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伍晃榮

  今晚係伍晃榮最後一次主持六點半新聞報道,播完今晚的六點半後,佢就會退休。今晚六點半新聞,一改慣例,由伍晃榮講完「新聞報道完,再會」。之後一如既往地升字幕,此時主播邱文華去同伍晃榮握手。無綫新聞部同事在完成節目之後在錄影厰為他舉行歡送會。
 
  伍晃榮,綽號「阿盲」,今年已經68嵗,是香港無綫電視資深體育新聞報導員。「阿盲」的綽號是因爲他年輕的時講球賽時常認錯人名,所以被稱爲「阿盲」。早年曾先後於香港英文虎報、香港商業電台以及亞洲電視的前身麗的電視工作,1982年加入無綫電視。2002年曾於珠海書院新聞系任教一年。2002年之後,曾多次傳出他將要退休的消息,但最後都證實只屬誤傳。伍晃榮以幽默的手法報導體育賽事,深得不少觀眾愛戴,亦影響了整個香港廣播界報導體育新聞的方式。
 
  伍晃榮從事新聞行業已有四十多年,1960年中五畢業後到英文虎報當體育記者,之後以半工讀形式完成大學進修課程;1962年起到商業電台當港聞記者,1975年轉職到麗的電視(即亞視前身),五年後當體育記者;1982年再轉職無綫繼續當體育記者至今。為了想在退休前有一個新經驗,體驗一下教師的滋味,於是在2002年答應了在珠海書院新聞系任教。於2002年6月傳出退休的消息,一度令無數觀眾失望,引起多份報章雜誌採訪,及後證實與無線續約一年。曾主持過的節目《六點半新聞報道》、《新聞提要》、《晚間新聞》、《特別新聞報道》(世界盃中國隊出綫)。
 
  他開創幽默抵死的報道方式,令沉悶的球賽生色不少,他爲人津津樂道的兩句經典金句:「波係圓嘅」、「守門員最好嘅朋友係條門柱」。他任職投資銀行的兒子說:「老竇,你一日只係做三分鐘!」伍晃榮便糾正說:「我一日返十個鐘,但將最精彩的三分鐘畀你睇!」p.s無綫新聞部另一位主播伍家謙并非伍晃榮兒子。
 

    

媽咪生日快樂

  今日係我媽咪生日,雖然沒有準備鮮花、蛋糕,也沒有特別的驚喜。但是有人同我講,給媽咪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自己活得開心。講得好啱,我要讓自己活得開心,然後讓家人活得開心。
 
Happy Birthday!

初次見面,新機場半日遊

    今日終于見到傳説中的官智。爲力迎合他守時的習慣,我都一改我的「十五分鐘定論」,罕有地準時。然後到了我熟悉的地方——中國大酒店隔離嗰間麥當勞。然後我哋三條茂喱就在M記傾咗一排。先解釋一下,仲有一個人係官智的好友,廣商的大三學生。佢哋在我到之前已經在M記寫嘢寫咗好耐。然後三個人諗下晝去邊,最後去咗新機場。三條茂喱去新機場,真係新奇好玩。在機場還被人採訪添。
    講番呢兩位大學生,其實佢哋一啲唔「茂喱」。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故事。而我只是一個啱啱高三畢業的o靚仔。官智就識咗差不多半年,不過就一直都未見過面。佢個樣雖然就唔係想象中嗰類,不過都冇出乎我意料之外。佢個相貌年齡、真實年齡、心理年齡是逐個遞增的。從佢身上學到好多嘢,亦給我一個全新的思考問題的角度。
    總體來講,認識佢哋好開心。話唔定好似芝士認識星仔咁,改變一生的命運(有啲誇大成份添)。

放榜

    放榜喇,比我預期差。唉,死好命,啱啱過重點綫。不過廣外大就要看學校同大學得唔得嘎喇,呢個分啊,唉!~~~~~~~~~~~想死。等我冷靜下。

p.s 有心臟病的人千祁唔好打電話問分,犀利過過山車

等待放榜,神經錯亂,錯失機會

    今日整日都處於等待之中,一班人去睇《頭文字D》,然後就去一個地方飲嘢,然後等到咁上下時間各自回家靜待。《頭文字D》作爲一齣商業片確是唔錯,有人話個結局冇交待男女主角的感情究竟如何,我認爲這個結局已經是最好。鈴木杏已沒有面子再見周杰倫,而周杰倫可能正在等待鈴木杏的解釋。又是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局。

    不過可能心情反復就會做錯嘢,錯失了一個好好的機會。今日TVB新聞部專題組來廣州番禺拍攝《新聞透視》抗戰勝利60週年專題,如果我在戲院入面接電話就有可能趕到去番禺睇。不過算啦,樂觀啲,一定仲有機會的。

    寫完篇blog還要等待。希望自己好運,希望全體99級成員好運。天佑我們!

重溫《一路順風》

    「男女嘅感情可以話冇就冇,但係朋友係一世咖」——廣播劇《一路順風》大結局中芝士媽咪對芝士(Eason)講的一句話。現在回想自己第一次聼呢個廣播劇係聼到喊。可能係當時自己挂,覺得好朋友真係真係好重要

    《一路順風》由資深廣播劇創作人鄧潔明編寫,講述兩個男孩、四個女朋友、五段令人難過一星期到三個月不等的戀愛,發酵出一段翻過臉,但仍懷念的友誼。戰仕 (陳奕迅飾演) 與洛星 (謝霆鋒飾演)因雙方母親關係而認識,成為好友,多年間,大家經歷過「患難同煲期」、「真摯友情期」、「轉變期」、「翻面期」和 「成長期」等階段。他們曾經友好、曾經愛上對方的女友、曾經互不相干。成長後,星仔成為美術指導,芝士成為舞台助導。最終,不論在人生的舞台或劇院的台板上,他兩又再重遇…

    今日重溫了《一路順風》的大結局,可能在畢業的時候重溫,有另外一些新的感受。究竟朋友係咩呢?有人話呢個世界上冇朋友。跟住我就同佢講有,我有好好嘅朋友,佢哋對我好好。不過佢話咁樣係因爲雙方未有利益衝突。我好擔心畢業之後或者以後出嚟做嘢會有利益衝突,跟住反面,跟住一拍兩散。希望唔會有呢一日。《一路順風》Eason同霆鋒的相識改變了佢哋一生的命運,但是一個女仔就令佢哋反目,然後仇恨已經淡忘、消退,不過友情亦都變淡。雙方都將回憶定格在嗰個女仔出現之前的美好之中,然後剩下的只有寒暄。好好彩,呢個大結局係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局,留下聯想空間。可能我現在好重視朋友,所以我認爲佢哋依然係好朋友。

    我覺得戯入面的男主角星仔好似giby,好有才華,總是能吸引衆人的目光,然後總是什麽都比較超前。然後總會有自己的一套,與別不同。Eason成日同其他人講「因爲佢係星仔」。或者我又會講「因爲佢係藍翔」。(有點發散,有點語無倫次,giby請見諒。)然後問giby拿了他自己填詞的《它的意義》,雖然這首不是我的歌,但我也想起了自己的十八嵗的生日。「十八嵗明天面對你自己,十八嵗的夜晚會有驚喜的來襲」,我的十八嵗生日真的很開心很難忘,謝謝你們,我的好朋友。

陰影

    最近提到童年陰影的話題。同年陰影並不是「要識得叫唔好仲要大聲嗌救命」嗰種,陰影可以是細個的某些片斷。原來我自己都有童年陰影嘎——四個零零碎碎的片斷。而且呢啲片斷總是不斷重復出現,每次我發高燒的時候,我就一定會夢到,然後就不受控制,嚇死我爹地媽咪。

陰影一
    呢個可能係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個香港廣告,我唔記得喇。我只記得有一堆廢車定係其它唔從高空「責」落嚟。當時我每晚見到呢個廣告都會喊,後來就發展成爲陰影,每次發高燒都會發到呢個夢。

陰影二
    每次發高燒都會發到的噩夢之二:一個巨人同埋一只蝴蝶。

陰影三
    每次發高燒都會發到的噩夢之三:一段好長好黑沒有盡頭的路。

陰影四:
    嫲嫲屋企樓梯間的黑影,然後在嗰邊嗰啲已經拆遷的舊巷度見到。

%d bloggers like this: