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等報道之外,總要看看一些其它的聲音,透過它們去知道一下我所處的地方發生的事情。可是,一直標榜中立、客觀的西方媒體這次竟然斷章取義、用尼泊爾的警察當作是中國公安、甚至顛倒黑白在同期聲中配上完全相反的英文字幕。究竟,高原上發生的事情,我們還能信誰?

一直以為,路透社、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有線新聞網CNN都比較可信。雖然不是很容易就能上去,有時還要用甚麼軟件繞開甚麼防火長城才能一看究竟。但還是覺得那裡能看到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中國,畢竟,我不希望變成愚民。但是,它們真的可信嗎?最後,德國兩家媒體對它們的「疏忽」,把尼泊爾當作中國,道歉了。

在這些敏感問題上,新華社、CCTV可信否?No Comment。無綫、亞視、有線可信否?可是他們採訪了兩天之後被「請」離了那裡,還被刪除所有影片和照片。那幾天又發生了甚麼?甚至乎,就算那幾天他們在那裡,幾隊香港記者又能告訴我們甚麼呢?還有,現在西方傳媒又可信否?

 
參考網站:

 

這個T字頭的問題,似乎離我很遠。既然三言兩語說不清,也沒有可以讓我相信的媒體,我也不八卦了,況且,我也八卦不來。

 

 

Advertisements

開心果之Back to Black and Went to Velvet

 

 

2008年3月22日。廣州天河五山,華農新學活攝影棚。這是《More!》第二期其中一part的廣州總部成員拍攝的特輯「Back to Black」。大家全黑打扮,陪某屍體行街的時候買了這件黑衫。

9部相機,2.6G照片,何其壯觀!為保持神秘,只發佈一張合照。其它花絮及成品,請期待《More!》Issue02。

 

究竟我們在幹甚麼?

敬請期待《More!》Issue02

 


 

時間推算翻前三日。319,唔係槍擊案四週年,而是好友Giby的生日。於是,壽星公的一眾好友連同家屬好友,終於在星期三晚去了velvet。

Edwin果然是毒婦,一開波對我的介紹,就翻我舊賬。哼!請不要在美男與型男面前咁樣講我,扼殺我啲市場。

其實,與美男合照,還是有壓力的。這裡所說的美男是BiewMak,請英文字母G開頭的和E開頭的兩位仁兄不要自作多情。

我們真的是超級high,雖然我同Lala狂自隊都冇要想醉嘅feel,但是勇敢的大夥兒還是跳上了台上跳舞。多謝Yvette捨命相陪。我的舞姿當然有自知之明,你們一開始叫我上去獨舞,也玩太大了吧,在拍《愛鬥大2》嗎?這張照片當然不是我的啦,是跳得最好的Derek和Tinson。我與Yvette的照片?還是不要在此獻丑了。有緣的話,看我msn的頭像吧。

毒婦說肥姐離開之後,我就是開心果。你哋個個都取笑我,哼!我有人追嘎!!!!(忽然覺得呢句好勁爆)。anyway, that’s what a friend should be.

所有照片點擊放大
 
更多圖片及文字趣事記錄,請參考:
 
 
 
 
 
 
 
 
 
 

我的壞性格,請把它換走

 

18號早上的考試,所以17號就在settle down at GDUFS,以免第二朝趕的士時候的狼狽。

在廣外校本部的一個偏僻的地方,黛玉去了3F,sleep with 美男的愿望落空(我很不知醜)。Giby又回家了,等於,多了一個陌生人在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看守著這個小小的簡陋房間。環境沒有想象中的好,特別是我受不了沖涼房,或者夏天能有冷氣是最大的賣點。

真的想在廣州有個家,那麼就能在深夜回去沖個熱水涼才入睡,還能間中帶人回來(好亂啊)。

把電腦帶來,要復習,冠冕堂皇的藉口。但是正如Giby和Lala所說,是時候要在教五找一個地方,做自由落體,幫這個新教學樓「開齋」。

大三下學期,身邊的人都在忙考試。這邊廂,BEC、托業,還有甚麼報關員;那邊廂,TOEFL、IELTS、GRE、GMAT,幸虧還沒聽說有人考LSAT。「就是想出去看看」——一個奢侈的理由,讓我注定要在這半年繼續忙碌。之前的決定有些倉促,讓我一時間找不到方向,人是這樣迷茫的。或者現在會好一些,將重點放在托福或者雅思上,究竟是110難考,還是7分難考呢?聽說班長考了8.5分,當我沒有聽過吧,太強悍了。究竟若干十年之後,我是在電視上看他的外長記者會,還是有機會在現在提問呢?——這確實是一個夢。

考完作文,看來我的人品還是比較好,三題都是看過的高頻題。考得怎樣?不提也罷,都說重點不在GRE。不過這次備考,確實是要當頭一棒打醒威利,或者是一盆冷水淋醒我。

之前街訪的題目,你最想換的是甚麼?我最想換的就是我這種喜歡找藉口、做事不夠決心、禁不住誘惑的性格。為甚麼能無所事事上網上一天,甚麼都沒有做呢?這些壞,比ONS、比濫交、比拍艷照更壞,壞得不知道如何面對,甚至壞得讓你無法正視你的現狀和決定你的未來。

18號回到學校,決心開始要提高效率了。下午及傍晚計劃:看電影《愛鬥大》;寫作功課3篇英文;看溫總記者會交替傳譯;二高採訪提綱;等電話落實兼職;經濟課攤位logo設計;網站方案brainstorm;寫blog;洗衫。落實情況:處理logo進度為零,但是有了idea;網站brainstorm的進度不太樂觀;溫總記者會down了但未看;其它基本完成。效率:低下!

很佩服朋友190,之前每次期望能跟他msn久一點,曖昧一點,然後換來的回覆都是看書、練聽力、睇法文、復習、論文。看來,真的要plan好自己的每一秒,才能plan好自己的人生。

關於兼職,還是第一回做interpreter,還要是新聞的採訪助理,我理想職業的領域。要加油哦,威利小朋友。也許我還是小朋友,父母總是不放心,扼殺了我rent my car then earn more money的美好計劃。

319,好友生日。Happy Birthday to Giby!!!

319似乎更忙,要arrange a visit and interview to the factory;要考察多一次studio,試燈光和攝影;要繼續復習(貌似冇可能);要去蒲。

 

 

 

More! Issue02 on the road!

我想大家久等了。
籌備大半年,第二期on the road,會以全新面貌示眾。
這一期會有新的嘗試,會有更清晰的作風,會有更明確的目標。
今天到了位于華農新學活的臨時攝影棚,試試效果。
我也充當了一回臨時的COVER BOY。
是否終於輪到我做COVER BOY呢?像飯局陳生那般,高層走到幕前(我還要是股東啊)?

『刀仔锯大树,我真的喜欢这个词。
 无钱便靠sense,努力。
 上一期的小牛试刀,明白到 自己 原来并不全然是 那风格。
 更多的我,将在这一期释放。
 大家,再比d耐性,多 一点等待 我们升级魔团队后的 最新作品!
 暂不透露太多关于第二期消息,以免没了surprise。
 总之,More!这一期 更加释放!』

              ——From Giby

Coverboy: Willy
Photographer: Giby
Board-holding Girl: Lala
此乃模擬封面,正式封面敬請期待

眼界

Finally, I got the postcard Christie sent me a month ago from New York. 雖然,這裡的天氣不再是寒如冰窖中,廣州火車站也不再百萬旅客滯留,不過,這張明信片確實溫暖了我周圍的空氣。謝謝大豬頭。

最近,很多considerations,還要fight for 別人的consideration,戰勝它,然後讓他不再猶豫。

『紐約真的是好神奇的城市!所有不同文化在這裡融合。真的好喜歡哦!!!』

簡單的一句,還讓我有所思考。究竟為甚麼要出去呢?或者有時真的沒有顧慮太多甚麼夢想、就業、福利、薪酬。理由或者只是很簡單的「我想出去開開眼界,開拓視野」。

這題issue引出的思考,確實很切合我的想法:

"The absence of choice is a circumstance that is very, very rare." 『人們面臨毫無選擇的情況好少見。』

確實,雖然受到各方面利益的考量與制約,但是只要搞清楚自己的方向和道路,又怎麼會怕沒有選擇呢?

祝我考試好運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