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巨基SCAU歌迷見面會

  唉………………28號,今個月第三次見古巨基。佢嚟華農開m-zone歌迷見面會,我有幸做工作人員,哈哈。一開始守住佢入後臺個門口,我係第一個見到佢嘅人,仲有獨家DV。最後簽名會終于拿到佢簽名。Dannie都有嚟睇,比較驚險………………(相就已更新)
 

Advertisements

第一次賺錢,爲咗150,賣身

  演唱會識咗sterry,前日問我有冇興趣演話劇,有錢嘎。正在我缺錢並立志儲錢之際,我就lue飯應喇,仲拖埋giby、dannie、同埋思樂冰落水添。噚日彩排,giby同思樂冰一嘢俾人選中要扮演老年夫妻,剩低就演年輕情侶。其實我唔算最慘,只是恤衫、西褲、皮鞋,仲要束埋衫,成個安利sales咁。dannie就OL打扮,不過委屈曬………………giby同思樂冰就要借d老人衫,扮阿伯阿婆。

  今日嚟到佛山市南海區黃岐嘉洲廣場(galaxy mall),廣佛中心地帶(其實係一個山卡啦地方)。化妝呢part係最爆笑,大家睇相啦。雖然一直在抱怨,不過諗翻轉頭,150都幾好賺。我哋冇對白,在台上行一分半鐘,化妝就有錢。跳街舞同玩X-Game啲人咁辛苦都係150,廣交會翻譯一般都係US$20/DAY,m記都係RMB5/hour。

  第一次賺錢,下次有機會的話要繼續努力,加快Levi’s進度!!!

發現廣州and sth

台慶呢個星期冇翻屋企,所以個space荒廢咗
 
  11月18日,中午,Kit and Yuki來了SCAU探我同Sue。佢哋終于知道我哋處於如何的水深火熱之中。唉…………………………
 
  11月18日下午,五月花廣場,古巨基《最終幻想》簽名會。Dannie面對面同她老公握手噢。雖然因爲小意外我拿唔到基仔簽名,不過never mind啦。我依然好開心同興奮。
 
  11月19日晚,台慶夜,有「談談情,跳跳舞,05社聯友誼互動夜」。我係主持啊!雖然因爲場地題,部長們最後的面色有點黑,不過都算係happy ending啦。公關部的新朋友,好好!
 
  11月20,無所事事,我獨自一人去了購書中心和電腦城。一個人在天河流連,其實心情都幾舒暢。開始享受一個人走在街上的感覺,下次要去廣州的其它地方,例如二沙、沙面、花園…………
 
 
  另外,最近去咗幾次圖書館,借咗d書。有《美國新聞史》同《一個自由而負責的新聞界》。前者係新聞專業必修的,後者是美國新聞自由委員會編寫的,在《周末畫報》介紹過。
 
  呢排經常要用到DV,「大豬頭行動」又要重新開工。我仲趕緊呢個暑假錄音嘅《today》,所以借咗premiere同after effect的書,自學影視製作。
 
爲什麽叫「發現廣州」呢?我都唔知…………
  

等待台慶

  同新同學討論tvb的話題,我理所當然地以爲大家都是由tvb陪伴成長的,原來非也。雖然沒有期望他們會像我同rocky那般對tvb的鍾情,但至少說起tvb,會想起自己的童年吧…………
 
  今年台慶日適逢星期六,不過社聯有活動搞啊,冇得翻屋企。仲記得舊年台慶,高三的我們還很瘋狂地逃出課室,到初中的課室中看,然後通過窗口裝下春哥有冇出現………………
 
  提早同tvb講生日快樂,同埋回憶一下由tvb陪伴成長的我的童年。

我們六個

  突然閒想說說我們六個。上個月同秘書在哈根達斯提了一下我們六人,昨日翻開電腦中的相片時找到我們的合照。其實我的錢包中也曬了張2R,99-5高一聚會時候的合照。
 
  1999年8月29日,不知道各位99ers是否記得這個日子呢?在這一天,我們進入了es這個大家庭。在這一天,我們六個進入了8棟202。隨即,我們的中學生活開始了。
 
  初中的三年,我們六個沒有分過房,一直都住在一齊。三年來,對於我來講,有過淚水,有過歡樂,現在回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我都會笑,從心入面笑出來。可能大一進入新環境,就會想起當時初一進入新環境時候的心情吧。
 
我們六個,各奔東西,各奔前程。我們六個,已經不是六年前的我們,我們都改變了。但是,當我們相聚時,我們還是好朋友。
 
我們六個:Mike, Sky, Joseph, Kevin, Marco and me-Willy

星座運程講得好啱
最近好忙
想靜下來但卻不是易事
 
我很想靜下來
睡半天
然後上上網與你們聊聊天
然後與媽媽逛逛街,去宜家
然後舒服地獨自走在廣州街道上,照照相
 
我想像giby一樣時常發姣
然後每日更新我的日誌
每晚早點睡覺
每個早上可以早點起來
吃我喜歡的糯米雞
然後發姣一般讀讀英文
 
我想靜下來
 

我是異類

現在,我變成了異類。
我戴上口罩,騎上單車,
在沙塵滾滾的前往華山的路上,
依然是異類。

現在,我變成了異類。
我走向電梯口,撥撥頭髮。
在沒有鏡子的東區教學樓中,
依然是異類。

我不要被同化
我要繼續每日gel頭,時刻照鏡
然後害怕沙塵戴上口罩
然後迎來異樣的目光
然後,依然是異類。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